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Video

醫生能如何協助修補出問題的美國庇護體制

  • 0:01 - 0:05
    數年前,有位年輕男子
    到我的診所來找我。
  • 0:06 - 0:08
    他告訴我,他在逃難。
  • 0:09 - 0:11
    他說他逃離了他的家園,
  • 0:12 - 0:14
    因為在那裡,同性戀是不合法的,
  • 0:14 - 0:17
    在某些情況下還會被判死刑。
  • 0:18 - 0:21
    所以當他的性向被揭露出來時,
  • 0:21 - 0:23
    他的家人都排拒他,
  • 0:23 - 0:25
    他的老闆把他開除,
  • 0:25 - 0:28
    在街上,憤怒的暴民不斷攻擊他。
  • 0:30 - 0:34
    每次警方到場時都只是去逮捕他,
  • 0:34 - 0:36
    拘留他,並進一步折磨他。
  • 0:37 - 0:40
    他知道若他不脫離這個暴力循環,
  • 0:40 - 0:42
    他一定會送命。
  • 0:43 - 0:46
    所以他做了求生必須要做的事。
  • 0:46 - 0:48
    他拋下了一切。
  • 0:48 - 0:51
    他所有的朋友、
    他的家人、他的職涯。
  • 0:52 - 0:53
    他逃離了他的家園,
  • 0:53 - 0:55
    他逃到美國,
  • 0:56 - 0:58
    他在這裡申請庇護。
  • 0:59 - 1:03
    但和許多逃離這種壓迫的人
    一樣,他帶不了什麼。
  • 1:03 - 1:07
    他有基本的身分證件,幾乎
    沒有錢,只有少量私人物品。
  • 1:08 - 1:12
    他肯定沒有帶著證明
    警方折磨他的官方文件。
  • 1:12 - 1:15
    沒有影片證明暴民想要殺害他。
  • 1:15 - 1:19
    他沒有這類證據來支持他的說詞,
  • 1:20 - 1:22
    但,他到這裡來了,
    坐在我的診所裡,
  • 1:23 - 1:26
    給我看一些能證明
    他被迫害的最強力證據。
  • 1:28 - 1:32
    就是他一直帶著的
    身體傷疤和心理傷疤。
  • 1:33 - 1:36
    要知道,他長期處在
    讓他衰弱的痛苦中。
  • 1:37 - 1:39
    他全身都是嚴重的傷疤,
  • 1:39 - 1:43
    癒合得很糟糕的傷口,
    不斷重覆感染。
  • 1:44 - 1:46
    他也受到嚴重的憂鬱症所苦,
  • 1:46 - 1:48
    持續發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 1:48 - 1:51
    造成的經常性幻覺
    和惡夢讓他非常無奈。
  • 1:53 - 1:54
    所以,我們持續治療。
  • 1:54 - 1:56
    數個月來我們經常會面,
  • 1:56 - 1:59
    記錄下所有的醫學證據。
  • 2:00 - 2:03
    我們回顧每一次攻擊的細節,
  • 2:03 - 2:04
    將他的傷疤拍照,
  • 2:04 - 2:06
    記錄他的傷口和創傷,
  • 2:07 - 2:11
    我們甚至開始記錄了
    他在我們的照顧下
  • 2:11 - 2:13
    緩慢但穩定的恢復狀況。
  • 2:14 - 2:16
    我和他的律師密切合作,
  • 2:16 - 2:18
    提供詳盡的口供書,
  • 2:18 - 2:21
    包括法醫評估的發現,
  • 2:22 - 2:25
    我們把這些資料加到
    他的庇護申請書當中。
  • 2:25 - 2:28
    接著,我們等待了數年之久,
  • 2:28 - 2:31
    期間他不斷進出法庭。
  • 2:31 - 2:34
    有一天,我收到
    他寄來的電子郵件。
  • 2:35 - 2:38
    信上說他的庇護申請被通過了。
  • 2:38 - 2:41
    診所中的每個人都欣喜若狂。
  • 2:41 - 2:44
    在信上,他說這是多年來頭一次
  • 2:45 - 2:49
    他可以不再懼怕被驅逐和死亡。
  • 2:49 - 2:52
    這是多年來頭一次他真正感到安全,
  • 2:52 - 2:55
    他有安全感,讓他可以
    從頭開始重建他的人生。
  • 2:57 - 3:00
    唯有透過這種醫學和法律的辯護,
  • 3:00 - 3:03
    我們才能夠協助他
    恢復他的法律地位和權利,
  • 3:03 - 3:06
    讓他透過庇護得到這一切。
  • 3:08 - 3:11
    許多逃離迫害的人會來
    找這類方案計畫和診所,
  • 3:11 - 3:16
    說出我們難以想像的暴力故事,
    及他們被迫害的各種理由。
  • 3:16 - 3:18
    但有一點總是不變。
  • 3:19 - 3:21
    對他們施予的暴力
  • 3:21 - 3:24
    都完全沒有受到懲罰,
  • 3:25 - 3:29
    有時還是國家直接透過
    警方或軍人來施暴。
  • 3:30 - 3:33
    在其他的情況中,
    國家則是視而不見,
  • 3:33 - 3:36
    並寬恕準軍事團體的行為,
  • 3:36 - 3:38
    或甚至家暴伴侶的行為。
  • 3:39 - 3:42
    在其他情況下,
    國家則完全無能為力,
  • 3:42 - 3:45
    無法保護弱勢的人
    對抗強大幫派欺壓。
  • 3:46 - 3:49
    我們知道,這些
    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
  • 3:49 - 3:52
    對病人的健康和幸福
    有很大的影響:
  • 3:52 - 3:56
    住房、收入、教育、
    種族、社會包容。
  • 3:57 - 4:01
    但法律的平等保護也同等重要——
  • 4:01 - 4:03
    正當法律程序。
  • 4:03 - 4:07
    特別是在社會中最弱勢、
    被邊緣化的人,
  • 4:07 - 4:09
    甚至那些被主動當成目標的人,
  • 4:10 - 4:12
    他們是否容易取得這些人權保護,
  • 4:12 - 4:15
    可能就會決定
    他們是生病還是健康,
  • 4:16 - 4:19
    通常,還會決定他們是生還是死。
  • 4:21 - 4:24
    對於數百萬名忍受
    壓迫和折磨的人來說,
  • 4:25 - 4:27
    療癒的唯一方式
  • 4:27 - 4:31
    就是承認確實發生了
    人權受侵害的狀況,
  • 4:31 - 4:35
    並協助他們恢復這些
    受到嚴重侵害的權利和保護。
  • 4:37 - 4:39
    在二次大戰的殘暴行為之後,
  • 4:39 - 4:43
    便設立了庇護體制,
    做為救濟的一種途徑。
  • 4:43 - 4:47
    但,最近,這條途徑似乎
    已經轉變成了一條障礙路,
  • 4:47 - 4:49
    走上此路的人注定會失敗。
  • 4:50 - 4:52
    尋求庇護者通常
    不知道要從何著手,
  • 4:52 - 4:55
    更不用說要拖數年的時間
    才能完成整個流程。
  • 4:55 - 4:59
    他們沒有資格找律師,
    所以他們不知道他們的權利。
  • 4:59 - 5:01
    漸漸地,他們甚至被阻擋,
  • 5:01 - 5:04
    無法進入有可能容身的地方。
  • 5:05 - 5:07
    他們會被逮捕或起訴,
  • 5:07 - 5:10
    甚至在還沒見到
    庇護官員之前就被驅逐。
  • 5:11 - 5:13
    就算他們真的走完了流程,
  • 5:14 - 5:17
    庇護被核准的比率也不到 20%,
  • 5:17 - 5:19
    對某些人,這個比率還要低更多。
  • 5:19 - 5:22
    感覺幾乎就像是這個體制是設計來
  • 5:22 - 5:24
    避免人民行使他們的權利。
  • 5:27 - 5:30
    但,有一件事是這些人
    可能可以去做的。
  • 5:30 - 5:33
    這件事可能可以將他們的成功機會
  • 5:33 - 5:35
    提升到 90% 以上。
  • 5:36 - 5:38
    所以,是什麼事?
  • 5:38 - 5:42
    找律師並進行醫療評估。
  • 5:42 - 5:44
    就這麼簡單。
  • 5:45 - 5:48
    來我診所的那名男子
    打贏了他的庇護官司。
  • 5:48 - 5:52
    醫生和律師同心協力
    呈報所有的證據,
  • 5:52 - 5:54
    包括醫學證據,都交給法庭,
  • 5:54 - 5:58
    讓法官能有足夠資訊
    做出公正的決定。
  • 5:59 - 6:02
    這種醫療—法律合作關係
  • 6:02 - 6:04
    在現在顯得特別重要,
  • 6:04 - 6:06
    因為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
  • 6:06 - 6:09
    暴力和衝突造成了
    大量不得已的移民。
  • 6:10 - 6:13
    2018 年,全球有七千萬人
  • 6:13 - 6:17
    因為戰爭、衝突,及迫害,
    而被迫離開家園。
  • 6:18 - 6:20
    當中有四千萬人在國內遷移,
  • 6:20 - 6:23
    兩千五百萬人是難民,
    三百萬人尋求庇護。
  • 6:24 - 6:28
    在美國這裡可以看見
    在薩爾瓦多、瓜地馬拉、
  • 6:28 - 6:30
    宏都拉斯等地方的暴力逐步加劇,
  • 6:30 - 6:34
    在那些地方的謀殺率
    不輸給敘利亞和阿富汗。
  • 6:36 - 6:39
    在那些地方,警方腐敗
    和幫派暴力都越來越嚴重,
  • 6:40 - 6:43
    在那些地方,貧窮和虐童
    非常普遍且是被容許的,
  • 6:44 - 6:46
    在那些地方,基本的管理制度——
  • 6:46 - 6:48
    公共安全、
  • 6:48 - 6:49
    兒童保護——
  • 6:49 - 6:51
    都沒有效率。
  • 6:52 - 6:56
    並不意外在這些社會中,
    許多最弱勢的人——
  • 6:56 - 7:00
    兒童、女人,及其他
    成為目標的族群——
  • 7:00 - 7:01
    他們越來越絕望,
  • 7:02 - 7:05
    逃難的人數也增加到前所未見。
  • 7:05 - 7:07
    在過去十年間,
  • 7:07 - 7:08
    在我們西南方邊境
  • 7:08 - 7:11
    試圖尋求安全的隻身兒童人數
  • 7:11 - 7:14
    增加了十八倍,
  • 7:14 - 7:18
    從 2009 年的三千三百人,
    增加到去年的六萬兩千人。
  • 7:20 - 7:25
    除此之外還有
    近五十萬人與家人同行。
  • 7:25 - 7:28
    男人、女人、孩童
    在我們的邊境尋求庇護,
  • 7:28 - 7:32
    但他們被困在
    一場人道主義危機當中。
  • 7:33 - 7:35
    讓情況更糟糕的是,
  • 7:35 - 7:38
    他們被卡在訴求
    和反訴求的角力當中,
  • 7:38 - 7:40
    爭論他們的身份、
  • 7:40 - 7:41
    他們的經歷、
  • 7:41 - 7:43
    證據在何處,
  • 7:43 - 7:47
    及他們應受的待遇。
    他們應該得到我們的幫助嗎?
  • 7:48 - 7:49
    有時,有人會主張
  • 7:49 - 7:53
    他們不是逃離人權侵害,
    只是單純的經濟移民。
  • 7:53 - 7:57
    其他人則說這些孩子其實
    是被他們的父母利用和販運。
  • 7:58 - 8:01
    還有人說他們根本不是孩子;
    是根深蒂固的罪犯,
  • 8:01 - 8:04
    是要滲透我們國家的幫派成員。
  • 8:05 - 8:07
    為了解開這些歧見,
  • 8:07 - 8:09
    我和我的同事進行了一項研究。
  • 8:09 - 8:12
    我們研究的資料,是尋求庇護
  • 8:12 - 8:14
    且具有醫療評估的兒童的資料。
  • 8:16 - 8:18
    而證據告訴我們這些:
  • 8:20 - 8:22
    這些孩子當中有 80% 有證據
  • 8:22 - 8:26
    證明他們重覆受到身體
    暴力對待:攻擊和虐待。
  • 8:27 - 8:30
    60% 的女孩和至少 10% 的男孩
  • 8:30 - 8:34
    有證據證明他們重覆
    受到性暴力對待。
  • 8:34 - 8:36
    有位小女孩說了個故事,
  • 8:36 - 8:38
    且有確證可以證明她被拘留、
  • 8:38 - 8:41
    毒打、強暴,長達三年,
  • 8:41 - 8:42
    販售給其他男人,
  • 8:43 - 8:46
    甚至被威脅如果她逃走去求助
  • 8:46 - 8:49
    就要殺害她全家。
  • 8:51 - 8:53
    這些孩子當中有 90%
  • 8:53 - 8:58
    都有間接暴力造成心理傷害的
    證據,包括這類嚴厲的威脅,
  • 8:58 - 9:02
    還有親眼目睹無法言喻的殘暴。
  • 9:04 - 9:06
    有位小男孩
  • 9:07 - 9:10
    描述了他感受到的可怖、悲慟,
  • 9:11 - 9:13
    和極度的恐懼,因為他看到
  • 9:13 - 9:16
    他的弟弟、阿姨、叔叔、
  • 9:16 - 9:20
    表親的面孔和殘缺不全的屍體,
  • 9:20 - 9:23
    幫派為了傳遞訊息
    給社區而發動攻擊,
  • 9:23 - 9:25
    他們都在攻擊中被殺害。
  • 9:28 - 9:31
    當然,心理上的損傷也相當巨大。
  • 9:31 - 9:35
    這些孩子當中有 19%
    都出現焦慮症的徵兆;
  • 9:35 - 9:37
    41% 憂鬱症,
  • 9:37 - 9:39
    還有 64%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 9:40 - 9:44
    21% 也有兒童自殺傾向的徵兆。
  • 9:46 - 9:49
    和戰爭返家的退伍軍人
    比較會更清楚,
  • 9:49 - 9:52
    退伍軍人有創傷後壓力
    症候群的比例為 10~20%。
  • 9:52 - 9:55
    比起從戰爭返家的士兵,這些孩童
  • 9:55 - 9:59
    得到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
    比例高出三到六倍。
  • 10:01 - 10:04
    儘管有這種重擔和這種創傷,
  • 10:05 - 10:06
    還有許多其他的。
  • 10:07 - 10:11
    來尋求安全並進入
    我們移民體制的孩童
  • 10:11 - 10:15
    卻受到進一步虐待甚至折磨,
    讓他們想起他們逃離的地方。
  • 10:17 - 10:21
    你可能還記得去年的
    一些頭條和影像。
  • 10:22 - 10:25
    孩童被強行帶離他們父母的懷抱。
  • 10:25 - 10:29
    還在學步的兒童、嬰兒,
    被關在冰冷又不衛生的籠子裡。
  • 10:29 - 10:33
    缺乏食物、水、衣物,
    甚至沒有肥皂。
  • 10:34 - 10:37
    也有越來越多報導指出
    他們缺乏醫療照護,
  • 10:37 - 10:39
    得到本來可預防的併發症,
  • 10:39 - 10:41
    兒童被虐待,性虐待,
  • 10:41 - 10:45
    甚至有孩子在被美國監禁時死亡。
  • 10:47 - 10:50
    感傷的是,許多這種虐待
    和犯罪都不是初次發生。
  • 10:50 - 10:53
    有些在許多年前,甚至在
    不同人執政時都發生過。
  • 10:53 - 10:55
    但也有些改變:
  • 10:55 - 10:58
    這些虐待和犯罪的
    範圍和規模加大、
  • 11:00 - 11:04
    尋求庇護者受到系統性
    且似乎有目的的危害,
  • 11:05 - 11:08
    以及做這些事
    卻免受懲罰的程度更高,
  • 11:08 - 11:11
    讓造成的傷害達到了新高。
  • 11:14 - 11:16
    這讓我想起研究中的一個女孩,
  • 11:17 - 11:20
    她告訴我們,她懇求
    其中一位攻擊她的人,
  • 11:20 - 11:23
    拜託他停手,並問
    她為什麼成為目標?
  • 11:24 - 11:26
    你知道他的回應是什麼嗎?
  • 11:27 - 11:31
    他說:「我們能這麼做是因為
    在這裡沒有人會保護你。」
  • 11:36 - 11:38
    我們不能讓這種事
  • 11:38 - 11:42
    真的發生在孩子和在邊境
    求助的尋求庇護者身上。
  • 11:43 - 11:45
    但我們能做什麼?
  • 11:46 - 11:50
    身為醫生,我常要
    和重病最複雜的病人
  • 11:50 - 11:52
    處理困難的決策。
  • 11:53 - 11:56
    當然,我們想把焦點放在
    他們的健康、幸福、生活品質上,
  • 11:56 - 12:01
    但有時,會需要更深入
    探究他們的價值觀,
  • 12:02 - 12:04
    才能真正了解下一步要如何走。
  • 12:05 - 12:08
    同樣的,我們的國家
    正在面臨危機,
  • 12:09 - 12:13
    在我們的邊境及我們的社區中
    都有越來越多尋求庇護者,
  • 12:13 - 12:17
    這讓我們不得不重新檢討
    我們自己的基本價值觀。
  • 12:18 - 12:22
    當我們說我們重視健康
    和安全時,是什麼意思?
  • 12:22 - 12:26
    當我們說我們重視
    安全、生命、自由,
  • 12:26 - 12:29
    及孩童的性命時,是什麼意思?
  • 12:30 - 12:31
    還有這個呢——
  • 12:31 - 12:34
    說我們重視法律和秩序是什麼意思?
  • 12:35 - 12:39
    那是否也包括要尊重
    庇護尋求者的正當法律程序權利?
  • 12:40 - 12:42
    有些人一聽到這些詞,
  • 12:42 - 12:45
    馬上就會轉向要建立更多圍牆,
  • 12:45 - 12:46
    部署更多邊境巡邏,
  • 12:46 - 12:48
    驅逐更多人,
  • 12:48 - 12:51
    不在乎必須要將孩子
    與他們的家人分開,
  • 12:51 - 12:53
    讓他們受到精神上的折磨,
  • 12:54 - 12:57
    或者將他們驅逐到
    可能會害死他們的地方。
  • 12:57 - 12:59
    全都以安全為名。
  • 13:00 - 13:01
    全都用我們的名義。
  • 13:02 - 13:04
    但對我及對許多其他人來說,
  • 13:05 - 13:08
    思考這些價值觀
    將我推向全新的方向,
  • 13:09 - 13:13
    並讓我重新承諾要用
    我所能取得的所有工具
  • 13:13 - 13:15
    來試圖滿足這些
    庇護尋求者的需求。
  • 13:16 - 13:19
    這麼一來,當我們說
    我們重視生命和自由時,
  • 13:19 - 13:22
    我們會看到這些承擔極大風險
  • 13:22 - 13:25
    逃離迫近危險和傷害,
  • 13:25 - 13:26
    試圖找到安全的人。
  • 13:26 - 13:30
    我們會配合他們的需求,
    提供食物、水、庇護所、衣物。
  • 13:31 - 13:33
    我們肯定也會做好他們非常需要的
  • 13:33 - 13:35
    醫療照護以及心理健康照護。
  • 13:36 - 13:38
    說我們重視法律規定
  • 13:38 - 13:42
    不只是它提供給少數人的特權,
  • 13:42 - 13:45
    還有它要求我們所有人負起的責任,
  • 13:45 - 13:47
    我們要確保我們有
    能夠運作的移民體制。
  • 13:47 - 13:50
    要確保我們有受過訓練的法官。
  • 13:50 - 13:54
    要確保我們不能妥協接受
    高牆或軍事化邊境
  • 13:54 - 13:58
    帶給我們一種有法律
    和秩序的幻覺。
  • 13:58 - 14:00
    我們要的是真實的。
  • 14:00 - 14:04
    我們希望法官能夠評估證據,
    包括醫療證據在內,
  • 14:04 - 14:07
    我們也希望他們能執行正義……
  • 14:07 - 14:09
    公平地執行。
  • 14:11 - 14:13
    當我們說我們重視健康和幸福時,
  • 14:13 - 14:16
    我們並不想要讓傷害延續下去,
  • 14:17 - 14:20
    那我們就要在移民體制的各層級
  • 14:20 - 14:22
    執行創傷知情的策略。
  • 14:22 - 14:26
    第一步可以是重新訓練
    邊境巡邏員或移民官員,
  • 14:26 - 14:29
    但整個體制都需要有更多醫療、
  • 14:29 - 14:32
    心理健康,及兒童福利的專家。
  • 14:34 - 14:37
    當我們說我們重視正義時,
  • 14:39 - 14:42
    我們不會讓我們自己變成這些孩子
  • 14:42 - 14:45
    和其他人想要遠離的虐待者。
  • 14:46 - 14:50
    我們要向專家及辯護者開放
    我們的拘留中心和法庭,
  • 14:50 - 14:52
    讓我們扛起責任。
  • 14:52 - 14:55
    我們可能會發現我們需要關閉
  • 14:55 - 14:57
    大部分這類地方及這些營區。
  • 15:02 - 15:05
    我相信,若能和律師、
    醫生、人權倡導者,
  • 15:05 - 15:08
    及許多其他人有效地合作,
  • 15:08 - 15:11
    我們就能同心協力滿足
    這些庇護尋求者的需求,
  • 15:11 - 15:14
    我們可以盡到對他們的歷史、
  • 15:14 - 15:16
    人道,及法律義務、
  • 15:17 - 15:21
    我認為當我們做到時
    會有很強大的結果。
  • 15:21 - 15:23
    不僅這些庇護尋求者——
  • 15:23 - 15:26
    就像來我的診所並打贏
    庇護官司的那名男子,
  • 15:26 - 15:27
    就像研究的那些孩子,
  • 15:27 - 15:31
    或其他數以千計
    想要尋求新生活的人,
  • 15:31 - 15:33
    他們將能夠找到安心感和安全感。
  • 15:34 - 15:36
    我們要承認已經發生的虐待行徑,
  • 15:36 - 15:39
    我們要找回那些失去的權利和保護。
  • 15:40 - 15:44
    我想,當我們能把他們當作
    完整的人類來看待時,
  • 15:44 - 15:45
    我們會驚嘆不已。
  • 15:46 - 15:48
    不僅是他們的長處與短處,
  • 15:49 - 15:50
    他們的希望和喜悅,
  • 15:50 - 15:53
    不僅是我們承認的創傷,
  • 15:53 - 15:55
    我們也會和他們並肩而戰,
  • 15:55 - 15:58
    我們會被他們的恢復力所鼓舞。
  • 15:58 - 16:02
    他們會像花一樣盛開,
    會讓這個國家更豐富。
  • 16:03 - 16:05
    我想,照我剛才說的方式,
  • 16:05 - 16:07
    忠於我們的基本價值觀,
  • 16:07 - 16:11
    我們就能建造一個健全
    且人性化的移民體制。
  • 16:11 - 16:15
    這就是我們維持金色大門的方式。
  • 16:15 - 16:19
    這就是我們繼續為世界
    扮演亮光的方式。
  • 16:20 - 16:21
    謝謝。
  • 16:21 - 16:23
    (掌聲)
Title:
醫生能如何協助修補出問題的美國庇護體制
Speaker:
約瑟夫.辛
Description:

逃離迫害的難民在尋求更好的生活時要忍受極大的困難。醫生約瑟夫.辛解釋了醫生和律師如何合作,協助美國的庇護尋求者,並分享了一些有希望的方式,來確保他們能得到應得的人類尊嚴。

more » « less
Video Language:
English
Team:
TED
Project:
TEDTalks
Duration:
16:37

Chinese, Traditional subtitles

Revi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