Return to Video

政府应该与公司斗争,而不是与他们合作

  • 0:01 - 0:02
    二十年前,
  • 0:02 - 0:05
    当我是一名律师,
    一名人权律师的时候,
  • 0:05 - 0:08
    在伦敦一家公司全职工作,
  • 0:08 - 0:12
    最高法院依然
    在这栋大楼里召开,
  • 0:12 - 0:15
    有人可能说是历史的巧合。
  • 0:17 - 0:18
    我遇到一位年轻人,
  • 0:18 - 0:22
    刚刚辞去他在英国外交部的工作。
  • 0:22 - 0:24
    当我问他,“你为什么要辞职?”
  • 0:24 - 0:26
    他跟我说了这个故事。
  • 0:27 - 0:29
    一天早晨,他去找他的老板说,
  • 0:29 - 0:33
    “让我们为中国的人权问题
    做点事情吧。”
  • 0:34 - 0:36
    他老板回答,
  • 0:36 - 0:39
    “我们不能对中国侵犯人权问题
    做任何事情,
  • 0:39 - 0:42
    因为我们跟中国有贸易往来。”
  • 0:42 - 0:45
    所以我的这位朋友
    就夹着尾巴离开了。
  • 0:45 - 0:48
    半年之后,他再去找他的老板,
  • 0:49 - 0:51
    他对老板说,
  • 0:51 - 0:54
    让我们为缅甸的人权问题
    做点事情吧,
  • 0:54 - 0:56
    缅甸当时被叫做(Burma)这个名字。”
  • 0:56 - 0:58
    他的老板又一次停住,
  • 0:58 - 1:03
    说,“哦,我们不能对缅甸人权问题
    做任何事情,
  • 1:03 - 1:06
    因为我们跟他们没有贸易关系。”
  • 1:06 - 1:08
    (笑声)
  • 1:08 - 1:10
    就是那一刻,他知道自己该辞职了。
  • 1:10 - 1:13
    这不仅仅是政府的虚伪促使了他,
  • 1:13 - 1:18
    而是他的政府不愿意与其他任何政府
    在密切的商讨中
  • 1:18 - 1:21
    出现意见不合,产生争执,
  • 1:21 - 1:25
    因此同时,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 1:26 - 1:28
    我们一直被告知,
  • 1:28 - 1:30
    说冲突是不好的,
  • 1:31 - 1:33
    妥协是好的;
  • 1:34 - 1:35
    冲突是不好的,
  • 1:35 - 1:37
    但是共识是好的;
  • 1:38 - 1:40
    冲突是不好的,
  • 1:40 - 1:43
    合作是好的。
  • 1:44 - 1:45
    但是在我看来,
  • 1:45 - 1:48
    这对整个世界太一概而论了。
  • 1:48 - 1:50
    我们并不能知道
  • 1:50 - 1:52
    冲突是不是不好的,
  • 1:52 - 1:55
    除非我们知道我们在与谁斗争,
  • 1:55 - 1:57
    为什么他们要斗争,
  • 1:57 - 1:59
    和他们怎么斗争的?
  • 1:59 - 2:02
    如果妥协会伤害到
    不在谈判桌上的人,
  • 2:02 - 2:05
    那它就会彻底的腐败,
  • 2:05 - 2:08
    那些脆弱的人们,
    被剥夺选择权的人们,
  • 2:08 - 2:11
    那些我们有义务要保护的人们。
  • 2:12 - 2:18
    现在你可能对这个律师
    说着冲突的好处
  • 2:18 - 2:21
    和妥协的坏处有怀疑。
  • 2:21 - 2:23
    但是,我确实是一名合格的调解人,
  • 2:23 - 2:27
    这些天,我花时间来做
    关于道德的免费演讲。
  • 2:27 - 2:31
    因此,我的银行经理提醒我,
    我的经济状况在下滑。
  • 2:32 - 2:35
    但是如果你同意我的提议,
  • 2:35 - 2:39
    那它不仅仅可以改变
    我们个人生活的方式,
  • 2:39 - 2:41
    这一点我想暂时留在一边,
  • 2:42 - 2:48
    它还将改变我们对公共卫生和环境的
    主要问题的思考方式。
  • 2:49 - 2:51
    让我来解释一下,
  • 2:52 - 2:55
    美国的每一位中学生,
  • 2:55 - 2:57
    包括我那12岁的女儿,
  • 2:57 - 3:00
    知道政府有三个分支,
  • 3:01 - 3:05
    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和
    司法机关。
  • 3:06 - 3:07
    詹姆斯·麦迪逊写过,
  • 3:07 - 3:11
    “如果在我们的宪法中,
    或者其他任何自由的宪法里,
  • 3:11 - 3:15
    有一条最受尊敬的原则的话,
  • 3:15 - 3:17
    比其他任何一项原则都重要的,
  • 3:17 - 3:18
    那就是
  • 3:18 - 3:23
    把立法、行政和司法分开的原则。”
  • 3:24 - 3:27
    现在,制宪者不仅仅是关心
  • 3:27 - 3:31
    权利的集中和执行。
  • 3:31 - 3:35
    他们也理解影响力所带来的风险。
  • 3:36 - 3:42
    法官不能决定法律是否符合宪法,
  • 3:42 - 3:45
    如果他们参与制定这些法律的话。
  • 3:45 - 3:49
    也不可以为其他政府部门负责,
  • 3:49 - 3:51
    如果之间有合作关系,
  • 3:51 - 3:54
    或者是跟他们产生密切关系的话。
  • 3:55 - 3:59
    宪法是,用一位著名的学者的话说,
  • 3:59 - 4:02
    “引发斗争的请柬。”
  • 4:02 - 4:05
    这些政府分支,真正互相制衡时,
  • 4:05 - 4:09
    我们才是被服务的人。
  • 4:11 - 4:15
    现在,我们了解了斗争的重要性,
  • 4:15 - 4:18
    不仅仅是在政府各分支之间的
  • 4:18 - 4:20
    公共事务上,
  • 4:20 - 4:24
    我们也知道在私营部门之间,
  • 4:24 - 4:26
    斗争也很重要。
  • 4:27 - 4:32
    让我们想象一下,
    两个美国的航空公司联合起来,
  • 4:32 - 4:39
    同意不把经济舱的票价
    降到250美金以下。
  • 4:40 - 4:43
    这是合作,有人会说是勾结,
  • 4:43 - 4:45
    不是竞争,
  • 4:45 - 4:48
    我们是受害人。
  • 4:48 - 4:50
    因为我们要为此付更多的钱来买票。
  • 4:51 - 4:53
    想象一下类似的情况,
    两家航空公司协议说,
  • 4:53 - 4:58
    “航空公司A要飞
    洛杉矶到芝加哥的航线,”
  • 4:58 - 5:01
    航空公司B说,
    “那我们飞芝加哥到华盛顿的航线,
  • 5:01 - 5:03
    所以我们就不用竞争了。”
  • 5:03 - 5:07
    再说一次,这是合作或者勾结,
    而不是竞争,
  • 5:07 - 5:10
    我们是受害人。
  • 5:12 - 5:21
    当谈到政府分支之间的关系时,
    我们理解斗争的重要性,
  • 5:23 - 5:24
    这是公共部门方面。
  • 5:25 - 5:32
    同样地,当谈到企业之间关系的时,
    我们也理解冲突的重要性,
  • 5:33 - 5:34
    这是私营部门方面。
  • 5:34 - 5:37
    但是被我们忽视的是
  • 5:37 - 5:41
    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关系。
  • 5:41 - 5:45
    全世界的政府与各个行业的公司
    进行合作,
  • 5:45 - 5:49
    来解决公共卫生和环境问题,
  • 5:49 - 5:55
    常常,合作的对象正是那些制造了
    或加剧了问题的公司,
  • 5:55 - 5:58
    这些问题正是政府想要解决的难题。
  • 5:59 - 6:01
    我们被告知说,
  • 6:01 - 6:04
    这种关系是互赢的关系。
  • 6:05 - 6:09
    但是如果其中一方输掉了呢?
  • 6:10 - 6:13
    我来给你们举几个例子:
  • 6:14 - 6:17
    联合国机构打算要解决
    一个严重的问题,
  • 6:17 - 6:21
    即在印度乡村地区
    学校里的卫生问题。
  • 6:22 - 6:26
    他们这么做不仅仅是要
    与国家和当地的政府部门合作,
  • 6:26 - 6:29
    也要与一家电视公司
  • 6:29 - 6:33
    和一家跨国企业汽水饮料公司合作。
  • 6:34 - 6:37
    为了换取不到一百万美金的利润,
  • 6:37 - 6:41
    这家公司得到了持续一个月的促销机会,
  • 6:41 - 6:43
    包括十二小时的电视募捐,
  • 6:43 - 6:47
    全部都用着这个公司的标志和
    颜色搭配。
  • 6:48 - 6:50
    这是安排好的协议。
  • 6:50 - 6:53
    从公司的角度出发,
  • 6:53 - 6:55
    这可以理解。
  • 6:55 - 6:57
    这提高企业声誉,
  • 6:58 - 7:00
    还使形成了产品忠诚度。
  • 7:01 - 7:03
    但是依我来看,
  • 7:03 - 7:07
    对于一家跨政府机构来说,
    这里面有很严重的问题。
  • 7:07 - 7:11
    这个机构旨在发展可持续生存,
  • 7:12 - 7:15
    通过提高大家对甜味饮料的消费,
  • 7:15 - 7:19
    由当地紧缺的水资源供应,
    由塑料瓶灌起来的,
  • 7:19 - 7:22
    在这样一个已经被肥胖问题
    困扰的国家,
  • 7:22 - 7:26
    从公共卫生角度来看,
    这不是个可持续战略,
  • 7:26 - 7:29
    而从环保角度来看,也是不对的。
  • 7:29 - 7:32
    为了解决一个公共卫生问题,
  • 7:32 - 7:35
    这个机构就为另一个问题
    播下了种子。
  • 7:37 - 7:42
    我在为一本有关政府和企业之间关系
    的书做研究,
  • 7:42 - 7:47
    这只是我发现的许多问题之一。
  • 7:47 - 7:52
    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提案,
    有关伦敦和整个英国的公园,
  • 7:52 - 7:55
    他们涉及到同一家公司,
    提倡大家锻炼,
  • 7:56 - 8:00
    其实是英国政府在与
    企业的合作关系中
  • 8:00 - 8:03
    自愿提供了保证,
  • 8:03 - 8:05
    而不是监管企业。
  • 8:05 - 8:11
    这种合作和配合关系已经
    在公共卫生问题中变成了一种模式,
  • 8:11 - 8:15
    再说一次,从企业角度来看,
    这是合理的。
  • 8:15 - 8:19
    这允许他们设计出
    一种公共卫生问题的解决方法。
  • 8:19 - 8:21
    这种方法对他们威胁最少,
  • 8:21 - 8:24
    却对他们的商业利益有最大帮助。
  • 8:24 - 8:26
    所以,肥胖变成了一个
  • 8:26 - 8:31
    由个人决定影响的问题,
  • 8:31 - 8:33
    受到个人行为影响的问题,
  • 8:33 - 8:36
    个人的责任感和
    个人缺少锻炼而导致的问题。
  • 8:36 - 8:39
    照这样看来,这完全不会是个
  • 8:39 - 8:43
    牵涉到跨国食品企业链的问题。
  • 8:43 - 8:45
    再说一次,我并不责备企业。
  • 8:45 - 8:48
    企业天生要扩大影响力,
  • 8:48 - 8:51
    来提升他们广告利益。
  • 8:52 - 8:56
    但是政府有责任来制定对策,
  • 8:57 - 8:59
    来保护我们,
  • 8:59 - 9:01
    和公共利益。
  • 9:02 - 9:06
    政府犯的错误,
  • 9:06 - 9:09
    当他们用这种方式
  • 9:09 - 9:10
    与企业合作时,
  • 9:11 - 9:14
    是他们混淆了了公共利益
  • 9:15 - 9:16
    和共同点。
  • 9:17 - 9:20
    当你与企业合作的时候,
  • 9:20 - 9:25
    你有必要把那些企业可能不同意的
    会促进公共利益的事
  • 9:25 - 9:26
    丢在一边。
  • 9:26 - 9:29
    企业不会同意加强监管,
  • 9:29 - 9:33
    除非他们认为这样能让他们
    避开更多的监管,
  • 9:33 - 9:37
    或者是可以淘汰掉市场上的
    一些竞争者。
  • 9:37 - 9:40
    公司也不会同意来做一些
    特定的事情,
  • 9:40 - 9:43
    比如说提高他们不健康产品的价格,
  • 9:43 - 9:45
    因为那样会破坏
  • 9:45 - 9:47
    我们已经建立的竞争法。
  • 9:49 - 9:52
    所以我们的政府不应该
  • 9:52 - 9:54
    把公共利益和共同点混在一起,
  • 9:54 - 10:00
    尤其是当共同点意味着
    与企业达成一致时。
  • 10:01 - 10:02
    我想再给你们举个例子,
  • 10:02 - 10:04
    从高利润公司
  • 10:04 - 10:07
    到一些底层的东西,
  • 10:07 - 10:10
    从字面上和比喻上说都对:
  • 10:10 - 10:13
    天然气的水力压裂。
  • 10:13 - 10:17
    想象一下如果你买了一块地,
  • 10:17 - 10:19
    不知道这块地的开采权
    已经被出售了。
  • 10:19 - 10:22
    这是发生在水力压裂爆发之前。
  • 10:22 - 10:25
    你在那块地上建了你梦想的房子,
  • 10:25 - 10:27
    不久之后,
  • 10:27 - 10:32
    你发现一家石油公司正在你的地上
    建一个井场。
  • 10:33 - 10:36
    这是Hallowich一家遇到的困境。
  • 10:37 - 10:40
    在很短的时间内,
  • 10:40 - 10:43
    他们开始抱怨头痛,
  • 10:43 - 10:47
    嗓子痛、眼睛痒,
  • 10:47 - 10:49
    此外还有噪音的干扰、震动,
  • 10:49 - 10:52
    和燃烧天然气时发出的强光。
  • 10:52 - 10:55
    他们开始直言不讳的抱怨,
  • 10:56 - 10:57
    然后他们就沉默了。
  • 10:58 - 11:02
    多亏了匹兹堡邮报和另外一个报纸,
    这张图片就是出现在匹兹堡邮报,
  • 11:02 - 11:05
    我们发现了他们为啥沉默。
  • 11:05 - 11:08
    报社去法院问,
    “Hallowiches一家人怎么了?”
  • 11:08 - 11:12
    结果发现Hallowiches一家人跟
    石油开采公司,
  • 11:12 - 11:16
    签了一个保密协议,
    “要么接受、要么放弃”的协议。
  • 11:16 - 11:17
    石油公司说,
  • 11:17 - 11:19
    你们可以接受一笔六位数的款项,
  • 11:19 - 11:21
    然后搬到别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 11:21 - 11:23
    但是反过来,
  • 11:23 - 11:27
    你们必须保证不透露
    你与我们公司之间的事情,
  • 11:27 - 11:29
    对水力压裂进行保密。
  • 11:29 - 11:33
    对此产生的健康危害进行保密,
  • 11:34 - 11:37
    这种健康问题
    可能会在体检中检查出来。
  • 11:38 - 11:40
    我不是谴责Hallowiches一家人接受
  • 11:40 - 11:43
    这个“要么接受要么放弃”的协议,
  • 11:43 - 11:46
    然后开始他们的新生活。
  • 11:46 - 11:47
    而且我们能理解
  • 11:47 - 11:50
    为什么公司希望达成一个静默协议。
  • 11:50 - 11:54
    我想指出的是立法和监管系统,
  • 11:54 - 11:56
    允许这样一系统“静默”协议的存在,
  • 11:56 - 11:58
    就跟这个一样,
  • 11:58 - 12:01
    用来让人们对此避而不谈,
  • 12:01 - 12:05
    并对公共卫生专家和
    流行病专家们封锁了数据。
  • 12:05 - 12:07
    这个系统的监管者,
  • 12:07 - 12:11
    甚至在一次污染事件中,
    避免开出违规通知。
  • 12:11 - 12:14
    如果土地所有人和石油公司
  • 12:14 - 12:15
    同意一致的话。
  • 12:15 - 12:19
    这个体系不仅仅是从公共卫生的
    角度来看是不好的,
  • 12:19 - 12:22
    它对当地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种危害,
  • 12:22 - 12:25
    而这些家庭还是全然不知。
  • 12:27 - 12:32
    现在我已经给了你们两个例子,
    他们不仅仅是独立的案例。
  • 12:32 - 12:34
    他们是这些系统性问题中的案例。
  • 12:34 - 12:37
    我可以再分享一些反例,
  • 12:37 - 12:39
    例如,
  • 12:39 - 12:43
    政府人员起诉药品公司,
  • 12:43 - 12:44
    因为药片公司掩盖了
  • 12:44 - 12:51
    抗抑郁药物提高了
    青少年自杀倾向的事实。
  • 12:51 - 12:55
    我能告诉你关于监管部门
    跟踪调查食品公司,
  • 12:55 - 12:59
    因为食品公司夸大了
    酸奶对健康的好处。
  • 12:59 - 13:02
    我能告诉你,
  • 13:02 - 13:06
    立法机构不管对双方的重金游说
  • 13:06 - 13:10
    去推动环境保护。
  • 13:11 - 13:13
    这些都是独立的案例。
  • 13:13 - 13:17
    但他们是黑暗中的一点光明的信号,
  • 13:17 - 13:21
    他们能为我们指明道路。
  • 13:22 - 13:26
    我开始就建议,有时,
    我们需要一些斗争,
  • 13:27 - 13:31
    政府应该参与斗争,
  • 13:31 - 13:37
    同时与企业发生直接冲突。
  • 13:38 - 13:42
    这不是因为政府天生的就是好人,
  • 13:42 - 13:45
    企业天生就是恶魔。
  • 13:45 - 13:49
    双方都有可能是好或是坏。
  • 13:49 - 13:54
    但是,可以理解,
    公司会为促进他们的商业利润行动。
  • 13:55 - 14:01
    他们这样做要么有时会破坏,
    要么会促进共同利益。
  • 14:01 - 14:05
    但是,是政府的责任
  • 14:05 - 14:08
    来保护或者促进公共利益。
  • 14:09 - 14:11
    我们应该坚持
  • 14:11 - 14:14
    政府应该为此做斗争。
  • 14:15 - 14:17
    因为政府
  • 14:17 - 14:20
    是公共卫生的守护人;
  • 14:22 - 14:25
    政府是环境的守护人。
  • 14:27 - 14:35
    政府是我们公共利益最本质部分的
    守护人。
  • 14:36 - 14:37
    谢谢。
Title:
政府应该与公司斗争,而不是与他们合作
Speaker:
Jonathan Marks
Description:

冲突是不好的;妥协,共识和合作是好的--这些是我们被灌输的思想。作为一名律师和生物学家的Jonathan Marks挑战了这个传统的观点,展示了当政府与企业合作时,如何破坏了公共卫生,人权问题和环境问题。重要的一点是,他及时提醒了人们,公共利益并不等同于公共基础。

more » « less
Video Language:
English
Team:
TED
Project:
TEDTalks
Duration:
14:56

Chinese, Simplified subtitles

Revi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