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Video

賽門貝羅:我們該怎麼拯救陌生的鯊魚品種?

  • 0:00 - 0:03
    姥鯊是相當美妙的生物,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 0:03 - 0:05
    牠們身長足足有10公尺
  • 0:05 - 0:07
    也有人說比10公尺長
  • 0:07 - 0:09
    體重達2噸
  • 0:09 - 0:11
    也有人認為將近5噸
  • 0:11 - 0:13
    牠們是全世界第二大的魚類
  • 0:13 - 0:16
    是以捕食浮游生物為主的無害動物
  • 0:16 - 0:18
    據說每小時
  • 0:18 - 0:21
    可以過濾1立方公里的海水
  • 0:21 - 0:24
    每天攝食高達30公斤的浮游動物
  • 0:24 - 0:26
    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 0:26 - 0:29
    愛爾蘭有許多姥鯊
  • 0:29 - 0:31
    讓我們有幸能研究牠們
  • 0:31 - 0:33
    姥鯊對海洋生態社區也是相當重要的
  • 0:33 - 0:35
    早在幾百年前
  • 0:35 - 0:38
    特別在克拉達、達夫和康尼瑪拉地區
  • 0:38 - 0:40
    獨立農夫會出海
  • 0:40 - 0:42
    乘著漁船
  • 0:42 - 0:44
    出海到一個叫太陽魚淺灘的地方
  • 0:44 - 0:46
    大概離愛奇島48公里以西的位置
  • 0:46 - 0:48
    去捕殺姥鯊
  • 0:48 - 0:50
    這是來自17, 18世紀的木版畫
  • 0:50 - 0:53
    因為姥鯊肝臟含很多肝油,所以當時地位非凡
  • 0:53 - 0:55
    肝臟占身體的1/3,滿滿是油
  • 0:55 - 0:57
    從牠們的肝臟就能提鍊出好幾加侖的肝油
  • 0:57 - 0:59
    這些油當時主要供照明用途
  • 0:59 - 1:01
    除此之外也可用來治療傷口等等
  • 1:01 - 1:03
    事實上,在1742年
  • 1:03 - 1:05
    戈爾韋、都柏林和沃特福的路燈
  • 1:05 - 1:07
    多多少少都跟太陽魚肝油有關
  • 1:07 - 1:09
    姥鯊又叫「太陽魚」
  • 1:09 - 1:11
    所以牠們算是相當重要的動物
  • 1:11 - 1:14
    歷史久遠,對海洋生態社區也非常重要
  • 1:14 - 1:17
    擁有全世界最完整的姥鯊文獻紀錄的
  • 1:17 - 1:19
    就是愛奇島
  • 1:19 - 1:21
    這是愛奇島的欽灣
  • 1:21 - 1:24
    以前鯊魚會在這裡出沒
  • 1:24 - 1:27
    漁夫就會把魚網掛在岬角上
  • 1:27 - 1:29
    再展開和其他魚網連接
  • 1:29 - 1:32
    鯊魚來了一觸碰到魚網,網子就會掉下來
  • 1:32 - 1:34
    鯊魚就會因窒息而溺死
  • 1:34 - 1:37
    有時候還會划小船出去
  • 1:37 - 1:39
    用魚叉往牠們背後戳
  • 1:39 - 1:42
    最後在一路將屍體拖回波庭港口
  • 1:42 - 1:44
    煮沸,再提練肝油
  • 1:44 - 1:47
    剩下來的肉也被用來當肥料
  • 1:47 - 1:51
    當然也會採割魚翅
  • 1:51 - 1:53
    全球最大的鯊魚元兇
  • 1:53 - 1:55
    就是採割魚翅這個行為了
  • 1:55 - 1:57
    看過「大白鯊」這部電影的人都對鯊魚懷有恐懼之心
  • 1:57 - 1:59
    每年大概有5-6人
  • 1:59 - 2:01
    死於鯊魚攻擊
  • 2:01 - 2:04
    前陣子不是就有人遇害?才幾個禮拜前而已
  • 2:04 - 2:07
    但我們每年捕殺1億條鯊魚
  • 2:07 - 2:09
    真曉得天理何在
  • 2:09 - 2:12
    照理講,鯊魚應該要比較怕我們才對
  • 2:12 - 2:14
    這個獵捕行為紀錄完整
  • 2:14 - 2:16
    從這裡可以看到,在50年代達到高峰
  • 2:16 - 2:18
    每年獵殺高達1500條鯊魚
  • 2:18 - 2:21
    接著急遽下降,這就是漁業大起大落的特性
  • 2:21 - 2:24
    這就顯示鯊魚的數量已所剩無幾
  • 2:24 - 2:26
    不然就是繁殖率非常低
  • 2:26 - 2:28
    在這期間將近12,000隻鯊魚遭殺害
  • 2:28 - 2:31
    光是愛奇島的欽灣
  • 2:31 - 2:33
    用馬尼拉繩捕殺的數量
  • 2:33 - 2:35
    就這麼多了
  • 2:35 - 2:37
    一直到80年代中期,獵鯊行為仍盛行
  • 2:37 - 2:40
    尤其是在沃特福的鄧莫爾東郡地區
  • 2:40 - 2:43
    到1985年還是有2500到3000條鯊魚遭捕殺
  • 2:43 - 2:45
    其中有很多是挪威的漁船
  • 2:45 - 2:48
    圖中黑色的船,這裡有點看不清楚,是挪威獵捕姥鯊的船隻
  • 2:48 - 2:50
    瞭望臺上的黑線
  • 2:50 - 2:52
    表明這是一艘獵捕鯊魚的船
  • 2:52 - 2:54
    而不是捕鯨船
  • 2:54 - 2:57
    姥鯊在海洋生態社區占有的重要地位
  • 2:57 - 2:59
    體現在語言上
  • 2:59 - 3:01
    我不想假裝自己很懂愛爾蘭語
  • 3:01 - 3:04
    不過在凱里郡,大家把姥鯊形容為「Ainmhide na seolta」
  • 3:04 - 3:06
    意指「帶帆的怪物」
  • 3:06 - 3:09
    還有另一個稱號是「Liop an da lapa」
  • 3:09 - 3:12
    意思是「龐大笨重的兩鰭怪」
  • 3:12 - 3:15
    還有「Liabhan mor」,形容巨大的動物
  • 3:15 - 3:17
    還有我最愛的別名「Liabhan chor greine」
  • 3:17 - 3:19
    也就是「偉大的太陽魚」
  • 3:19 - 3:21
    還滿可愛又充滿聯想的名字
  • 3:21 - 3:24
    托裏島上,反正那裡也滿奇怪的,姥鯊又叫「馬爾登」
  • 3:24 - 3:26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 3:26 - 3:28
    希望在座沒有來自托裏島的朋友,那裡很迷人
  • 3:28 - 3:31
    不過最常用的別名
  • 3:31 - 3:33
    是太陽魚
  • 3:33 - 3:36
    這個名字最能代表牠們喜歡曬太陽的行為
  • 3:36 - 3:39
    姥鯊在全球各地瀕臨絕種的現象
  • 3:39 - 3:41
    非常令人擔憂
  • 3:41 - 3:43
    有人認為這不是數量的減少
  • 3:43 - 3:45
    可能是浮游生物分布情況改變了
  • 3:45 - 3:47
    也有人認為姥鯊數量的減少
  • 3:47 - 3:49
    是反映溫室效應的指標
  • 3:49 - 3:51
    因為牠們最能反映浮游生物的狀況
  • 3:51 - 3:53
    成天嘴巴開開游來游去的
  • 3:53 - 3:56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已將姥鯊列為「瀕危」狀態
  • 3:56 - 3:59
    歐洲各國也正嘗試採取行動停止獵捕活動
  • 3:59 - 4:02
    現在已立法禁止捕捉姥鯊,甚至禁止讓牠們上岸
  • 4:02 - 4:04
    就連意外捕捉到的也不行
  • 4:04 - 4:06
    然而,愛爾蘭卻沒有保護姥鯊
  • 4:06 - 4:08
    事實上,愛爾蘭完全沒有相關禁止的法律條文
  • 4:08 - 4:10
    儘管我們知道姥鯊有多重要
  • 4:10 - 4:13
    以及牠們賴以生存的歷史意義
  • 4:14 - 4:16
    我們對姥鯊的了解甚少
  • 4:16 - 4:18
    所了解最多的
  • 4:18 - 4:20
    也只能從牠們喜愛浮出水面的習慣下手
  • 4:20 - 4:22
    然後試著揣測她們的行為
  • 4:22 - 4:24
    從牠們在水面上的行為來猜測
  • 4:24 - 4:27
    我一直要到去年一場在曼島的會議中
  • 4:27 - 4:30
    才意識到,住在一個
  • 4:30 - 4:33
    姥鯊經常固定浮出水面來曬太陽的地方
  • 4:33 - 4:35
    是多麼難得
  • 4:35 - 4:37
    這對科學研究來說,能親眼看到姥鯊
  • 4:37 - 4:39
    實在是相當可貴
  • 4:39 - 4:41
    牠們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的生物
  • 4:41 - 4:44
    住在這裡,使我們可以實際研究、接近牠們
  • 4:44 - 4:47
    我們好幾年來在做的事--去年對我們來說滿重大的
  • 4:47 - 4:50
    我們開始標幟鯊魚
  • 4:50 - 4:52
    這樣才能追蹤
  • 4:52 - 4:54
    牠們的動態以及棲地忠實性
  • 4:54 - 4:56
    我們主要集中在
  • 4:56 - 4:58
    登內加爾北部和凱里郡西部
  • 4:58 - 5:01
    這兩個區塊我比較熟悉
  • 5:01 - 5:03
    我們標識的方法非常簡單又有點土法煉鋼
  • 5:03 - 5:05
    是用一個又大又長的竿子
  • 5:05 - 5:07
    這是一個beachcaster牌的竿子
  • 5:07 - 5:09
    在尾端有標幟
  • 5:09 - 5:12
    就到船上標幟鯊魚
  • 5:12 - 5:14
    我們相當有效率
  • 5:14 - 5:16
    去年夏天就標了105條鯊魚
  • 5:16 - 5:18
    三天內就在印尼豪恩半島
  • 5:18 - 5:20
    標了50條鯊魚
  • 5:20 - 5:23
    主要是抓準時間,也要抓對地點
  • 5:23 - 5:25
    不過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技術
  • 5:25 - 5:27
    來給大家看牠們的樣子
  • 5:27 - 5:29
    我們在船上使用竿子上的相機
  • 5:29 - 5:31
    來拍攝鯊魚
  • 5:31 - 5:33
    首先要分辨鯊魚的性別
  • 5:33 - 5:36
    我們也用了一些衛星標,所以也有運用到高科技產品
  • 5:36 - 5:38
    這些是衛星檔案標幟
  • 5:38 - 5:40
    可以儲存資料
  • 5:40 - 5:42
    衛星標只能在接觸空氣並沒有水的狀況下
  • 5:42 - 5:44
    才能使用並發送訊號給衛星
  • 5:44 - 5:47
    當然,鯊魚和魚類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水裡
  • 5:47 - 5:50
    所以這個標幟會根據時間和太陽的升降
  • 5:50 - 5:53
    來推斷鯊魚的位置
  • 5:53 - 5:55
    其中也會考量海水的溫度和深淺
  • 5:55 - 5:58
    我們必須根據收集的資料重建路線
  • 5:58 - 6:01
    要設定讓標幟在一定的時間後自動脫落
  • 6:01 - 6:03
    我們的設定是八個月
  • 6:03 - 6:07
    時間到了,標幟會浮出水面,傳資料給衛星
  • 6:07 - 6:10
    而且並不是全部的資料,而是讓我們足以使用的資料
  • 6:10 - 6:12
    這是唯一可以摸透
  • 6:12 - 6:15
    牠們在水裡行為的辦法
  • 6:15 - 6:18
    這邊是我們做的一些地圖
  • 6:18 - 6:21
    可以看到兩個都在凱里郡標幟到鯊魚
  • 6:21 - 6:24
    基本上牠在過去八個月都在愛爾蘭海域活動
  • 6:24 - 6:26
    聖誕節跑到棚緣
  • 6:26 - 6:28
    這個我們還沒實地勘察
  • 6:28 - 6:30
    海面溫度及水深
  • 6:30 - 6:32
    不過,第二隻鯊魚大部份時間
  • 6:32 - 6:34
    也在愛爾蘭海域活動
  • 6:34 - 6:36
    去年有一位曼島的同事
  • 6:36 - 6:38
    標到一隻鯊魚
  • 6:38 - 6:41
    在90天以內從曼島跑到加拿大的新斯科舍省去
  • 6:41 - 6:44
    距離有9500公里,相當驚人
  • 6:44 - 6:46
    還有另一個美國的同事
  • 6:46 - 6:49
    在麻省標了大概20隻鯊魚,他的標幟有點故障
  • 6:49 - 6:51
    只知道標幟的地點
  • 6:51 - 6:53
    和最後浮出來的位置
  • 6:53 - 6:55
    結果他的標幟竟出現在加勒比海
  • 6:55 - 6:57
    甚至在巴西
  • 6:57 - 6:59
    我們以為姥鯊是溫帶動物
  • 6:59 - 7:01
    只能在我們這裡的緯度生存
  • 7:01 - 7:04
    不過事實上,牠們很明顯也會到赤道地區
  • 7:04 - 7:06
    所以我們就是企圖瞭解姥鯊的
  • 7:06 - 7:08
    這些簡單的事情
  • 7:08 - 7:11
    我發現
  • 7:11 - 7:13
    有一件非常奇特的現象
  • 7:13 - 7:16
    就是鯊魚的基因多樣性很低
  • 7:16 - 7:19
    我不是基因學家,也沒有要假裝自己很懂基因學
  • 7:19 - 7:22
    這時候跟別人合作就很棒
  • 7:22 - 7:24
    我擅長田野調查
  • 7:24 - 7:26
    如果要我在實驗室待好幾小時
  • 7:26 - 7:29
    我就會瘋掉
  • 7:29 - 7:32
    這時候就可以和擅長這塊的基因學家合作
  • 7:32 - 7:34
    當他們觀察姥鯊的基因
  • 7:34 - 7:37
    就發現基因多樣性極低
  • 7:37 - 7:39
    你看看第一條線
  • 7:39 - 7:42
    就可以看到這些不同種類的鯊魚長得滿相近的
  • 7:42 - 7:44
    這大概就表示牠們都是鯊魚
  • 7:44 - 7:46
    且來自相同的祖先
  • 7:46 - 7:49
    如果觀察核苷酸多樣性
  • 7:49 - 7:52
    也就是由父母傳下來的基因
  • 7:52 - 7:55
    會發現姥鯊,看第一份報告
  • 7:55 - 7:57
    多樣性
  • 7:57 - 7:59
    比其他鯊魚種類還低
  • 7:59 - 8:01
    這份研究在2006年完成
  • 8:01 - 8:04
    在2006年之前,我們對姥鯊的基因多樣性毫無概念
  • 8:04 - 8:07
    我們不知道牠們是否分散為不同的族群?
  • 8:07 - 8:09
    那麼次族群又在哪裡?
  • 8:09 - 8:11
    這是很重要的資訊
  • 8:11 - 8:13
    也就是動物的族群及現況
  • 8:14 - 8:16
    英國阿伯丁大學的諾柏
  • 8:16 - 8:18
    覺得這相當不可思議
  • 8:18 - 8:21
    於是他做了另一項研究
  • 8:21 - 8:24
    並使用微衛星
  • 8:24 - 8:27
    微衛星更貴又更費時間
  • 8:27 - 8:30
    最後結果卻幾乎一模一樣
  • 8:30 - 8:32
    所以看起來
  • 8:32 - 8:35
    姥鯊的基因多樣性確實極低
  • 8:35 - 8:37
    也許這是一個瓶頸,一個基因上的瓶頸
  • 8:37 - 8:39
    可能在12,000年前
  • 8:39 - 8:42
    造成了非常低的多樣性
  • 8:42 - 8:44
    不過你看豆腐鯊
  • 8:44 - 8:47
    另一個以浮游生物為食的大型鯊魚
  • 8:47 - 8:49
    多樣性就高很多
  • 8:49 - 8:51
    這實在是沒道理
  • 8:51 - 8:53
    他們發現在世界上的姥鯊
  • 8:53 - 8:56
    沒有基因上的差別
  • 8:56 - 8:58
    即使姥鯊分布在世界各地
  • 8:58 - 9:00
    在基因上卻沒有差別
  • 9:00 - 9:03
    不管是大西洋、太平洋、紐西蘭、愛爾蘭或南非
  • 9:03 - 9:05
    牠們基本上都一樣
  • 9:05 - 9:08
    這也是相當驚人的發現,很令人感到意外
  • 9:08 - 9:10
    我不懂,也不假裝懂
  • 9:10 - 9:12
    我想大部份的基因學家也感到不解
  • 9:12 - 9:14
    不過他們會產生數據
  • 9:14 - 9:16
    所以你可以根據基因多樣性
  • 9:16 - 9:18
    推算族群的數量
  • 9:18 - 9:21
    羅斯荷澤計算出相當準確的數字
  • 9:21 - 9:23
    一共有8200隻
  • 9:23 - 9:25
    就這樣
  • 9:25 - 9:27
    世界上就只有八千隻
  • 9:27 - 9:29
    你一定會覺得「這太扯了,不可能」
  • 9:29 - 9:31
    不過諾柏做了更精確的研究
  • 9:31 - 9:33
    結果數字大概落在9000
  • 9:33 - 9:36
    使用不同的微衛星得到不同結果
  • 9:36 - 9:39
    不過所有的研究平均出來--
  • 9:39 - 9:41
    平均數為5000
  • 9:41 - 9:43
    我個人不相信這份報告結果
  • 9:43 - 9:45
    不過我這個人一向就會抱持懷疑的態度
  • 9:45 - 9:47
    但就算你把數字換一換
  • 9:47 - 9:50
    有效的族群數字也大概在20,000隻
  • 9:50 - 9:52
    記不記得70年代和50年代
  • 9:52 - 9:55
    我們在阿基爾島殺了多少隻鯊魚?
  • 9:55 - 9:57
    所以這個數據其實是要告訴我們
  • 9:57 - 10:00
    這個種類面臨絕種的危機
  • 10:00 - 10:02
    因為牠們的族群很小
  • 10:02 - 10:05
    事實上,在那20,000當中,其中只有8000隻是母的
  • 10:05 - 10:08
    全世界就只有8000隻母姥鯊?
  • 10:08 - 10:10
    我不知道,我不相信
  • 10:10 - 10:12
    問題在於
  • 10:12 - 10:14
    基因學家受困於樣本
  • 10:14 - 10:16
    他們沒有足夠的樣本
  • 10:16 - 10:18
    來仔細
  • 10:18 - 10:20
    去研究這些基因
  • 10:20 - 10:23
    那到底要從哪裡
  • 10:23 - 10:25
    去蒐集到需要的基因樣本呢?
  • 10:25 - 10:27
    一個滿明顯的來源就是死掉的鯊魚
  • 10:27 - 10:29
    沖上岸的死鯊魚
  • 10:29 - 10:32
    愛爾蘭每年大概會有2-3隻死鯊魚被沖上岸
  • 10:32 - 10:34
    假如我們幸運的話
  • 10:34 - 10:36
    另一個來源就是漁業混獲
  • 10:36 - 10:39
    我們在海洋漂網中捕獲過蠻多條姥鯊的
  • 10:39 - 10:42
    此活動現在已立法禁止,這對鯊魚是個好消息
  • 10:42 - 10:44
    還有一些是由魚網、拖網捕捉到的
  • 10:44 - 10:47
    這一條是在聖誕節都柏林的后斯地區非法捕到的
  • 10:47 - 10:50
    因為歐盟法律已禁止這種行為
  • 10:50 - 10:53
    在這之前,鯊魚肉事實上是以一公斤8歐元的價錢賣出
  • 10:53 - 10:56
    在牆上還會有食譜教你怎麼烹煮鯊魚煙
  • 10:56 - 10:59
    這些人後來有被罰錢
  • 10:59 - 11:01
    那麼如果看這些研究報告
  • 11:01 - 11:04
    全世界的樣本總數
  • 11:04 - 11:06
    為86條
  • 11:06 - 11:08
    可見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 11:08 - 11:10
    也可以從中發現很重要的問題
  • 11:10 - 11:12
    這些報告能顯示族群大小
  • 11:12 - 11:15
    亞群數量及其結構
  • 11:15 - 11:18
    不過因樣本數的不足而導致研究受限制
  • 11:18 - 11:20
    我們出海標鯊魚時
  • 11:20 - 11:23
    這是我們標鯊魚肋骨的方法-動作迅速-
  • 11:23 - 11:25
    有時候鯊魚也會反抗
  • 11:25 - 11:28
    有一次我們在多尼戈爾的馬林角地區
  • 11:28 - 11:31
    一隻鯊魚用牠的尾鰭衝撞船的側身
  • 11:31 - 11:34
    我想是因為船離牠很近而受驚
  • 11:34 - 11:36
    而不是因為我們要作標幟
  • 11:36 - 11:39
    但那沒關係,只不過是淋溼了而已
  • 11:39 - 11:41
    還有一次我跟艾密特
  • 11:41 - 11:43
    要回馬林頭碼頭
  • 11:43 - 11:46
    我注意到船前有黑色的黏液
  • 11:46 - 11:48
    這時我就想起-我以前待過漁船-
  • 11:48 - 11:50
    我記得漁夫告訴我
  • 11:50 - 11:52
    只要魚網裡有姥鯊
  • 11:52 - 11:54
    就會留下黑色的黏液
  • 11:54 - 11:56
    所以我就心想那一定是姥鯊留下來的黏液
  • 11:56 - 11:58
    我們一直想
  • 11:58 - 12:00
    取得組織樣本來作基因研究
  • 12:00 - 12:02
    因為這些樣本非常寶貴
  • 12:02 - 12:04
    我們會用傳統方法
  • 12:04 - 12:06
    我會拿一個石弓,在這裡會看到我手中的石弓
  • 12:06 - 12:09
    我們也會用這個來取鯨魚及海豚樣本來作基因研究
  • 12:09 - 12:11
    我就試了那個方法,試遍各種方法
  • 12:11 - 12:13
    但結果石弓都斷了
  • 12:13 - 12:15
    因為鯊魚的皮太硬
  • 12:15 - 12:17
    想用這種方法取樣本是不可能的
  • 12:17 - 12:20
    那是行不通的
  • 12:20 - 12:23
    所以當我看到船前的黑色黏液
  • 12:23 - 12:26
    我就想「何不拿這個現成的東西...」
  • 12:26 - 12:28
    我就把黏液刮下來
  • 12:28 - 12:31
    然後跟酒精一起裝在一個小試管裡送去給基因學家
  • 12:31 - 12:33
    我把黏液刮下送去阿伯丁
  • 12:33 - 12:35
    我就說「可以試試這個」
  • 12:35 - 12:37
    於是他們研究好幾個月
  • 12:37 - 12:39
    因為我們在曼島有個會議
  • 12:39 - 12:41
    我就不斷寄信問
  • 12:41 - 12:43
    「你有抽空檢查我的黏液了嗎?」
  • 12:43 - 12:45
    他就會敷衍回答「有啦,晚一點」
  • 12:45 - 12:47
    後來他就著手去做了
  • 12:47 - 12:49
    因為我們未曾見面
  • 12:49 - 12:51
    所以如果沒有幫我看就很丟臉
  • 12:51 - 12:54
    結果他竟然在黏液中真的找到基因了
  • 12:54 - 12:56
    於是就把基因放大拿去作實驗
  • 12:56 - 12:58
    實驗結果發現這就是姥鯊的基因
  • 12:58 - 13:01
    而且是從黏液中取得的
  • 13:01 - 13:03
    於是他就非常興奮
  • 13:03 - 13:06
    後來就有「賽門的鯊魚黏液」之稱
  • 13:06 - 13:09
    我當時就想「我搞不好可以從這裡出發」
  • 13:09 - 13:11
    我就想我們何不出去
  • 13:11 - 13:13
    蒐集夠多黏液
  • 13:13 - 13:17
    所以我們標了3500個衛星標
  • 13:19 - 13:22
    我又投資了7.95元在這個上面-連價錢都還在上面-
  • 13:22 - 13:25
    就在基爾拉什當地的五金行
  • 13:25 - 13:27
    買了這個拖把柄
  • 13:27 - 13:30
    甚至花更少的錢買一些烤箱清潔刷
  • 13:30 - 13:33
    我就把清潔刷包在拖把柄的尾端
  • 13:33 - 13:35
    就迫不及待地
  • 13:35 - 13:38
    要找到機會
  • 13:38 - 13:40
    標鯊魚
  • 13:40 - 13:42
    當時正要進入八月
  • 13:42 - 13:44
    鯊魚出現的高峰通常在六、七月
  • 13:44 - 13:46
    其他時間都很少看到
  • 13:46 - 13:49
    八月就很難抓準鯊魚出沒的時間地點
  • 13:49 - 13:51
    所以我們相當急迫
  • 13:51 - 13:54
    一聽到有鯊魚出沒就匆忙趕到布拉斯克島
  • 13:54 - 13:56
    找到那些鯊魚
  • 13:56 - 13:58
    所以我們只不過是把拖把柄
  • 13:58 - 14:00
    摩擦這些在船下游動的鯊魚
  • 14:00 - 14:02
    這邊可以看到船底下有鯊魚在那邊游
  • 14:02 - 14:04
    我們就成功取得黏液
  • 14:04 - 14:06
    就是這個
  • 14:06 - 14:09
    非常美妙的黑色鯊魚黏液
  • 14:09 - 14:12
    在半小時內
  • 14:12 - 14:15
    我們蒐集了五個樣本,五個不同鯊魚的樣本
  • 14:15 - 14:18
    而且是利用賽門的鯊魚黏液樣本系統
  • 14:18 - 14:20
    (笑聲)
  • 14:20 - 14:25
    (掌聲)
  • 14:25 - 14:28
    我在愛爾蘭研究鯨魚和海豚已有20年之久
  • 14:28 - 14:30
    牠們算是比較戲劇化的種類
  • 14:30 - 14:32
    各位大概看過座頭鯨的精彩鏡頭
  • 14:32 - 14:34
    是我們一、兩個月前在韋克斯福德郡拍到的
  • 14:34 - 14:37
    我們總是想在這世界上留名
  • 14:37 - 14:39
    而我一直在擔心這些座頭鯨
  • 14:39 - 14:41
    和海豚遭殺害
  • 14:41 - 14:43
    不過有時候就是會有一些小東西自動送上門來
  • 14:43 - 14:45
    你就只能乖乖接收了
  • 14:45 - 14:47
    這可能會是我遺留給這世界的遺產吧
  • 14:47 - 14:49
    賽門的鯊魚黏液
  • 14:49 - 14:51
    而我們今年籌得更多資金
  • 14:51 - 14:54
    去蒐集更多樣本
  • 14:54 - 14:56
    有個非常有用的東西
  • 14:56 - 14:59
    我們使用高竿攝影-這是我的同事裘安拿著高竿攝影機-
  • 14:59 - 15:01
    就可以從鯊魚下方觀察牠們
  • 15:01 - 15:04
    雄姥鯊有鰭腳(生殖器官)
  • 15:04 - 15:07
    是一個長在姥鯊背後的垂狀物
  • 15:07 - 15:09
    這樣就可以輕易分辨姥鯊的性別
  • 15:09 - 15:11
    在取得樣本前
  • 15:11 - 15:13
    一旦先辨認出性別
  • 15:13 - 15:16
    我們就可以告訴基因學家,這樣本的雌雄
  • 15:16 - 15:18
    因為目前基因學家是無法從基因中
  • 15:18 - 15:20
    辨認出雌雄
  • 15:20 - 15:22
    這是非常令人驚訝的消息
  • 15:22 - 15:25
    因為他們不知道要去找哪些引子
  • 15:25 - 15:27
    能分辨出鯊魚的性別
  • 15:27 - 15:29
    對立法禁止
  • 15:29 - 15:32
    姥鯊及其他種類的鯊魚交易
  • 15:32 - 15:36
    是非常重要的
  • 15:36 - 15:38
    因為任何鯊魚的買賣都是違法的
  • 15:38 - 15:40
    但市場上仍有鯊魚買賣行為
  • 15:40 - 15:42
    所以身為田野生物學家
  • 15:42 - 15:44
    就是要和這些動物接觸
  • 15:44 - 15:46
    並盡全力研究牠們
  • 15:46 - 15:49
    牠們受季節影響出現時間很短
  • 15:49 - 15:52
    所以就更要把握機會作研究
  • 15:52 - 15:54
    這是非常美妙的事情
  • 15:54 - 15:57
    我們可以提供這些樣本
  • 15:57 - 16:00
    給基因學家等人
  • 16:00 - 16:03
    這些學者可以從中受益無窮
  • 16:03 - 16:05
    所以就像我稍早所說的
  • 16:05 - 16:08
    有時候機會會自動上門來,你就要把握機會
  • 16:08 - 16:10
    我會把這個當作我的科學遺產
  • 16:10 - 16:13
    不過也希望在我死前可以得到更戲劇化或更浪漫的東西
  • 16:13 - 16:16
    在這之前,就謝謝各位
  • 16:16 - 16:18
    記得多關注鯊魚
  • 16:18 - 16:21
    如果有興趣的話,我們也剛架了一個關於姥鯊的網站
  • 16:21 - 16:24
    謝謝各位的聆聽
  • 16:24 - 16:26
    (掌聲)
Title:
賽門貝羅:我們該怎麼拯救陌生的鯊魚品種?
Speaker:
Simon Berrow
Description:

姥鯊是全世界第二大的魚類,如今瀕臨絕種,我們卻對牠們一知半解。在TED都柏林的演講中,賽門貝羅向大家介紹令人著迷的姥鯊(愛爾蘭語意為「偉大的太陽魚」),並分享簡單又獨特的方法來拯救牠們。

more » « less
Video Language:
English
Team:
TED
Project:
TEDTalks
Duration:
16:26
Retired user added a translation

Chinese, Traditional subtitles

Revi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