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Video

四个你应该问医生的问题

  • 0:01 - 0:03
    我是一个神经外科医生,
  • 0:03 - 0:07
    我今天要告诉你们,
    像我一样的人需要你们的帮助。
  • 0:08 - 0:10
    过一会儿,我会告诉你们怎么做。
  • 0:10 - 0:14
    但是首先,让我跟你们
    聊一下我的一个病人。
  • 0:14 - 0:17
    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士,
  • 0:17 - 0:19
    身材基本上保持的不错,
  • 0:19 - 0:21
    但是她已经为了根治乳腺癌
  • 0:21 - 0:25
    多次进出医院。
  • 0:26 - 0:29
    现在她的颈椎间盘有脱落,
  • 0:29 - 0:32
    带给她放射性的疼痛,
  • 0:32 - 0:34
    一直影响到她的右胳膊。
  • 0:35 - 0:38
    在诊疗之前我看了
    她的核磁共振成像,
  • 0:38 - 0:40
    我决定建议她进行手术。
  • 0:40 - 0:45
    现在这种脖颈手术已经
    很标准化,而且手术时间短,
  • 0:45 - 0:47
    但是仍带有一定的风险。
  • 0:47 - 0:49
    要在这里做一个切口,
  • 0:49 - 0:52
    然后剖开,小心的穿过气管,
  • 0:52 - 0:53
    食道,
  • 0:53 - 0:57
    还要尽量不切到颈内动脉。
  • 0:57 - 0:58
    (笑声)
  • 0:58 - 1:00
    然后要利用显微镜,
  • 1:00 - 1:03
    仔细的在神经根管中
  • 1:03 - 1:04
    移除间盘和脱垂,
  • 1:04 - 1:06
    同时不能损害
    在下方仅几毫米处的
  • 1:06 - 1:08
    索状组织和神经根。
  • 1:09 - 1:11
    最坏的情况就是损害了索状组织,
  • 1:11 - 1:15
    会导致颈部以下的瘫痪。
  • 1:17 - 1:19
    我把这些解释给病人时,她沉默了。
  • 1:19 - 1:20
    然后过了一会,
  • 1:20 - 1:24
    她对我和她自己说了
    一句非常果断的话。
  • 1:26 - 1:29
    ”医生,这个手术真的必要吗?“
  • 1:29 - 1:31
    (笑声)
  • 1:32 - 1:35
    你们知道那一刻我意识到什么吗?
  • 1:35 - 1:37
    这个手术并不必要。
  • 1:38 - 1:41
    实际上,当我面对
    像这位女士的病人时,
  • 1:41 - 1:43
    我倾向于建议她们不做手术。
  • 1:44 - 1:46
    为什么我这次却建议她做呢?
  • 1:47 - 1:49
    是这样的,
  • 1:49 - 1:51
    这个脱垂非常精巧,
  • 1:51 - 1:55
    在她进入诊疗室之前,
    我几乎可以看见自己
  • 1:55 - 1:57
    正在把脱垂从神经根管中取出。
  • 1:58 - 2:01
    我不得不承认,
    我想给她做手术。
  • 2:01 - 2:03
    我非常希望给她做手术。
  • 2:03 - 2:07
    毕竟,手术是我工作中
    最有趣的部分。
  • 2:07 - 2:10
    (笑声)
  • 2:11 - 2:13
    我觉得你们可以体会这种感受。
  • 2:13 - 2:17
    我的建筑师邻居
    说他就喜欢坐在那
  • 2:17 - 2:18
    设计房子。
  • 2:18 - 2:19
    宁可坐在那一天,
  • 2:20 - 2:23
    他也不想跟客户讨论
    付款买房的事项,
  • 2:23 - 2:26
    这甚至有可能限制他的设计。
  • 2:27 - 2:28
    就像每个建筑师,
  • 2:28 - 2:31
    每个外科医生需要
    看着病人的眼睛,
  • 2:31 - 2:33
    然后跟病人一起
  • 2:33 - 2:37
    决定对病人来说最好的手术。
  • 2:38 - 2:40
    这个听起来可能简单。
  • 2:40 - 2:42
    但是让我们来看一些统计数据。
  • 2:44 - 2:47
    扁桃体是
    在你喉咙后面的两个肿块。
  • 2:47 - 2:50
    它们可以通过手术切除,
  • 2:50 - 2:52
    即扁桃体切除手术。
  • 2:52 - 2:56
    这个儿童数据表展示了
    在挪威不同地区
  • 2:56 - 2:57
    进行扁桃体手术的比例。
  • 2:57 - 3:01
    可能会吓到你的是,
    在芬马克郡的孩子
  • 3:01 - 3:05
    需要做扁桃体切除手术的几率是
  • 3:05 - 3:08
    特隆赫姆的孩子的两倍。
  • 3:09 - 3:12
    在这两个地方
    患病的迹象是相同的。
  • 3:12 - 3:14
    所以不应该有区别,但是现在有。
  • 3:15 - 3:16
    这是另一个表。
  • 3:16 - 3:18
    半月板有助于稳定膝盖,
  • 3:18 - 3:21
    但是容易被撕裂或发生急性碎裂,
  • 3:21 - 3:23
    特别是在像足球这种运动过程中。
  • 3:24 - 3:27
    你们会看见的是
    这种情况下的手术比例。
  • 3:27 - 3:31
    在默勒市的比例
  • 3:31 - 3:35
    是在斯塔万格市的五倍。
  • 3:35 - 3:37
    五倍。
  • 3:37 - 3:38
    为什么会这样?
  • 3:38 - 3:40
    是在默勒的足球运动员
  • 3:40 - 3:43
    比国家其它地方玩得更野蛮吗?
  • 3:43 - 3:44
    (笑声)
  • 3:45 - 3:46
    可能不是。
  • 3:47 - 3:49
    我现在加入一些信息。
  • 3:49 - 3:51
    现在你们看见的
    浅蓝色的是在公立医院
  • 3:51 - 3:53
    执行的治疗程序,
  • 3:54 - 3:57
    在私人诊所的是浅绿色的。
  • 3:57 - 4:00
    在默勒的私人诊所治疗记录
  • 4:00 - 4:02
    有很多,对吗?
  • 4:02 - 4:04
    这表明了什么?
  • 4:04 - 4:08
    原因可能是治疗病人的经济动机。
  • 4:09 - 4:10
    不仅如此。
  • 4:12 - 4:15
    最近的研究展示了常规的物理治疗
  • 4:15 - 4:19
    和膝盖手术的治疗效果
  • 4:19 - 4:20
    并没有不同。
  • 4:20 - 4:24
    意思是在这个我刚展示的图表中,
  • 4:24 - 4:26
    大部分被执行的手术
  • 4:26 - 4:29
    是本可以被避免的,
    甚至是在斯塔万格。
  • 4:30 - 4:32
    所以我在试图告诉你们什么呢?
  • 4:32 - 4:37
    尽管世界上大部分的治疗指示
  • 4:37 - 4:39
    已经标准化了,
  • 4:39 - 4:43
    但是有很多是没必要的
    治疗手段的变形,
  • 4:43 - 4:45
    特别是在西方国家。
  • 4:46 - 4:49
    一些人没有得到他们需要的治疗,
  • 4:49 - 4:53
    而你们当中很多人
  • 4:53 - 4:54
    在被过度治疗。
  • 4:57 - 4:59
    “医生,这个手术真的必要吗?”
  • 4:59 - 5:02
    我在我的职业生涯中
    只听见过一次这个问题。
  • 5:02 - 5:06
    我的同事们说他们从未
    听过病人这样问。
  • 5:07 - 5:09
    换一种方式说,
  • 5:09 - 5:12
    如果你问这种问题,
    你们觉得有几次
  • 5:12 - 5:14
    会听见一个医生说”没必要“?
  • 5:14 - 5:16
    调查人员对此进行了调查,
  • 5:16 - 5:19
    他们得到了不论在哪里
  • 5:19 - 5:20
    都大概相同的比例。
  • 5:20 - 5:22
    是30%。
  • 5:22 - 5:26
    意思是,10 次里有 3 次
  • 5:26 - 5:29
    你的医生会给你开出或者建议
  • 5:29 - 5:32
    完全没必要的东西。
  • 5:35 - 5:37
    你们知道他们声称的原因是什么?
  • 5:38 - 5:39
    患者给的压力。
  • 5:41 - 5:42
    换句话说,是你们。
  • 5:43 - 5:45
    你们希望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
  • 5:47 - 5:49
    我的一个朋友曾经来找我
    咨询医疗方面的建议。
  • 5:49 - 5:50
    他是一个爱运动的人。
  • 5:50 - 5:54
    他在冬天经常穿梭在
    不同国家进行越野滑雪,
  • 5:54 - 5:56
    夏天跑步。
  • 5:56 - 6:00
    这次,他在跑步时
    感觉到了严重的背疼。
  • 6:00 - 6:02
    疼得他不能再跑步。
  • 6:03 - 6:06
    我做了一个检查,
    全面的对他进行问询,
  • 6:06 - 6:10
    我发现很可能在他的脊椎下半部分
  • 6:10 - 6:12
    有椎间盘退变。
  • 6:12 - 6:14
    每次收紧的时候,都会疼痛。
  • 6:16 - 6:19
    他已经接受用游泳代替慢跑,
  • 6:19 - 6:20
    实际上没有什么可以做的,
  • 6:20 - 6:22
    所以我告诉他:
    ”你在训练的时候,
  • 6:22 - 6:23
    必须有选择性的进行。
  • 6:23 - 6:25
    一些活动对你有好处,
  • 6:25 - 6:26
    另一些没有。”
  • 6:28 - 6:29
    他的回答是,
  • 6:30 - 6:32
    “我想做背部的核磁共振成像。”
  • 6:34 - 6:35
    “为什么你想做这个?”
  • 6:36 - 6:39
    “我可以用公司保险报销这个花费。”
  • 6:40 - 6:43
    “拜托,”我说 ——
    毕竟,他是我的朋友。
  • 6:43 - 6:45
    ”那不是真正的原因。”
  • 6:45 - 6:49
    “哦,我觉得能看一下
    我的后背到底多糟糕比较好。”
  • 6:51 - 6:54
    “你什么时候开始能看懂
    核磁共振扫描了?”我说。
  • 6:54 - 6:56
    (笑声)
  • 6:56 - 6:58
    “这件事你要相信我。
  • 6:58 - 7:00
    你不需要这个扫描。”
  • 7:01 - 7:03
    ”唔,”他说,
  • 7:03 - 7:05
    过了一会儿,他继续说,
    “可能是癌症。”
  • 7:06 - 7:08
    (笑声)
  • 7:08 - 7:10
    很明显,他还是做了扫描。
  • 7:11 - 7:13
    通过他们公司的保险计划,
  • 7:13 - 7:15
    他找了我的一个同事,
  • 7:15 - 7:17
    告诉他椎间盘退化的事,
  • 7:17 - 7:18
    还是没什么其它可以做的,
  • 7:18 - 7:22
    他应该继续游泳,停止慢跑。
  • 7:24 - 7:26
    过了一段时间,
    我又遇见了他,
  • 7:26 - 7:28
    他说:“至少我现在知道
    是怎么回事了。”
  • 7:29 - 7:30
    但是让我问你们一个问题。
  • 7:30 - 7:34
    如果这个房间里有同样症状的人
    都来做核磁共振成像呢?
  • 7:34 - 7:38
    如果挪威所有人都因为偶尔的背疼
  • 7:38 - 7:41
    去做核磁共振成像呢?
  • 7:42 - 7:46
    核磁共振成像的排队人数
    会增至四倍,甚至更多。
  • 7:46 - 7:49
    而你们会占用了名单上那些
  • 7:49 - 7:51
    真的有癌症的人的名额。
  • 7:52 - 7:55
    所以一个好的医生有时候会说不,
  • 7:56 - 8:00
    但敏感的病人有时候也会拒绝掉
  • 8:00 - 8:03
    一个被诊断和治疗的机会。
  • 8:05 - 8:08
    “医生,这个真的必要吗?”
  • 8:08 - 8:12
    我知道这是一个
    很难启齿的问题。
  • 8:12 - 8:14
    实际上,如果倒退 50 年,
  • 8:14 - 8:17
    这甚至会被认为粗鲁。
  • 8:17 - 8:18
    (笑声)
  • 8:18 - 8:20
    如果医生已经决定如何治疗你,
  • 8:20 - 8:22
    你就要遵医嘱。
  • 8:24 - 8:26
    我的一个同事,
    现在是一个全科医生,
  • 8:26 - 8:30
    在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
    曾经被送到肺结核疗养院
  • 8:30 - 8:31
    六个月。
  • 8:31 - 8:33
    对她来说是可怕的创伤。
  • 8:34 - 8:36
    在她成年后发现,
  • 8:36 - 8:40
    她的肺结核测试结果
    一直都是阴性的。
  • 8:40 - 8:44
    医生只是基于错误的怀疑
    就送她去了疗养院。
  • 8:44 - 8:49
    没有人敢或者甚至想过
    去反抗他的做法。
  • 8:49 - 8:51
    甚至她的父母都没有。
  • 8:52 - 8:55
    如今,挪威卫生部长
  • 8:55 - 8:58
    谈及患者的医疗保健服务。
  • 8:59 - 9:03
    患者应该从医生那
    得到治疗建议。
  • 9:04 - 9:06
    这是巨大的进步。
  • 9:06 - 9:10
    但是这同样给了你们
    更多的责任。
  • 9:10 - 9:13
    你们需要坐在医生面前
  • 9:13 - 9:15
    一起讨论接下来的决定。
  • 9:15 - 9:19
    所以,下一次
    当你在医生办公室里,
  • 9:19 - 9:21
    我希望你们可以问,
  • 9:21 - 9:24
    “医生,这个真的必要吗?”
  • 9:24 - 9:27
    在我那个女性患者的案例中,
  • 9:27 - 9:29
    答案是不,
  • 9:29 - 9:32
    但是有的手术也有可能是合理的。
  • 9:32 - 9:37
    “所以医生,
    这个手术有哪些风险?”
  • 9:37 - 9:43
    5 - 10% 的患者疼痛症状会加重。
  • 9:43 - 9:45
    1-2% 的患者
  • 9:45 - 9:48
    会伤口感染或甚至是出血
  • 9:48 - 9:51
    这就需要第二次的手术。
  • 9:52 - 9:56
    0.5% 的患者也会经历
    永久性的声音嘶哑,
  • 9:56 - 9:57
    还有一些
  • 9:57 - 10:02
    手臂或者腿功能会衰减。
  • 10:03 - 10:06
    “医生,有其他的选择吗?”
  • 10:06 - 10:10
    是的,一段时间的休息和物理治疗
  • 10:10 - 10:12
    可能会让你完全恢复。
  • 10:13 - 10:16
    “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会怎么样?”
  • 10:16 - 10:17
    不建议这样,
  • 10:17 - 10:20
    但是尽管那样,
    也有很小的可能你会康复。
  • 10:21 - 10:22
    四个问题。
  • 10:23 - 10:24
    简单的问题。
  • 10:24 - 10:29
    把它们当作你的新工具箱
    来帮助我们。
  • 10:29 - 10:30
    “这真的必要吗?”
  • 10:30 - 10:32
    “有什么风险?”
  • 10:32 - 10:34
    “有没有其它选择?”
  • 10:34 - 10:37
    “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会怎么样?”
  • 10:37 - 10:41
    当医生让你做核磁共振成像时
    要问医生,
  • 10:41 - 10:44
    还有当他给你开抗生素
  • 10:44 - 10:46
    或者建议手术时也要问。
  • 10:46 - 10:48
    从研究中我们知道
  • 10:48 - 10:51
    5 个人中有 1 个,
    也就是 20%,
  • 10:51 - 10:54
    在问了之后
    会改变你们的想法。
  • 10:55 - 10:58
    做到这样,你不仅会让你的生活
  • 10:58 - 11:02
    变得更容易,甚至更好,
  • 11:02 - 11:04
    而且会让整个医疗保健部门
  • 11:04 - 11:07
    受益于你的决定。
  • 11:07 - 11:09
    谢谢大家。
  • 11:09 - 11:12
    (掌声)
タイトル:
四个你应该问医生的问题
話者:
克里斯特·莫塞特
概説:

“医生,这个真的必要吗?”基于过度医疗的惊人调查数据,神经外科医生克里斯特·莫塞特(Christer Mjåset)解释了这个问题和医疗及手术方面的其它几个简单问题的力量,并且分享了患者如何可以更好的与医生合作来获得他们所需的照顾。

more » « less
Video Language:
English
Team:
closed TED
プロジェクト:
TEDTalks
Duration:
11:25

Chinese, Simplified subtitles

改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