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subtitles

← 将 TEDTalks 翻译成荷兰语

Els De Keyser 为 TED 2011 全球译者研讨大会精心制作的影片。

以下为本影片的译者:

荷兰语:
译者: Els De Keyser

英语:
听录: Els De Keyser
审核: Krystian Aparta

法语:
译者: Hugo Wagner

希腊语:
译者: Dimitra Papageorgiou

意大利语:
译者: Elelena Montrasio

波兰语:
译者: Krystian Aparta

中文:
译者:Tianshu Wang
审核:钱重霖(Anthony Qian)

Get Embed Code
19 Languages

Showing Revision 6 created 12/02/2016 by Anthony Qian.

  1. 有人翻译过Erin McKean的演讲吗?
  2. 如果没有,这里有一个例子:
  3. “字典的 Lexicographical(词典编纂)”
    和"higgledy–piggledy(乱七八糟)"长得很像,
  4. 这个词说起来很有趣,
    我也喜欢把它挂在嘴边。
  5. 我想加一句:
  6. higgledy–piggledy(乱七八糟)
    翻译起来也很有趣。
  7. 荷兰语中,我会说"olleke bolleke",就像屏幕上那样:
  8. (荷兰语)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坐飞机;
  9. 你拍二,我拍二,两个小孩梳小辫;
    你拍三,我拍三,三个小孩吃饼干;
  10. 幸好,在说荷兰语的两个主要地区,
  11. 这首儿歌都广为人知。
  12. 荷兰语是两千三百万人的母语,
  13. 其中有1600万人住在荷兰,
  14. 600万在比利时的北部荷语区,
    被称作佛拉芒人,
  15. 还有40万在南非的苏里南共和国。
  16. 我们有一个官方的“荷兰语联盟”。
  17. 那么,问题何在?
  18. 荷兰的荷兰语,和佛拉芒的荷兰语
  19. 听起来完全不一样。
  20. 如果你一大早
    遇到荷兰球星约翰·克鲁伊夫,
  21. 运气好的话,他会对你说“早上好”。
  22. 而比利时的金·克里斯特尔斯
    则会说“早上好”。
  23. 看看字幕,你可能会觉得毫无关联。
  24. 那就又回来了:问题何在?
  25. 我们也使用不同的词语。
  26. 荷兰人管这个叫“正态分布”,
  27. 我们佛拉芒人则叫它“高斯曲线”
  28. 而且,两边都各有一套“典型的疑惑”,
  29. 或者标准荷兰语中的“倾向”,
  30. 在某个地区会比其他地区常见。
  31. 这些年来,荷兰语对名词的性别
  32. 已经不那么敏感了。
  33. 所以只有荷兰人可能会考虑
  34. “奶牛”是雌(阴性名词)还是雄(阳性名词)…
  35. 或者是我们佛拉芒人在开玩笑。
  36. 相反,在比利时,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
  37. 我们的语言都受到了
  38. 我们说法语的同胞的影响,
  39. 导致一些源自法语的句式结构,
    听起来很别扭。
  40. 这才是问题所在。
  41. 如果一个荷兰的审校
  42. 审阅一个比利时同事的作品,
  43. 她所读到的文章的遣词造句
  44. 可能和她本人的习惯大相径庭,
  45. 反之亦然。
  46. 如果她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前
  47. 就着手修改这些文句,
    那她就会陷入
  48. 一场无休止的”是否“之辩。
  49. 我在刚加入 TED 时遇到过这种情况。
  50. 坦诚地讲,我早期翻译时
  51. 会请一位我自己国家的译者
  52. 去审阅译作,因为我不适应
  53. “另一边”的审校。
  54. 但很快我就认识到,
  55. 如果你坚持很少的几条基准,
  56. 你很快就能克服这个困难。
  57. 这就是我今天的分享。
  58. 停止讨论谁对谁错
    最好的办法
  59. 就是对所用标准达成一致。
  60. 对荷兰语来说,这很容易。
  61. 官方词库、主流字典
  62. 还有标准语法,网上都有。
  63. 这三样在荷兰和比利时
  64. 都使用普遍,认可度很高。
  65. 如果你一开始就打算
  66. 拿它们当标准。
  67. 你就可以避免一大堆
    僵持和讨论。
  68. 即使一个词确实存在,
  69. 它也可能在其中一个地区很罕见。
  70. 比如“正态分布”。
  71. 几乎没有比利时人会用这个词,
  72. 但它也不难理解,
  73. 尤其是在放在语境中时,
  74. 例如翻译 TED 演讲的情形。
  75. 用一个荷兰人都不会用的词
  76. 去取代它,确实没必要。
  77. 我更愿意把它作为
  78. “值得传播的词”。
  79. 当然,如果这个不常用的词难以理解,
  80. 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81. 话又说回来,
  82. 与其用一个佛拉芒语取而代之,
  83. 我会邀请我的翻译伙伴
  84. 找一个双方都接受的词来代替。
  85. 我想言简意赅地总结一下
  86. 我在审阅或翻译荷兰语时
  87. 所恪守的准则。
  88. 首先,我心系受众。
  89. 我的字幕的受众来自不同地区。
  90. 我们最好在用语方面去做一些折衷处理,
    以顾及来自不同地方的受众,
  91. 并避免我知道会使人困惑的
  92. 词语或表达。
  93. 第二,我不忘翻译伙伴,
  94. 尤其是审阅的时候。
  95. 在我早期的一次审阅中,
  96. 我不慎把翻译标成“已审阅”
  97. 却忘了联系我的伙伴。
  98. 后来,我觉得
  99. 我只改正了一些明显的错误。
  100. 从此以后,我总是和译者保持联系,
  101. 并请他们告知
  102. 是否同意我的提议。
  103. 第三,我牢记,
    我是在为 TED 翻译,
  104. 目的在于传播演讲者的真知灼见
  105. 而不是为了和其他译者一争高下。
  106. 我们要通过合作,
  107. 让尽可能多的受众
  108. 有机会接触 TED。
  109. 去年,一个荷兰的译者问我
  110. 我们是否应该
  111. 区分荷兰地区的荷兰语和
  112. 比利时地区的荷兰语。
  113. 我告诉他,这对我来说
  114. 毫无意义,
  115. 因为这只会让传播思想
  116. 事倍功半。
  117. 这确实促使我更努力
  118. 寻找跨地区的共同语言基础。
  119. 最后,我可以告诉你,
  120. 对我来说,翻译 TED
  121. 已经成为提升自我的经历。
  122. 因此,最后我想告诉
  123. 我的 TED 翻译同行,
  124. 我本想创作一些
  125. “汉斯·罗斯林图表”之类的东西,
  126. 但那是以“文字标签”的形式呈现,
  127. 上面名字的大小
  128. 代表了我与他们合作次数的多寡。
  129. 祝你们交流愉快
  130. 享受一场激动人心的 TED Global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