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Video

vimeo.com/.../433458154

  • 0:01 - 0:03
    我叫Lydia X.Z.Brown
  • 0:03 - 0:08
    我是一名律师,权益争取者,社区组织者,教育者和战略顾问
  • 0:08 - 0:12
    思考者和写作者,我的专业领域是残疾人权利与正义
  • 0:12 - 0:17
    十多年来,我的工作专注于个人或国家
  • 0:17 - 0:21
    针对残疾人士的暴力-他们是边缘人中的边缘人
  • 0:21 - 0:25
    特别是这些残疾人-他们不单是残疾,还是不同种族
  • 0:25 - 0:29
    不同阶级,性别少数者,语言少数者以及某些特定国家的人
  • 0:29 - 0:34
    与其他残疾人士一样,(我们)不可能说是某个事情的发生
  • 0:34 - 0:36
    让我突然意识到
  • 0:36 - 0:40
    我在社会生活中被孤立或者被排斥
  • 0:40 - 0:44
    因为我的整个人生已经被这种体能歧视所影响
  • 0:44 - 0:47
    与大多数自闭症患者一样,我也经历过霸凌
  • 0:47 - 0:50
    整个童年以及在学校的时候都被欺凌
  • 0:50 - 0:54
    我经历过一种与世界隔离的感觉
  • 0:54 - 0:56
    我的生活方式与周围人不一样
  • 0:56 - 0:59
    而那些人是非自闭症患者
  • 0:59 - 1:04
    但我得说其中有一次让我更加意识到
  • 1:04 - 1:08
    针对残疾人士的严重不公正
  • 1:08 - 1:11
    那是(媒体)对一系列事件的广泛宣传
  • 1:11 - 1:12
    那时候我还在上高中
  • 1:12 - 1:16
    所以那些事件中,年纪轻轻的自闭症患者都被当作罪犯
  • 1:16 - 1:21
    被退学,甚至被成人刑事法庭起诉
  • 1:21 - 1:24
    仅仅因为他们的自闭症
  • 1:24 - 1:27
    大多数的案例中,那些有点问题的自闭症学生
  • 1:27 - 1:32
    都已经受到了长时间的束缚和隔离,有时长达几个小时
  • 1:32 - 1:34
    他们反而成了被控告的人
  • 1:34 - 1:37
    但是并不是他们在学校殴打老师在先
  • 1:37 - 1:39
    这些学生当中有些是白人
  • 1:39 - 1:42
    其他的是黑人、棕色皮肤,或者是其他肤色人种
  • 1:42 - 1:47
    然而在所有这些案件中,最强烈
  • 1:47 - 1:50
    且清晰地被公共报道的
  • 1:50 - 1:54
    是那些孩子必须要被管控或控制起来
  • 1:54 - 1:58
    而不是这些孩子成为了靶子
  • 1:58 - 2:01
    被残疾人歧视所瞄准的这个问题
  • 2:01 - 2:08
    我认为那清晰预示着某种迹象的开始
  • 2:08 - 2:13
    那意味着人们对残疾人士的暴力的普遍性和可怕性
  • 2:13 - 2:16
    特别是那些有着多个边缘性质的人
  • 2:16 - 2:21
    在那些案例中,如果是白人学生的话,如果他们不走运的话
  • 2:21 - 2:23
    可能会被驱逐出学校
  • 2:23 - 2:27
    但如果是黑人或棕色肤色的残疾学生的话
  • 2:27 - 2:31
    (他们)有的被送进监狱关了好几年
  • 2:31 - 2:33
    其他的则直接被处死
  • 2:33 - 2:37
    尽管ADA在三十年前就已经通过并签署了
  • 2:37 - 2:42
    然而政府中介、个人组织,特别是
  • 2:42 - 2:48
    残疾人权益 组织都确切地
  • 2:48 - 2:53
    公然地违反大多数ADA的基础条款
  • 2:53 - 2:57
    政府中介本应该要支持残疾人士
  • 2:57 - 3:01
    给残疾人士提供并确保他们的权益的实现
  • 3:01 - 3:03
    然而这些中介却经常无视这些义务
  • 3:03 - 3:07
    私人公司和非营利组织也如此
  • 3:07 - 3:11
    学院和大学不尊重他们的残疾学生
  • 3:11 - 3:14
    公司不尊重他们的残疾员工
  • 3:14 - 3:17
    往大了说,尽管法律已经变了,但是在社会上
  • 3:17 - 3:21
    我们秉持的价值观以及信仰
  • 3:21 - 3:24
    所形成的整个社会大氛围却丝毫没改变
  • 3:24 - 3:26
    因为你无法给道德立法
  • 3:26 - 3:28
    你可以在书本上通过最好的法条
  • 3:28 - 3:32
    甚至对法条的实行进行监督
  • 3:32 - 3:36
    但这不意味着已经改变了人们思考的方式
  • 3:36 - 3:39
    (改变了人们)对残疾人士的谈论、误解
  • 3:39 - 3:43
    以及对他们所采取的行为
  • 3:43 - 3:47
    所以,我觉得ADA无法实际落地
  • 3:47 - 3:50
    并不一定是因为ADA用的语言、措辞(所导致)
  • 3:50 - 3:53
    而是每个(残疾人)权益倡导者、法院
  • 3:53 - 3:56
    那些有权利的人,那些拥有资源上的特权的人
  • 3:56 - 4:00
    选择是否遵从ADA的规定(所导致地)
  • 4:00 - 4:03
    这随处可见
  • 4:03 - 4:06
    那些残疾人组织有能力
  • 4:06 - 4:08
    可以获得权利、特权以及各种资源
  • 4:08 - 4:12
    但(这些组织)大多只倡导那些会影响到某些人的利益的法条
  • 4:12 - 4:15
    而那些人已经在残疾人社区中获得了最多的特权了
  • 4:15 - 4:19
    也就是说,他们深切关心的只是一部分残疾人的利益
  • 4:19 - 4:23
    那一部分残疾人是白人,是有钱人,有学历的
  • 4:23 - 4:27
    或者是轻度残疾的,但对于其他残疾人
  • 4:27 - 4:30
    他们是边缘人中的边缘人,他们不仅残疾,还是有色人种
  • 4:30 - 4:33
    不仅残疾还是低收入群体
  • 4:33 - 4:35
    不仅残疾还是非法入境的
  • 4:35 - 4:38
    不仅残疾还是非本国市民
  • 4:38 - 4:41
    不仅残疾还是少数民族
  • 4:41 - 4:44
    不仅残疾还是同性恋或变性人
  • 4:44 - 4:46
    不仅残疾还没有工作能力
  • 4:46 - 4:48
    没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所要求的工作能力
  • 4:48 - 4:53
    残疾人进入公司的标准
  • 4:53 - 4:57
    残疾人能否进入酒店的游泳池
  • 4:57 - 5:02
    残疾人能否将协助自己生活的动物带上飞机
  • 5:02 - 5:05
    这些事情很重要,但是对我们的影响
  • 5:05 - 5:09
    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响与对拥有更多特权的人的影响并不一样
  • 5:09 - 5:14
    然而,我根本没看到
  • 5:14 - 5:17
    那些有能力、有特权和有资源的人
  • 5:17 - 5:20
    去向AAC谈论黑色和棕色人种中的残疾人的权利
  • 5:20 - 5:25
    监狱中遭受暴力的大多数是黑人中的残疾人的时候
  • 5:25 - 5:29
    那些人在哪里?
  • 5:29 - 5:32
    当警察摧毁了性工作者的生活的时候
  • 5:32 - 5:37
    当警察摧毁了使用违法毒品谋生的非白人的生活的时候
  • 5:37 - 5:40
    当警察摧毁了来自底层家庭、社区的生活的时候
  • 5:40 - 5:43
    那些人在那里?
  • 5:43 - 5:47
    大学不但不给残疾学生提供帮助和住宿
  • 5:47 - 5:51
    而且还特别针对同性恋或变性的有色残疾学生
  • 5:51 - 5:55
    甚至于强迫那些残疾学生退学
  • 5:55 - 5:59
    特别是边缘中的边缘的残疾学生
  • 5:59 - 6:03
    或者是干脆一点
  • 6:03 - 6:05
    一开始就不给他们申请学校的机会的时候
  • 6:05 - 6:09
    那些人在哪里?
  • 6:09 - 6:13
    当不仅需要考虑美国残疾人士
  • 6:13 - 6:18
    如何在媒体或政治选举中被代表或者不被代表
  • 6:18 - 6:21
    也需要考虑美国的某些决定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更多的残疾的时候
  • 6:21 - 6:24
    比如战争、帝国主义、殖民
  • 6:24 - 6:29
    那些倡导者在哪里?
  • 6:29 - 6:34
    我们必须要竭尽所能地去推动
  • 6:34 - 6:39
    让资金能回到那些人中去
  • 6:39 - 6:43
    那些能直接影响社区成员的人那里去
  • 6:43 - 6:45
    而不是流入诸如寄养、警察、监狱、强制性精神保健这些系统
  • 6:45 - 6:49
    我们必须强烈要求资源的归位
  • 6:49 - 6:52
    权力的归位
  • 6:52 - 6:59
    这意味着另外一些人
  • 6:59 - 7:01
    那些非残疾人士、白人、那些掌握并控制权力、特权和资源的人
  • 7:01 - 7:04
    必须要放弃这些权力
  • 7:04 - 7:06
    这能让那些处于边缘人中的边缘人的残疾人士直接获益
  • 7:06 - 7:09
    而这些改变需要从我们自己的组织开始
  • 7:09 - 7:14
    非营利性残疾人组织已经声明狼藉了,因为常常是白人作为领导
  • 7:14 - 7:17
    或者是白人作为主要领导,有时候只有白人领导
  • 7:17 - 7:20
    因为领导全是男性,要么因为领导人(的其他原因)
  • 7:20 - 7:24
    或者是非残疾人,或者是轻度残疾
  • 7:24 - 7:26
    而这些统统需要作出改变
  • 7:26 - 7:28
    而想要改变,唯一的方法就是
  • 7:28 - 7:33
    那些掌控着权力的人同意放弃那份权力
  • 7:33 - 7:37
    我要澄清一点,这不意味着“你无权发言”
  • 7:37 - 7:40
    而是说“你的发言并不是高于大家的看法
  • 7:40 - 7:42
    也并不拥有绝对的权力。”
标题:
vimeo.com/.../433458154
Video Language:
English
Team:
ABILITY Magazine
Duration:
07:42

Chinese, Simplified subtitles

修订 Compare revi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