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Video

我們為什麼不依照字詞的發音來書寫字詞?

  • 0:01 - 0:05
    我們過去在學校
    花了很多時間學習拼字,
  • 0:06 - 0:12
    現在孩子們仍然在學校
    花很多時間學習拼字。
  • 0:13 - 0:16
    這就是為什麼我要
    與各位分享一個問題:
  • 0:18 - 0:21
    我們是否需要新的拼字規則?
  • 0:22 - 0:24
    我相信是的,我們需要。
  • 0:24 - 0:29
    我認為更好的做法的是,
    我們要簡化既有的拼字規則。
  • 0:29 - 0:33
    對於西班牙語而言,
    這個問題和答案都不是新的。
  • 0:33 - 0:38
    一個世紀接著一個世紀,
    它們一直在被討論著。
  • 0:38 - 0:43
    1492 年,安東尼奧德內布里亞
    在其所著的第一本
  • 0:43 - 0:49
    西班牙語語法指南中,制定了
    清晰且簡單的拼字原則:
  • 0:49 - 0:52
    「...因此,我們寫出字詞的方式
    必須和讀出它們的方式一樣,
  • 0:52 - 0:54
    讀出字詞的方式也要
    和寫出它們的方式一樣。」
  • 0:54 - 0:58
    每一個音對應一個字母,
  • 0:58 - 1:01
    每一個字母代表單一個音,
  • 1:01 - 1:06
    而那些沒有代表任何音的字母
    都應該被刪除。
  • 1:08 - 1:10
    這個語音學方法,
  • 1:10 - 1:14
    指的是字詞的寫法
    應該要依據它們的讀法,
  • 1:14 - 1:18
    這個方法同時是也不是
    我們現今拼字的根源。
  • 1:19 - 1:24
    「是」的原因,是因為
    相對於英語、法語及其他語言,
  • 1:24 - 1:30
    西班牙語總是強烈抗拒用
    和字詞讀法很不同的方式
  • 1:30 - 1:31
    來寫出它們。
  • 1:31 - 1:34
    但現今,語音學方法也消失了,
  • 1:34 - 1:37
    因為,在十八世紀,
    當我們在決定如何將我們的寫法
  • 1:37 - 1:38
    給標準化時,
  • 1:38 - 1:42
    有另一種方法大大影響了那個決定,
  • 1:42 - 1:45
    就是詞源學方法,
  • 1:45 - 1:47
    這個方法主張,字詞的寫法
  • 1:47 - 1:51
    應該要根據它們在原始語言中的寫法,
  • 1:51 - 1:52
    比如拉丁語、希臘語。
  • 1:52 - 1:57
    這是為什麼我們的字詞中會有 H,
    但 H 卻不用發音;
  • 1:57 - 2:02
    這就是為什麼 B 和 V 這兩字母
    在西班牙語的發音是一樣的;
  • 2:02 - 2:06
    這與許多人的認知相反。
  • 2:06 - 2:09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字詞中會有 G,
  • 2:09 - 2:11
    G 有時是送氣音,如 gente(ㄏ),
  • 2:11 - 2:14
    其他時候則是不送氣音,如 gato(類似ㄍ);
  • 2:14 - 2:17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字詞中
    會有 C、S、Z,
  • 2:18 - 2:21
    在某些地方,這三個
    字母的發音是一樣的。
  • 2:21 - 2:24
    在其他地方,會有兩種不同的發音,
    但沒有任何地方是有三種不同發音的。
  • 2:26 - 2:31
    我在此要告訴各位的事
    各位從自身經驗中其實都能知道。
  • 2:31 - 2:34
    我們都曾上過學,
  • 2:34 - 2:39
    我們都曾投資大量時間學習時間、
  • 2:39 - 2:44
    許多容易受影響的、兒時的大腦時間
  • 2:44 - 2:45
    在聽寫上,
  • 2:45 - 2:50
    花在背誦拼字規則,
    不過這些規則又存在許多例外,
  • 2:51 - 2:55
    我們被以許多方式告知,
    或隱誨的或明確的,
  • 2:55 - 3:00
    告知說,拼字中有某種東西
    對我們的教養是很重要的。
  • 3:01 - 3:04
    然而,我感覺到
  • 3:04 - 3:07
    連老師都沒有自問過
    為什麼拼字這麼重要。
  • 3:07 - 3:10
    事實上,他們也沒自問
    再更前面的一個問題:
  • 3:10 - 3:13
    拼字的目的是什麼?
  • 3:14 - 3:17
    我們為什麼需要拼字?
  • 3:19 - 3:22
    事實是,當有人自問這個問題,
  • 3:22 - 3:25
    答案比我們通常相信的
  • 3:25 - 3:27
    要簡單許多且沒那麼重要。
  • 3:27 - 3:33
    我們使用拼字,來統一我們的書寫方式,
    這樣我們才能以同樣的方式寫字,
  • 3:33 - 3:38
    使我們在把文字
    讀給任何人聽時,更容易理解。
  • 3:38 - 3:44
    但不同於語言的其他方面,
    如標點符號,
  • 3:44 - 3:50
    拼字不會涉及到任何個人表達,
  • 3:50 - 3:52
    標點符號就會涉及到。
  • 3:52 - 3:56
    我可以選擇不同的標點符號,
    來改變措辭的含義。
  • 3:56 - 4:02
    我可以用標點符號在我寫的文句裡
    加入特定的節奏,
  • 4:02 - 4:04
    但是拼寫就無法這樣做。
  • 4:04 - 4:07
    拼寫是對錯分明的,
  • 4:07 - 4:11
    它是否符合目前的規則,
    就決定了它的對錯。
  • 4:12 - 4:17
    但,正因如此,把目前的規則
    簡化不就很合理嗎?
  • 4:17 - 4:23
    這麼一來,就能更容易正確地
    教導、學習、使用拼字,不是嗎?
  • 4:24 - 4:28
    把目前的規則簡化不就很合理嗎?
  • 4:28 - 4:34
    這麼一來,我們就能把現今
    所有花在教導拼字的時間,
  • 4:34 - 4:37
    用來處理其他的語言問題,
  • 4:37 - 4:41
    其他那些複雜度真的高到
    值得花時間和精力的問題?
  • 4:42 - 4:47
    我提議的並不是廢除拼字、
  • 4:47 - 4:51
    不是讓大家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寫字。
  • 4:52 - 4:56
    語言是一種常用的工具,
  • 4:56 - 5:01
    所以我相信,
    遵循共同準則是很重要的。
  • 5:02 - 5:04
    但還有一點我也覺得很重要,
  • 5:04 - 5:08
    就是那些共同準則要越簡單越好,
  • 5:08 - 5:12
    特別是因為,如果我們把拼字簡化,
  • 5:12 - 5:15
    並不會讓它變差;
  • 5:15 - 5:18
    當拼字被簡化時,
  • 5:18 - 5:21
    語言的品質完全不會受到影響。
  • 5:22 - 5:26
    我的工作每天要接觸
    西班牙黃金時代的文學,
  • 5:26 - 5:30
    我閱讀加爾西拉索、塞凡提斯、
    科多瓦、奎維多的著作,
  • 5:30 - 5:33
    他們有時候寫 hombre 沒有加 H,
  • 5:33 - 5:36
    他們有時寫 escribir 會用 V 代替 B。
  • 5:36 - 5:38
    我非常清楚知道,
  • 5:38 - 5:44
    這些文本和我們的文本之間,
    差異只是在常規,
  • 5:44 - 5:47
    或者說,差異是
    在他們的時代裡沒有常規。
  • 5:47 - 5:49
    但文本的品質上並沒有差異。
  • 5:50 - 5:53
    但讓我回到這些大師作家們,
  • 5:53 - 5:56
    因為他們是這個故事中的關鍵人物。
  • 5:56 - 6:02
    先前,我提到了這個
    有點缺乏考慮的堅持,
  • 6:02 - 6:05
    在拼字上,老師們不斷用這種堅持
  • 6:05 - 6:06
    在灌輸我們。
  • 6:06 - 6:10
    但事實是,依照現在的狀況,
  • 6:10 - 6:12
    這是完全合理的。
  • 6:12 - 6:17
    在我們的社會中,拼字的功能
    是做為特權的指標,
  • 6:17 - 6:22
    將受教化的人與粗鄙的人區別開,
    將受過教育的人與無知的人區別開,
  • 6:22 - 6:27
    與寫了什麼內容無關。
  • 6:27 - 6:30
    一個人是否能得到一份工作,
  • 6:30 - 6:33
    取決於他拼字會不會漏掉 H。
  • 6:33 - 6:36
    一個人可能會成為公眾嘲笑的對象,
  • 6:36 - 6:39
    只是因為錯置了一個 B。
  • 6:39 - 6:41
    因此,在這種情境下,
  • 6:41 - 6:46
    當然,把所有的時間
    花在拼字上是合理的。
  • 6:46 - 6:48
    但我們不該忘記,
  • 6:48 - 6:51
    貫穿整個語言史,
  • 6:51 - 6:53
    一直都是老師
  • 6:53 - 6:57
    或較早學習語言的人,
  • 6:57 - 6:59
    提倡拼字的改革,
  • 6:59 - 7:04
    他們意識到,用拼字來傳播知識時,
  • 7:04 - 7:06
    常常會遇到障礙。
  • 7:06 - 7:08
    比如,在我們的例子中,
  • 7:08 - 7:12
    薩米恩托與安德烈斯貝洛
    引領了西班牙語史上
  • 7:12 - 7:16
    最大的拼字改革:
  • 7:16 - 7:20
    即十九世紀中期的智利安改革。
  • 7:22 - 7:26
    那麼,為什麼不接繼這些老師的任務,
  • 7:26 - 7:30
    開始在我們的拼寫上做出進展?
  • 7:30 - 7:33
    這裡,在這個融洽的一萬人團體中,
  • 7:33 - 7:35
    我想要提出
  • 7:35 - 7:39
    一些我認為合理的變化,
    做為討論的開端。
  • 7:40 - 7:43
    在我們拼字時該寫 H
  • 7:43 - 7:48
    但 H 又不用發音的情況下,
    就把不發音的 H 刪除吧,
  • 7:48 - 7:49
    不用發音就不用寫了。
  • 7:49 - 7:50
    (掌聲)
  • 7:50 - 7:53
    我很難想像有什麼感傷的依附
  • 7:53 - 7:58
    可以把不發音的 H
    所造成的所有麻煩給正當化。.
  • 7:58 - 8:00
    至於 B 和 V,如我們之前所說,
  • 8:00 - 8:03
    在西班牙語中從來就沒有任何區別…
  • 8:03 - 8:04
    (掌聲)
  • 8:04 - 8:07
    讓我們從中選一個就好,哪一個都可以。
    我們可以討論、研究如何選。
  • 8:07 - 8:11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偏好
    並可以提出他們的論點。
  • 8:11 - 8:14
    讓我們留下其中一個,刪除另一個。
  • 8:14 - 8:17
    至於 G 和 J,讓我們分開他們的角色。
  • 8:17 - 8:21
    G 應該保持不送氣的發音(類似ㄍ),
    像 gato、mago、águila,
  • 8:21 - 8:25
    而 J 應保持送氣的發音(ㄏ),
  • 8:25 - 8:30
    如 jarabe、jirafa、gente、argentino。
  • 8:30 - 8:36
    至於 C、S、Z,則很有意思,
  • 8:36 - 8:40
    因為它們的狀況顯示出,
    語音學方法是一種指南,
  • 8:40 - 8:43
    但並不是絕對的原則。
  • 8:43 - 8:48
    在某些情況下,
    發音差異的問題必須要處理。
  • 8:48 - 8:50
    如我先前說的,C、S、Z
  • 8:50 - 8:54
    在某些地方會對應到同一個發音,
    其他地方則對應兩個發音。
  • 8:54 - 8:59
    如果我們把三個字母縮為兩個,
    狀況就會變得比較好。
  • 9:00 - 9:05
    對一些人而言,
    這些改變可能看似有些極端,
  • 9:05 - 9:07
    其實不然。
  • 9:07 - 9:11
    西班牙皇家語言學院,
    所有的語言學院,
  • 9:11 - 9:16
    也都相信拼字應該漸漸修改;
  • 9:16 - 9:20
    相信語言與歷史、傳統、習俗相關;
  • 9:20 - 9:25
    但也相信語言亦是日常實用工具,
  • 9:25 - 9:30
    且有時對於歷史、傳統、習俗的依附,
  • 9:30 - 9:35
    反而會阻礙語言在現今的使用。
  • 9:36 - 9:38
    的確,這就解釋了
  • 9:38 - 9:45
    比起其他在地理上
    鄰近的語言,我們的語言
  • 9:45 - 9:48
    在歷史上一直根據我們而在調整,
  • 9:48 - 9:52
    比如,從 ortographia 改成 ortografía、
  • 9:52 - 9:56
    從 theatro 改成 teatro、
    從 quantidad 改成 cantidad、
  • 9:56 - 9:58
    從 symbolo 改成 símbolo。
  • 9:58 - 10:04
    有些不發音的 H 已
    不知不覺被刪除了:
  • 10:04 - 10:06
    在皇家學院字典中,
  • 10:06 - 10:12
    「arpa」及「armonía」的拼字方式,
    可以加 H 也可以不加 H,
  • 10:12 - 10:14
    且大家都沒異議。
  • 10:15 - 10:18
    我也相信,
  • 10:18 - 10:24
    現在是特別適合討論這一點的時候,
  • 10:25 - 10:29
    人們總是說,語言改變是自發性的,
  • 10:29 - 10:31
    由基層開始向上改變,
  • 10:31 - 10:35
    新字詞是由使用者納入的,
  • 10:35 - 10:38
    也是他們制定了文法的改變,
  • 10:38 - 10:42
    而當權機關…在某些地方是學院,
  • 10:42 - 10:46
    在其他地方可能是字典或政府部門,
  • 10:46 - 10:50
    於這些改變發生很久之後,
    接受並納入了它們。
  • 10:51 - 10:54
    這點只在語言的某些層面上才成立,
  • 10:54 - 10:58
    在詞彙和字詞的層面上
    都是成立的,
  • 10:58 - 11:01
    在語法文法層面上就不見得了,
  • 11:01 - 11:05
    且我會說,在拼字層面上
    幾乎是不成立的,
  • 11:05 - 11:09
    在歷史上,拼字改變是從高層向下,
  • 11:09 - 11:13
    規則向來是由機構來建立,
  • 11:13 - 11:16
    改變也是由它們來提出。
  • 11:17 - 11:22
    為什麼我會說現在是特別適合的時候?
  • 11:22 - 11:23
    直到今天,
  • 11:23 - 11:29
    和說話相比,書寫的使用
    一直都比較嚴格且私人。
  • 11:30 - 11:35
    但在我們的時代,社交網路的時代,
  • 11:35 - 11:38
    革命性的改變正在發生。
  • 11:38 - 11:41
    過去人們從來沒有寫這麼多的文字,
  • 11:41 - 11:46
    過去人們從來沒有寫給這麼人看。
  • 11:47 - 11:50
    在這些社交網路上,我們
  • 11:50 - 11:55
    第一次見到大規模的創新拼音,
  • 11:55 - 11:59
    甚至教育程度極高、
    在拼字上無懈可擊的人,
  • 11:59 - 12:02
    在使用社交網路時,
  • 12:02 - 12:07
    行為舉止也會和社交網路的
    大部份使用者一樣。
  • 12:07 - 12:11
    也就是說,他們在
    拼字檢查上也是懈怠的,
  • 12:11 - 12:16
    在溝通上比較重視速度和功效。
  • 12:16 - 12:22
    現在,在社交網路上,我們
    看到很混亂、很個別化的用法。
  • 12:22 - 12:25
    我認為我們應該要多留意這些用法,
  • 12:25 - 12:27
    因為它們可能就是在告訴我們,
  • 12:27 - 12:32
    這個時代有著全新的地方
    讓我們書寫文字,
  • 12:32 - 12:36
    這類的書寫需要新的準則。
  • 12:36 - 12:42
    我認為,基於認定這些用法是
  • 12:42 - 12:47
    文化衰敗的症狀,
    而拒絕、拋棄它們是不對的。
  • 12:47 - 12:52
    不,我認為我們必須在
    更符合我們時代的指導原則下,
  • 12:52 - 12:57
    來觀察、組織、傳遞它們。
  • 12:59 - 13:02
    我預期會有反對的聲音。
  • 13:04 - 13:05
    會有人說如果
  • 13:05 - 13:10
    把拼字簡化,我們就會失去詞源。
  • 13:11 - 13:14
    嚴格來說,如果我們想保有詞源,
  • 13:14 - 13:16
    那不該是只在拼字上努力,
  • 13:16 - 13:20
    我們也得學習拉丁語、
    希臘語、阿拉伯語。
  • 13:21 - 13:24
    當拼字被簡化之後,
  • 13:24 - 13:29
    我們還是會在跟現在
    同樣的地方將詞源標準化:
  • 13:29 - 13:31
    那地方就是詞源字典。
  • 13:32 - 13:35
    第二種反對的意見會是:
  • 13:35 - 13:39
    「如果把拼字簡化,
    我們將會不再能區別
  • 13:39 - 13:43
    那些只差一個字母的字詞。」
  • 13:43 - 13:47
    的確如此,但那不是問題。
  • 13:47 - 13:52
    我們的語言中有很多字詞
    都是一字多義,
  • 13:52 - 13:54
    但我們不會把我們坐的「長凳(banco)」
  • 13:54 - 13:57
    跟我們存錢的「銀行(banco)」搞混;
  • 13:57 - 14:00
    也不會把我們穿的「衣服(traje)」
    跟「穿(trajimos)」的動作搞混。
  • 14:00 - 14:06
    在大部分的情況,
    前後文可以協助釐清任何混淆。
  • 14:07 - 14:10
    但還有第三種反對意見。
  • 14:12 - 14:13
    對我而言,
  • 14:15 - 14:18
    這種反對是最可以理解,
    甚至是最感人的。
  • 14:19 - 14:22
    那些反對的人會說:「我不想改變。
  • 14:23 - 14:26
    我就是這樣長大的,
    我習慣用這種方式,
  • 14:26 - 14:33
    當我讀到用簡化拼字寫的文字,
    就覺得眼睛好痛。」
  • 14:33 - 14:34
    (笑聲)
  • 14:34 - 14:39
    我們所有的人可能
    內在都有這種抗拒。
  • 14:40 - 14:42
    你認為我們應該怎麼做?
  • 14:42 - 14:44
    跟我們在這類情況下通常會做的一樣:
  • 14:44 - 14:50
    改變是為了向前看;
    孩童會被教導新規則,
  • 14:50 - 14:54
    我們當中不想適應的人,
    可以照舊方法來寫字,
  • 14:54 - 14:59
    希望,時間會讓新規則走上軌道。
  • 14:59 - 15:06
    每個能影響到
    根深蒂固之舊習的拼字改革,
  • 15:06 - 15:11
    能成功的關鍵在謹慎、
    協議、漸進主義,及包容。
  • 15:12 - 15:16
    同時,不能讓對於舊習俗的依附
  • 15:16 - 15:18
    妨礙我們向前行。
  • 15:19 - 15:22
    我們能對過去致上最高的敬意,
  • 15:22 - 15:25
    就是將它所給予我們的加以改善。
  • 15:25 - 15:28
    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達成協議,
  • 15:28 - 15:31
    學院間必須要達成協議,
  • 15:31 - 15:34
    將我們的拼字規則中所有
  • 15:34 - 15:38
    只為了傳統而保留、
    現在其實已經沒用途的
  • 15:38 - 15:39
    那些舊習都給清除掉。
  • 15:40 - 15:43
    我深信,如果我們那麼做,
  • 15:43 - 15:47
    在謙遜但極重要的語言領域中那麼做,
  • 15:47 - 15:53
    我們就會留給下一代更好的未來。
  • 15:53 - 15:57
    (掌聲)
Title:
我們為什麼不依照字詞的發音來書寫字詞?
Speaker:
卡琳娜加普林
Description:

我們花了多少能量和腦力在學如何拼字?語言隨時間演化,我們拼字的方式也隨著演化,但值得花那麼多時間來記住這些有一堆例外的規則嗎?文學學者卡琳娜加普林建議,也許該是我們更新如何思考和記錄語言之方式的時候了。(西班牙語發音)

more » « less
Video Language:
Spanish
Team:
TED
Project:
TEDTalks
Duration:
16:13

Chinese, Traditional subtitles

Revi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