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Video

斯蒂芬 科尔曼: 非致命武器的道德危机

  • 0:00 - 0:02
    今天我想要想大家谈论的
  • 0:02 - 0:06
    是关于西方国家军队--
  • 0:06 - 0:09
    澳大利亚,美国,英国等等--
  • 0:09 - 0:11
    面临着一些
  • 0:11 - 0:14
    对付现代世界的部署的问题
  • 0:14 - 0:16
    如果你想到的是那些
  • 0:16 - 0:19
    近几年我们将澳大利亚军队派遣到
  • 0:19 - 0:22
    明显的是如伊拉克和阿富汗,
  • 0:22 - 0:24
    但是你也能想到东帝坟
  • 0:24 - 0:26
    和所罗门群岛
  • 0:26 - 0:28
    这些部署
  • 0:28 - 0:31
    如今我们实际上派遣军队去的
  • 0:31 - 0:33
    并非是传统的战争
  • 0:33 - 0:35
    事实上,很多工作
  • 0:35 - 0:38
    在这些情况下我们要求军队去做的
  • 0:38 - 0:41
    是那些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在澳大利亚,在美国等等,
  • 0:41 - 0:44
    可以被警察完成的(任务)
  • 0:44 - 0:46
    因此让军队处在这中情况下
  • 0:46 - 0:48
    出现了很多的问题
  • 0:48 - 0:51
    因为他们在做一些从未被训练过的(任务)
  • 0:51 - 0:53
    他们做一些
  • 0:53 - 0:56
    其他人在他们自己国家
  • 0:56 - 0:58
    被训练的十分的不同
  • 0:58 - 1:00
    并且整装也十分的不相同(的任务)
  • 1:00 - 1:02
    现在这里有很多的原因为什么
  • 1:02 - 1:04
    我们实际上将军队派遣去
  • 1:04 - 1:06
    而非警察去做这些工作
  • 1:06 - 1:09
    打个比方,如果澳大利亚明天需要派遣一千人
  • 1:09 - 1:11
    去新几内亚
  • 1:11 - 1:13
    我们没有一千名闲置的警察可以
  • 1:13 - 1:15
    明天出发
  • 1:15 - 1:17
    我们却有一千名士兵可以去
  • 1:17 - 1:20
    所以当我们需要派遣什么人的时候,我们派遣军队--
  • 1:20 - 1:22
    因为他们就在那里,他们是闲置的
  • 1:22 - 1:24
    并且,他们习惯于紧急行动
  • 1:24 - 1:26
    和自我生存
  • 1:26 - 1:28
    并且是在完全没有外部支持(的条件下)
  • 1:28 - 1:30
    因此他们理所应当可以做那些(派遣任务)
  • 1:30 - 1:33
    但是他们没有被警察一样培训
  • 1:33 - 1:36
    他们当然也不能像警察一样的武装装备
  • 1:36 - 1:38
    因此当处理类似于这类问题的时候
  • 1:38 - 1:40
    对他们就产生了种种问题
  • 1:40 - 1:42
    一件很特别的事情
  • 1:42 - 1:44
    正是我十分感兴趣的
  • 1:44 - 1:46
    就是,
  • 1:46 - 1:48
    当我们把军队派遣去做这些工作时,
  • 1:48 - 1:50
    我们应该不同地武装他们,
  • 1:50 - 1:52
    然后特别是,我们是否应该给与他们
  • 1:52 - 1:55
    警察拥有的(使用)非致命武器的接近(权力)
  • 1:55 - 1:57
    由于他们做的是类同的工作,
  • 1:57 - 1:59
    他们也许应该拥有这些东西
  • 1:59 - 2:01
    当然,这里有一系列的地方
  • 2:01 - 2:03
    你认为那些东西应该是很有用的
  • 2:03 - 2:06
    例如,当在军队的检查站
  • 2:06 - 2:08
    如果人们接近这些检查站
  • 2:08 - 2:10
    并且军人们不能确定
  • 2:10 - 2:12
    这些人是否怀有敌意
  • 2:12 - 2:14
    比如说这个人接近这里,
  • 2:14 - 2:16
    他们说,‘这是不是个人体炸弹?
  • 2:16 - 2:18
    他们是不是在衣服底下藏了什么东西?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 2:18 - 2:20
    他们不知道这个人是否有敌意
  • 2:20 - 2:22
    如果这个人不按照指示行动
  • 2:22 - 2:24
    他们就会最终射击他们
  • 2:24 - 2:26
    最后才发现
  • 2:26 - 2:28
    或者,是的,我们射对了,
  • 2:28 - 2:30
    又或者是,不,这仅仅是个无辜的
  • 2:30 - 2:32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人
  • 2:32 - 2:34
    所以如果他们拥有非致命武器
  • 2:34 - 2:36
    他们就可以说,‘我们在那种环境下可以用它们
  • 2:36 - 2:38
    如果我们射击了一些没有敌意的人,
  • 2:38 - 2:40
    至少我们并没有杀死他们’
  • 2:40 - 2:42
    另一种情况
  • 2:42 - 2:44
    这张照片实际上是
  • 2:44 - 2:46
    一九九零年代末巴尔干半岛的一次任务
  • 2:46 - 2:48
    情况是有点不同
  • 2:48 - 2:50
    在于他们大概知道谁是带有敌意
  • 2:50 - 2:52
    在于他们被射击
  • 2:52 - 2:55
    或者其他的一些明显带有敌意的行动,扔石头,任何东西
  • 2:55 - 2:58
    但是如果他们回击,这里有一群其他的人在身边,
  • 2:58 - 3:01
    无辜的人们也会受到伤害--
  • 3:01 - 3:05
    会被牵连地受到伤害这也正是军队不愿意谈的
  • 3:05 - 3:07
    再次,他们会说,‘如果我们有使用非致命武器的权力,
  • 3:07 - 3:09
    如果我们知道哪些人是怀有敌意的,
  • 3:09 - 3:11
    我们可以处理他们
  • 3:11 - 3:13
    并且知道我们是否袭击了那个地方其他的人,
  • 3:13 - 3:15
    至少,再次,我们不会杀了他们’
  • 3:15 - 3:17
    另外一个建议
  • 3:17 - 3:19
    因为我们在战地伤安置了很多机器人,
  • 3:19 - 3:21
    我们可以看见
  • 3:21 - 3:24
    (那些机器人)被送到战地里是自动的
  • 3:24 - 3:27
    他们自己决定射击谁不射击谁
  • 3:27 - 3:29
    在完全没有人类智慧参与的情况下
  • 3:29 - 3:31
    因此建议是这样的,
  • 3:31 - 3:33
    如果我们将机器人送出去并且允许他们做这些事情,
  • 3:33 - 3:36
    这大概将是一个好主意,拥有这些东西
  • 3:36 - 3:38
    如果他们以非致命武器武装起来
  • 3:38 - 3:41
    就算机器人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射击了错误的对象
  • 3:41 - 3:43
    他们其实并没有杀死他们
  • 3:43 - 3:46
    现在这里有一系列的非致命武器,
  • 3:46 - 3:48
    有些现在明显地可用,
  • 3:48 - 3:50
    有些正在被开发
  • 3:50 - 3:52
    你已经有了传统的(非致命武器)如胡椒雾剂,
  • 3:52 - 3:54
    (神经麻痹剂的)防暴喷剂在上面
  • 3:54 - 3:56
    又或者是高压眩晕枪
  • 3:56 - 3:59
    在右上边的这个实际上是一个耀眼激光
  • 3:59 - 4:01
    用来使人瞬间变盲
  • 4:01 - 4:03
    并失去方向感
  • 4:03 - 4:05
    你有非致命短枪射出
  • 4:05 - 4:07
    橡皮子弹
  • 4:07 - 4:09
    替代传统的金属子弹
  • 4:09 - 4:12
    这个在中间的,大卡车
  • 4:12 - 4:14
    实际上被叫做主动拒止系统--
  • 4:14 - 4:17
    是个美军此时正在使用的(非致命武器)
  • 4:17 - 4:20
    它实际上是一个巨型的微波发射机,
  • 4:20 - 4:23
    它就是你们传统想象中的热射线
  • 4:23 - 4:26
    它可以射出非常长的距离
  • 4:26 - 4:28
    与其它类似的相比
  • 4:28 - 4:30
    任何被它击中的人
  • 4:30 - 4:32
    感受到这种突然爆发的热
  • 4:32 - 4:34
    就想从中挣脱出来
  • 4:34 - 4:37
    它比微波炉更复杂,
  • 4:37 - 4:39
    但是它实际上煮沸
  • 4:39 - 4:41
    你最上层皮肤上的水原子
  • 4:41 - 4:43
    所以你感觉到大范围的热,
  • 4:43 - 4:45
    然后你就(叫喊),‘我想要脱离出来’
  • 4:45 - 4:48
    于是他们想,这将会很有用处
  • 4:48 - 4:50
    在那些我们想要在一个特定的地区清除一个人群
  • 4:50 - 4:52
    如果这个人群是有敌意的
  • 4:52 - 4:55
    如果我们需要让人们远离一个特定的地方,
  • 4:55 - 4:58
    我们可以用这些东西来做这样的事情
  • 4:58 - 5:00
    因此很明显地这里有整个系列不同地
  • 5:00 - 5:03
    非致命武器我们给于军队士兵们
  • 5:03 - 5:05
    而且这里有一整个系列的情况
  • 5:05 - 5:08
    他们正在寻找并且说,‘嗨,这些东西真的很有用’
  • 5:08 - 5:10
    但是我却说,
  • 5:10 - 5:12
    军队和警察
  • 5:12 - 5:14
    是很不同的
  • 5:14 - 5:16
    是的,你不用非常仔细地去看
  • 5:16 - 5:18
    才认识到他们是非常不同这一事实
  • 5:18 - 5:20
    特别地,
  • 5:20 - 5:22
    使用武力的态度
  • 5:22 - 5:24
    和他们被训练的使用武力的方式
  • 5:24 - 5:26
    是特别得不同的
  • 5:26 - 5:28
    警察--
  • 5:28 - 5:31
    我了解他们因为我曾经帮助训练过警察--
  • 5:31 - 5:34
    警察,特别是在西方司法至少,
  • 5:34 - 5:37
    被训练的减弱对抗力,
  • 5:37 - 5:39
    试图并且避免使用军力
  • 5:39 - 5:41
    在任何情况下,
  • 5:41 - 5:43
    致命武器
  • 5:43 - 5:46
    仅仅做为最后手段来使用
  • 5:46 - 5:49
    军队是为了战争而训练
  • 5:49 - 5:52
    因此他们被训练的,只要事情变糟糕
  • 5:52 - 5:55
    他们最首要的对应就是致命武器
  • 5:56 - 6:00
    当粪便袭击旋转涡轮,
  • 6:00 - 6:03
    你就可以射击人群
  • 6:03 - 6:05
    所以他们
  • 6:05 - 6:07
    使用致命武器的态度十分的不同,
  • 6:07 - 6:09
    我认为很明显的
  • 6:09 - 6:12
    他们对使用非致命武器的态度
  • 6:12 - 6:15
    也可以与对待警察的态度十分不同
  • 6:15 - 6:17
    因为我们已经有很多
  • 6:17 - 6:20
    关于警察以多种方式使用非致命武器的问题
  • 6:20 - 6:23
    我觉得看待这些事情
  • 6:23 - 6:25
    并且试图从以军队作为联系是一个好主意
  • 6:25 - 6:27
    我十分惊讶当我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时候
  • 6:27 - 6:29
    看这些,实际上,
  • 6:29 - 6:32
    甚至于这些军队里避免使用的非致命武器的
  • 6:32 - 6:34
    也实际上还没有做到那些
  • 6:34 - 6:36
    他们大部分看起来是在想,
  • 6:36 - 6:38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关心发生在警察
  • 6:38 - 6:40
    我们在关注一些不同的东西,”
  • 6:40 - 6:42
    似乎还没有认识到,实际上,
  • 6:42 - 6:44
    他们在看待差不多一样的事情
  • 6:44 - 6:46
    所以我实际上开始对这些问题进行调查
  • 6:46 - 6:48
    并且观察
  • 6:48 - 6:51
    当警察被介绍使用非致命武器
  • 6:51 - 6:53
    和一些在这些事情之外
  • 6:53 - 6:55
    可能发生的问题
  • 6:55 - 6:57
    当它们(非致命武器)实际上被介绍给他们
  • 6:57 - 6:59
    当然,作为一名澳大利亚人,
  • 6:59 - 7:01
    我从看澳大利亚的东西开始,
  • 7:01 - 7:04
    知道,再次,从我自己的经验知道
  • 7:04 - 7:07
    当非致命武器被引入澳大利亚的种种情况下
  • 7:07 - 7:09
    有一件我特别注意的事情就是
  • 7:09 - 7:11
    带有神经麻痹剂的防暴喷剂(O.C. spray),
  • 7:11 - 7:13
    辣椒油树脂喷雾,胡椒雾剂,
  • 7:13 - 7:15
    被澳大利亚的警察使用
  • 7:15 - 7:17
    看到它们被引进来,看到
  • 7:17 - 7:19
    有关于这些东西的问题
  • 7:19 - 7:21
    我发现了一项研究
  • 7:21 - 7:23
    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研究,
  • 7:23 - 7:25
    实际上是(发生在)昆士兰州,
  • 7:25 - 7:28
    因为在它们实际被广泛的引进之前
  • 7:28 - 7:31
    有一个使用胡椒雾剂的试用时间
  • 7:31 - 7:34
    我找到并且观察这些数据
  • 7:34 - 7:36
    他们将带有神经麻痹剂的防暴喷剂(O.C. spray)引进到昆士兰州,
  • 7:36 - 7:38
    是十分明确的
  • 7:38 - 7:41
    警察官有一堆关于这个的公文
  • 7:41 - 7:43
    公文上是,“这是明确地
  • 7:43 - 7:45
    给警察一个
  • 7:45 - 7:48
    叫喊和射击的选择
  • 7:48 - 7:51
    这是可以替代武器而使用的
  • 7:51 - 7:54
    在那些之前他们可以射击人们的情况下”
  • 7:54 - 7:57
    所以我搜集了所有那些警察射击的数据
  • 7:57 - 7:59
    实际上不能轻易地找到
  • 7:59 - 8:01
    个别州的(数据)
  • 8:01 - 8:03
    我只能找到这些
  • 8:03 - 8:05
    这是从澳大利亚犯罪学报告中(找到的)
  • 8:05 - 8:07
    从这些极小的字体你可以看到,如果你能够从上面读:
  • 8:07 - 8:10
    “警察射击死亡”不是仅仅指那些被警察射击的人,
  • 8:10 - 8:14
    还指那些在警察在场时射击自己的人
  • 8:14 - 8:16
    但是这是整个国家的数据
  • 8:16 - 8:18
    红色的箭头的地方代表
  • 8:18 - 8:20
    昆士兰州
  • 8:20 - 8:23
    “是的,这是我们在整个国家里
  • 8:23 - 8:25
    允许警察使用神经麻痹剂防暴喷剂(O.C. SPRAY)的地方”
  • 8:25 - 8:28
    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之前每一年有
  • 8:28 - 8:30
    六历死亡(案例)
  • 8:30 - 8:32
    这是一个高峰,几年之前,
  • 8:32 - 8:34
    但是这却不是在昆士兰州
  • 8:34 - 8:37
    谁知道那是哪里?不,也不是旅顺港
  • 8:37 - 8:39
    维多利亚? 是的,没错
  • 8:39 - 8:42
    这个高峰是维多利亚
  • 8:42 - 8:44
    就是说昆士兰州有一个特殊的问题
  • 8:44 - 8:48
    伴随着警察的射击等等
  • 8:48 - 8:50
    所以六历死亡在整个国家
  • 8:50 - 8:52
    持续了在这之前的年头
  • 8:52 - 8:55
    所以他们研究了接下来的两年--2001年,2002年
  • 8:55 - 8:58
    任何人想要尝试一下次数,
  • 8:58 - 9:00
    在知道他们是如何被引进的情况下,
  • 9:00 - 9:03
    昆士兰州的警察在那段时间里使用了带有神经麻痹剂的防暴喷剂(O.C. spray)多少次?
  • 9:03 - 9:05
    一百次?三百次?
  • 9:05 - 9:08
    或者更应该是一千次
  • 9:10 - 9:12
    明确地
  • 9:12 - 9:14
    将它们作为致命武器的替代品而引进--
  • 9:14 - 9:17
    一个在呼喊和射击的之间的替换品
  • 9:17 - 9:19
    我现在处在一个非常不利的状态
  • 9:19 - 9:22
    并且说如果昆士兰州的警察没有带有神经麻痹剂的防暴喷剂(O.C. spray),
  • 9:22 - 9:25
    他们不会已经在这两年中
  • 9:25 - 9:28
    射击了2,226人
  • 9:28 - 9:30
    实际上,如果你看一下
  • 9:30 - 9:32
    他们做的这个研究,
  • 9:32 - 9:35
    他们搜集和检验的这些材料,
  • 9:35 - 9:38
    你可以看到这个猜想仅仅
  • 9:38 - 9:40
    有15%被武装
  • 9:40 - 9:42
    所有带有神经麻痹剂的防暴喷剂(O.C. spray)被使用的情况下
  • 9:42 - 9:45
    它们在这个阶段被例行公事地利用,
  • 9:45 - 9:47
    并且,当然,仍旧是例行公事地利用--
  • 9:47 - 9:49
    因为没有抱怨,
  • 9:49 - 9:52
    在这个研究内容里没有--
  • 9:52 - 9:54
    它被例行公事地使用
  • 9:54 - 9:56
    来对付凶暴的人们,
  • 9:56 - 9:58
    潜在暴力的人们,
  • 9:58 - 10:00
    并且更加经常地用来去
  • 10:00 - 10:02
    对付那些单纯
  • 10:02 - 10:06
    消极地无抱怨的人们
  • 10:06 - 10:08
    这个人并不会去施任何暴力,
  • 10:08 - 10:10
    但是他们只是不去做他们(警察)想要他们去做的
  • 10:10 - 10:12
    他们不遵守我们给的指导方向,
  • 10:12 - 10:14
    所以我们向他们射击带有神经麻痹剂的防暴喷剂(O.C. spray)
  • 10:14 - 10:18
    那将将此加速。任何事情在此情况下变得好转
  • 10:18 - 10:20
    这就是被作为武器的替换物
  • 10:20 - 10:22
    而引进来的,
  • 10:22 - 10:24
    但是它被例行公事地用作
  • 10:24 - 10:26
    其他大范围的
  • 10:26 - 10:28
    问题
  • 10:28 - 10:30
    现在一个特别突出的问题就是
  • 10:30 - 10:33
    伴随着军队使用非致命武器--
  • 10:33 - 10:36
    人们实际上在说,“嘿,那里似乎有些问题”--
  • 10:36 - 10:39
    那里有一些特别的问题被关注
  • 10:39 - 10:41
    这其中的一个问题
  • 10:41 - 10:44
    就是非致命武器可能会被滥用
  • 10:44 - 10:47
    军队使用武器的一个基本原则
  • 10:47 - 10:49
    就是必须要有辨别力
  • 10:49 - 10:52
    你要非常地小心在射击的是什么
  • 10:52 - 10:55
    一个伴随着非致命武器的问题
  • 10:55 - 10:57
    就是他们可能被毫无区别地使用--
  • 10:57 - 10:59
    你用它们来对付大规模的人们
  • 10:59 - 11:02
    因为你不用再担心了
  • 11:02 - 11:04
    实际上,一个特别的例子
  • 11:04 - 11:06
    我认为实际上发生在你看到的
  • 11:06 - 11:09
    2002年莫斯科的杜布拉芙卡剧场围攻,
  • 11:09 - 11:11
    可能不像在ADFA的我的学生
  • 11:11 - 11:13
    在你们的年纪大概都能记得
  • 11:13 - 11:16
    车臣进去并且控制了那个剧场
  • 11:16 - 11:19
    他们掌握了大概700名人质
  • 11:19 - 11:21
    他们已经释放了很多人,
  • 11:21 - 11:24
    但是他们仍旧掌握着700名人质
  • 11:24 - 11:27
    俄罗斯特殊军事警察,
  • 11:27 - 11:29
    特种部队,阿尔法小组,
  • 11:29 - 11:31
    进攻并且实际上猛击了那个剧场
  • 11:31 - 11:34
    他们所用的是将整个地方灌输麻醉气体
  • 11:34 - 11:36
    结果是
  • 11:36 - 11:39
    很多人质
  • 11:39 - 11:42
    因为吸入这些气体而死亡
  • 11:42 - 11:44
    它被任意地使用了
  • 11:44 - 11:47
    他们将整个剧场灌输气体
  • 11:47 - 11:49
    所以也不奇怪人们会死
  • 11:49 - 11:51
    因为你不知道每个人
  • 11:51 - 11:53
    会吸入多少气体,
  • 11:53 - 11:55
    他们将以怎样的姿势昏倒
  • 11:55 - 11:57
    当他们变得无意识等等
  • 11:57 - 12:00
    实际上,仅有一小部分人被射击
  • 12:00 - 12:02
    在这种情节下
  • 12:02 - 12:04
    所以当他们之后再去观察,
  • 12:04 - 12:06
    仅仅有一小部分人们
  • 12:06 - 12:08
    被人质挟持者射击
  • 12:08 - 12:10
    或者被警察射击
  • 12:10 - 12:12
    在解决当时的情况下
  • 12:12 - 12:14
    实际上每个被杀死的人
  • 12:14 - 12:16
    都是被吸进那些气体而杀死的
  • 12:16 - 12:18
    最终的人质死亡人数
  • 12:18 - 12:20
    是有些不明确,
  • 12:20 - 12:22
    但是明确地是比那个(数据)更多,
  • 12:22 - 12:24
    因为一些人死于之后的几天
  • 12:24 - 12:26
    所以他们谈论的一个重要问题,
  • 12:26 - 12:28
    就是(非致命武器)可能会被无区别地使用
  • 12:28 - 12:30
    第二个问题就是人们一些时候谈论
  • 12:30 - 12:32
    军队使用非致命武器,
  • 12:32 - 12:35
    这也实际上是为什么化学武器公约
  • 12:35 - 12:37
    上明确地(规定)不能用催泪性毒气
  • 12:37 - 12:39
    作为冲突武器,
  • 12:39 - 12:42
    它所伴随的问题就是一些时候
  • 12:42 - 12:45
    非致命武器可能被并非作为一个致命武器
  • 12:45 - 12:48
    而是一个致命武器的扩充物--
  • 12:48 - 12:50
    你可以先用非致命
  • 12:50 - 12:53
    以便你的致命武器将会更加有效
  • 12:53 - 12:55
    那些你要射击的人
  • 12:55 - 12:57
    不会从那里逃脱
  • 12:57 - 13:00
    他们不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你也能更好地杀死他们
  • 13:00 - 13:03
    实际上,这正是现在所发生的
  • 13:03 - 13:06
    那些由于气体失去意识而被降伏的人质挟持者
  • 13:06 - 13:08
    并没有被羁押,
  • 13:08 - 13:11
    他们仅仅是被击中了头部
  • 13:11 - 13:13
    所以这些非致命武器
  • 13:13 - 13:15
    被使用,实际上,在这些情况下
  • 13:15 - 13:18
    作为一个致命武器的增强武器
  • 13:18 - 13:20
    另射杀更加有效
  • 13:20 - 13:23
    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
  • 13:23 - 13:25
    我还想很快地提及另外一个问题
  • 13:25 - 13:27
    这儿有一堆的问题
  • 13:27 - 13:29
    人们实际上被教会
  • 13:29 - 13:31
    使用非致命武器
  • 13:31 - 13:33
    被训练并且试验等等
  • 13:33 - 13:36
    因为他们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被测试
  • 13:36 - 13:39
    人们也就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被教会
  • 13:39 - 13:42
    正如这样,你可以看见是如何发生的
  • 13:42 - 13:45
    这些喷射带有神经麻痹剂的防暴喷剂(O.C. spray)的人带着橡胶手套
  • 13:45 - 13:47
    以防止被污染或者别的
  • 13:47 - 13:49
    但是他们从未如此使用过
  • 13:49 - 13:51
    他们适应真实世界之外(的环境)
  • 13:51 - 13:55
    像在得克萨斯州,像这样
  • 13:55 - 13:58
    我承认,这个特殊的例子
  • 13:58 - 14:00
    实际上激发了我的兴趣
  • 14:00 - 14:03
    者发生在我在(美国)海军军官学校作为一名研究者工作的时候
  • 14:03 - 14:06
    报纸开始报道
  • 14:06 - 14:09
    一名妇女和警察发生争论的这件事情
  • 14:09 - 14:11
    她并没有暴力行为
  • 14:11 - 14:13
    实际上,他大概比我高6英尺左右,
  • 14:13 - 14:16
    她也就是这么高
  • 14:16 - 14:18
    最后她对他说
  • 14:18 - 14:20
    “我要回我的车里去了”
  • 14:20 - 14:22
    他说,“如果你要回你的车,那么我就要tase(用高压眩晕枪射击)你”
  • 14:22 - 14:25
    她说,“来吧,射击我吧”于是他就做了
  • 14:25 - 14:27
    这些都被摄像机扑捉下来了
  • 14:27 - 14:31
    就在警车前面
  • 14:31 - 14:34
    她72岁,
  • 14:34 - 14:38
    这看起来是对待她最不合适的一种方式
  • 14:38 - 14:40
    另外一个与此类似的情况是
  • 14:40 - 14:42
    你认为对于其他的人
  • 14:42 - 14:45
    “使用非致命武器真的是一个合适的手段吗?”
  • 14:45 - 14:47
    “警察官们用高压眩晕枪射击一个14岁女孩儿的头”
  • 14:47 - 14:50
    “她跑了,我还能做什么什么呢?”
  • 14:50 - 14:53
    (笑声)
  • 14:53 - 14:55
    又或者在弗罗里达州:
  • 14:55 - 14:58
    “警察在一个小学用高压眩晕枪射击了一个6岁的男孩儿”
  • 14:58 - 15:00
    他们的确从中学到了些什么
  • 15:00 - 15:02
    因为在同一个区,
  • 15:02 - 15:04
    “在孩子们被射击后警察重新审视了他们的政策
  • 15:04 - 15:07
    第二个孩子在几周后被高压眩晕枪射击“
  • 15:07 - 15:09
    在同一个警察区
  • 15:09 - 15:12
    之前那个六岁被射击的孩子发生之后的几周内另一个孩子(被射击)
  • 15:12 - 15:14
    万一你认为
  • 15:14 - 15:16
    这仅仅发生在美国,
  • 15:16 - 15:18
    也发生在加拿大,
  • 15:18 - 15:20
    我的一个同事
  • 15:20 - 15:22
    从伦敦给我寄来了这个
  • 15:22 - 15:25
    但是我个人最喜欢的,我得坦白,
  • 15:25 - 15:28
    是从美国来的:
  • 15:28 - 15:31
    ”警官们用高压眩晕枪射击了一名残疾的86岁的老太太,在她的床上“
  • 15:31 - 15:35
    我检查了这个报告
  • 15:35 - 15:38
    我看着它,我十分的吃惊
  • 15:38 - 15:41
    明显地她在床上的姿势更具有威胁力
  • 15:41 - 15:43
    (掌声)
  • 15:43 - 15:45
    我没有跟你们开玩笑,报告上是这样说的
  • 15:45 - 15:48
    ”她在床上做了更加具有威胁力的姿势“
  • 15:48 - 15:50
    好的
  • 15:50 - 15:52
    但是我提醒你我在说什么,
  • 15:52 - 15:54
    我再说关于军队使用非致命武器
  • 15:54 - 15:56
    所以为什么这些有关联?
  • 15:56 - 15:58
    因为警察们比军人们对使用
  • 15:58 - 16:00
    武器有更多的限制
  • 16:00 - 16:03
    他们被训练的比军队使用武器有更多的限制
  • 16:03 - 16:06
    他们被训练地思考更多,试图并且减压
  • 16:06 - 16:09
    所以如果你对警察使用非致命武器有疑问,
  • 16:09 - 16:11
    究竟什么能使你觉得
  • 16:11 - 16:14
    军人使用会更好呢?
  • 16:15 - 16:18
    我要说的最后一件事情,
  • 16:18 - 16:20
    当我和警察说
  • 16:20 - 16:22
    关于一个完美的非致命武器的时候
  • 16:22 - 16:24
    他们几乎毫无例外地说同一件事
  • 16:24 - 16:27
    他们说,”这将是肮脏的事情
  • 16:27 - 16:29
    人们不想被这种武器击中
  • 16:29 - 16:31
    如果你用它去恐吓,
  • 16:31 - 16:34
    人们遵守
  • 16:34 - 16:36
    但是这将
  • 16:36 - 16:40
    不会有持久的效果”
  • 16:40 - 16:43
    也就是说,你的完美的非致命武器
  • 16:43 - 16:45
    是完美的用来虐待
  • 16:45 - 16:47
    这些人可以做什么
  • 16:47 - 16:49
    如果他们有使用高压眩晕枪的权利
  • 16:49 - 16:51
    或者是一个人性化的,便携式的
  • 16:51 - 16:53
    主动拒绝系统--
  • 16:53 - 16:56
    一个你可以用来射击人们的小的热射线
  • 16:56 - 16:58
    对它并不担心
  • 16:58 - 17:01
    所以我认为,是的,肯定会有办法
  • 17:01 - 17:03
    非致命武器在这种环境下会将会很有效
  • 17:03 - 17:05
    但是这里还是有一堆的问题
  • 17:05 - 17:07
    需要被考虑到
  • 17:07 - 17:09
    非常感谢
  • 17:09 - 17:11
    (掌声)
Title:
斯蒂芬 科尔曼: 非致命武器的道德危机
Speaker:
Stephen Coleman
Description:

胡椒雾剂和高压眩晕枪被警察和军队使用的越来越多,更多的异国的非致命武器,例如热射线正在储备中。在TEDx堪培拉,伦理学家斯蒂芬 科尔曼探索了引进它们(非致命武器)之后意想不到的后果并且提出了一些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more » « less
Video Language:
English
Team:
TED
Project:
TEDTalks
Duration:
17:11
Guo Tang added a translation

Chinese, Simplified subtitles

Revi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