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Video

寻求庇护的基本权利

  • 0:01 - 0:04
    去年夏天,我接到一个电话,
    是一个叫埃莉的女人打来的。
  • 0:04 - 0:07
    她听说了在南部边境
    发生家庭分离的故事。
  • 0:07 - 0:10
    她想知道,
    有没有她能帮上忙的地方。
  • 0:10 - 0:14
    她跟我讲述了
    他祖父和父亲的故事。
  • 0:14 - 0:16
    她父亲和兄弟幼时生活在波兰,
  • 0:16 - 0:18
    他的父亲,
  • 0:18 - 0:20
    因为担心儿子的安全问题,
  • 0:20 - 0:23
    给了他们些许钱
    然后告诉他们往西出发,
  • 0:23 - 0:25
    一直往西,穿过欧洲。
  • 0:25 - 0:26
    他们成功了。
  • 0:26 - 0:28
    他们一路向西穿越欧洲,
  • 0:28 - 0:31
    搭上一艘船,踏上了美国的大陆。
  • 0:32 - 0:36
    埃莉说当她听闻,那些少年们
  • 0:36 - 0:39
    他们一路穿越墨西哥的故事时,
  • 0:39 - 0:43
    她唯一能够想到的
    就是她祖父和父亲的兄弟。
  • 0:43 - 0:47
    她说,对她而言,
    这些故事几乎一模一样。
  • 0:48 - 0:51
    这对兄弟就是
    哈森菲尔德兄弟,
  • 0:51 - 0:53
    也就是"孩之(Has)"
    "宝(bros)"——
  • 0:55 - 0:57
    孩之宝玩具公司,
  • 0:57 - 1:00
    为我们带来了“蛋头先生”。
  • 1:01 - 1:04
    然而,这并不是我给你们
    讲这个故事的原因。
  • 1:05 - 1:09
    我讲述这个故事,
    是因为它让我思考
  • 1:09 - 1:12
    我是否会有信心、
  • 1:12 - 1:13
    有勇气,
  • 1:13 - 1:17
    把我的孩子们——
    我有三个孩子,
  • 1:17 - 1:18
    送上这样一段旅程。
  • 1:19 - 1:23
    当我知晓待在这个地方
    他们不再安全的时候,
  • 1:23 - 1:25
    我能做到目送他们离开吗?
  • 1:27 - 1:32
    早在数十年前,我就开始
    在美国南部边境展开工作,
  • 1:32 - 1:34
    帮助来自中美洲的难民。
  • 1:35 - 1:38
    过去 16 年,我就职于
    希伯来移民援助协会(HIAS),
  • 1:39 - 1:43
    一个为全世界
    难民权利斗争的犹太组织,
  • 1:43 - 1:44
    在那里担任一名律师和辩护人。
  • 1:45 - 1:48
    我学到的一个道理是,有时候,
  • 1:49 - 1:53
    那些别人告诉我们,
    让我们更安全也更强大的事情,
  • 1:53 - 1:54
    实际上并非如此。
  • 1:55 - 2:00
    不仅如此,事实上,有一些政策
    还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 2:00 - 2:05
    与此同时,造成巨大的
    而且不必要的伤害。
  • 2:07 - 2:10
    为什么会有难民
    出现在我们的南部边境呢?
  • 2:10 - 2:13
    绝大多数的这样的移民和难民,
  • 2:13 - 2:17
    都从这三个国家逃难而来,
    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
  • 2:18 - 2:20
    这些国家长期以来被视为
  • 2:20 - 2:24
    世界上暴力事件最多的国家之一。
  • 2:24 - 2:26
    在这些国家生活,
    是很难保证安全的,
  • 2:26 - 2:29
    更不要说为自己
    和家庭创造未来了。
  • 2:30 - 2:33
    侵害妇女和女童
    的暴力行为无处不在。
  • 2:34 - 2:37
    人们逃离自己位于中美洲的家园,
  • 2:37 - 2:39
    已经持续了好几代人。
  • 2:39 - 2:42
    一代又一代难民移民美国,
  • 2:42 - 2:46
    因 20 世纪 80 年代的内战逃难而来,
  • 2:46 - 2:49
    这些战争的爆发,
    美国都深深涉足其中。
  • 2:49 - 2:51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 2:51 - 2:56
    新鲜的是最近逃难家庭的数量
    出现了飙升现象,
  • 2:56 - 2:59
    孩子们和逃难的家庭,
    出现在过境关卡,
  • 2:59 - 3:01
    提出寻求庇护的请求。
  • 3:02 - 3:04
    这已经出现在最近的新闻中,
  • 3:04 - 3:08
    所以我希望各位在看这些图片
    的时候记住几件事。
  • 3:08 - 3:14
    一,南部边境被截留的难民人数
    并没有达到历史高位,
  • 3:14 - 3:17
    而且,事实上,
    人们滞留在过境关卡。
  • 3:17 - 3:22
    二,逃难的人们衣不蔽体;
  • 3:22 - 3:25
    有一些人的鞋破得像拖鞋一样。
  • 3:25 - 3:28
    三,我们的美国是
    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 3:28 - 3:30
    这不是该恐慌的时候。
  • 3:31 - 3:33
    从目的国的安全角度考虑,
    我们很容易
  • 3:33 - 3:35
    从绝对的视角来思考问题:
  • 3:35 - 3:37
    这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
  • 3:38 - 3:40
    但是正是这些
    为上述问题纠结的人们,
  • 3:40 - 3:44
    在关乎难民家庭的问题上进行决策。
  • 3:44 - 3:47
    而这些家庭思考的
    是截然不同的问题:
  • 3:47 - 3:49
    我怎样保证我女儿的安全?
  • 3:49 - 3:51
    我怎样保护我的儿子?
  • 3:52 - 3:54
    如果你要求绝对的视角,
  • 3:54 - 3:57
    寻求避难的做法是绝对合法的。
  • 3:58 - 4:03
    这是我们的法律以及国际法
    规定的一项基本权利。
  • 4:03 - 4:04
    而且,事实上——
  • 4:04 - 4:10
    (掌声)
  • 4:11 - 4:14
    这一规定源于 1951 年
    的《难民公约》,
  • 4:14 - 4:18
    这是国际社会
    对犹太人大屠杀的回应,
  • 4:18 - 4:21
    也是所有国家对遣返难民
    这种行为坚决说不的一种途径,
  • 4:21 - 4:24
    在迁出国他们会被伤害甚至杀害。
  • 4:24 - 4:27
    有好几种难民迁移到
    这个国家的方式。
  • 4:27 - 4:30
    一种就是通过美国
    难民安置计划。
  • 4:30 - 4:34
    通过这一计划,美国政府确认
    和选取国外的难民,
  • 4:34 - 4:36
    然后带至美国领土。
  • 4:37 - 4:40
    去年,美国重新安置的难民数量
  • 4:40 - 4:44
    是该计划自1980年
    实施以来最低的数字。
  • 4:44 - 4:46
    而今年,这个数字可能还会减少。
  • 4:47 - 4:50
    而这一刻,世界上
    拥有的难民数量
  • 4:50 - 4:52
    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多,
  • 4:52 - 4:53
    甚至要比二战时还要多。
  • 4:54 - 4:55
    另一种就是难民通过
    寻求避难的方式来到这个国家。
  • 4:58 - 5:01
    寻求避难者是一群
    出现在一国边境
  • 5:01 - 5:04
    声明他们如若被遣返回国
    将遭受迫害的人们。
  • 5:04 - 5:08
    一名寻求避难者只是一个
    通过相关流程
  • 5:08 - 5:09
    在美国边境,
  • 5:09 - 5:11
    来证明自己符合难民标准的人。
  • 5:13 - 5:17
    而且也未出现过
    寻求避难变得如此艰难的情况。
  • 5:17 - 5:20
    护边员正在告诉避难者们
    当他们出现在我们边境的时候,
  • 5:20 - 5:23
    我们国家的安置名额已满,
    他们就是不能提出申请了。
  • 5:23 - 5:24
    这是前所未有的,
    也是不合法理的。
  • 5:25 - 5:27
    在一个新项目下,
  • 5:27 - 5:31
    该项目有着奥威尔式的标题
    “移民保护协议”,
  • 5:32 - 5:35
    难民被告知
    他们需要在墨西哥等候,
  • 5:35 - 5:38
    当他们的案件在美国法庭
    进行审理批准的时候,
  • 5:38 - 5:40
    而这一流程会耗上数月甚至数年。
  • 5:40 - 5:42
    同时,他们的安全
    并没有得到保障,
  • 5:42 - 5:44
    他们也请不起律师。
  • 5:46 - 5:50
    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
    已经扣留了超过 3000 名儿童,
  • 5:50 - 5:53
    将他们从家庭的怀抱中抽离,
  • 5:53 - 5:55
    作为震慑寻求避难行为的一种手段。
  • 5:56 - 5:58
    他们有许多还是蹒跚学步的孩子,
  • 5:58 - 6:01
    而且至少有一名
    是一个六岁的盲童女孩。
  • 6:01 - 6:02
    而这一切还在继续。
  • 6:03 - 6:07
    我们花费了数百万来震慑避难者,
    用着近乎对待罪犯的方式,
  • 6:07 - 6:09
    而这群人并没有犯下任何罪行。
  • 6:11 - 6:16
    分离家庭的做法已经成为
    我们移民系统的标志。
  • 6:17 - 6:22
    这与一座山上熠熠生辉的城市
    或一座希望的灯塔相距甚远,
  • 6:22 - 6:26
    也与其他我们习惯于
    标榜的自我形象和价值观相去甚远。
  • 6:26 - 6:29
    移民现象一直存在于我们身边,
    也会继续存在下去。
  • 6:30 - 6:34
    人们逃离迫害、战争、暴力、
  • 6:34 - 6:35
    气候变化的缘由,
  • 6:35 - 6:39
    还有你在手机上能看见的
    其他角落生活状况都证明——
  • 6:39 - 6:41
    这些压力只会进一步增加。
  • 6:43 - 6:48
    但是我们也有一些方式来
    制定反映我们价值取向的政策,
  • 6:48 - 6:51
    考虑到世界上目前的现状,
    这也的确合乎情理。
  • 6:52 - 6:58
    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减少于事无补的言论,
  • 6:58 - 7:03
    这一言论已经成为了我们国家
    在这一议题上辩论基础太久了。
  • 7:03 - 7:09
    (掌声)
  • 7:11 - 7:14
    我本人不是一名移民或难民,
  • 7:14 - 7:18
    但我把这些攻击看作针对我个人的,
    因为我的祖辈们就是他们的一员。
  • 7:19 - 7:24
    我的曾祖母罗斯长达 7 年
    没能见到自己的孩子们,
  • 7:24 - 7:26
    她曾拼尽全力把他们
    从波兰带到了美国,
  • 7:26 - 7:28
    她在我祖父 7 岁时就离开了家,
  • 7:28 - 7:30
    直到祖父 14 岁时,
    她才与祖父再次相见。
  • 7:30 - 7:31
    在我家族故事的另一面,
  • 7:31 - 7:36
    我的祖母阿里扎
    上世纪 30 年代离开波兰,
  • 7:36 - 7:38
    来到了随后被称为
    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的地方,
  • 7:38 - 7:41
    从此再也没见过
    她的亲人和朋友们。
  • 7:42 - 7:47
    国际合作要成为
    应对国际移民的回应,
  • 7:47 - 7:51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把移民不再当作是一场危机
  • 7:51 - 7:53
    而是一件,仅仅是一件
  • 7:53 - 7:55
    我们作为一个国际社会
    可以应对的事情。
  • 7:56 - 7:59
    人道主义援助也至关重要。
  • 7:59 - 8:02
    我们花在中美洲国家的援助金额,
  • 8:02 - 8:04
    用以转移难民和移民的部分
  • 8:04 - 8:10
    只是我们花在执行法令
    和扣留儿童上的一小部分。
  • 8:11 - 8:15
    而我们完全可以制定一套
    发挥作用的难民庇护系统。
  • 8:15 - 8:18
    只需修建边境墙资金的一小部分,
  • 8:18 - 8:20
    我们就可以雇佣更多的法官,
  • 8:20 - 8:22
    确保寻求避难者请的起律师,
  • 8:22 - 8:24
    以及帮助建立一套
    人道的难民庇护系统。
  • 8:25 - 8:30
    (掌声)
  • 8:33 - 8:36
    我们可以重新安置更多的难民。
  • 8:36 - 8:39
    为了让你知晓
    难民安置项目的缩减:
  • 8:39 - 8:44
    三年前,美国政府重新安置了
    15000 名叙利亚难民
  • 8:44 - 8:46
    作为对世界上
    最大的难民危机的回应。
  • 8:46 - 8:49
    一年后,这个数字是 3000。
  • 8:49 - 8:53
    去年,这个数字是 62。
  • 8:54 - 8:56
    62 名难民。
  • 8:57 - 9:01
    尽管存在激烈的舆论
    和各方势力来阻挡难民潮,
  • 9:01 - 9:03
    阻止难民进入这个国家,
  • 9:03 - 9:06
    然而根据民意调查,这个国家
    对于难民和移民支持的呼声,
  • 9:06 - 9:07
    已经到达了史无前例的高度。
  • 9:07 - 9:09
    类似于我就职的 HIAS 这样的组织,
  • 9:09 - 9:12
    还有其他的人道主义
    和信仰为基础的组织的存在,
  • 9:12 - 9:14
    为你提供了选择立场的便利,
  • 9:14 - 9:17
    当有这么一条法律值得反对时,
  • 9:17 - 9:20
    或是有这么一条法律值得支持时,
    或有这么一条政策需要监督时。
  • 9:20 - 9:22
    如果你有一部手机的话,
  • 9:22 - 9:23
    你就可以做一些事情,
  • 9:23 - 9:25
    甚至可以做得更多。
  • 9:25 - 9:29
    我会告诉你,如果你看见
    其中一个拘留中心
  • 9:29 - 9:30
    坐落在边境边上,
  • 9:30 - 9:32
    还关押着孩子们——它们是监狱——
  • 9:32 - 9:33
    而你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 9:35 - 9:38
    在我和埃莉的通话中
    我十分欣赏的部分是,
  • 9:39 - 9:43
    她在内心深处知道
    她祖辈们的故事
  • 9:44 - 9:46
    和如今发生的故事并无区别,
  • 9:46 - 9:48
    她还想做一些事情来帮助他们。
  • 9:49 - 9:51
    如果今天我只能给各位留下一句话,
  • 9:51 - 9:54
    在“蛋头先生”的背景故事之外——
  • 9:54 - 9:57
    当然,这是值得被留下一句话——
  • 9:57 - 10:01
    那就是一个国家要展现自身的强大,
  • 10:03 - 10:05
    是通过同情和务实
  • 10:05 - 10:07
    而不是通过武力和恐惧。
  • 10:07 - 10:13
    (掌声)
  • 10:17 - 10:21
    哈森菲尔德兄弟的故事,
    我的亲人还有你的亲人们的故事,
  • 10:21 - 10:24
    今天还在上演;
    这些故事都是一样的。
  • 10:25 - 10:29
    一个强大国家会对难民说的
  • 10:29 - 10:32
    不是“滚开”,而是
  • 10:32 - 10:35
    “没事,有我在呢,你安全了。”
  • 10:35 - 10:36
    谢谢!
  • 10:36 - 10:39
    (掌声)
  • 10:39 - 10:40
    谢谢!
  • 10:40 - 10:42
    (掌声)
Title:
寻求庇护的基本权利
Speaker:
梅兰妮·尼泽尔
Description:

难民和移民权利辩护律师梅兰妮·尼泽尔(Melanie Nezer)分享了针对美国南部边境危机的迫切需要的历史观点,展示了公民如何让政府对保护弱势群体负责的途径。 她说,“一个国家要展现自身的强大,是通过同情和务实,而不是武力和恐惧。”

more » « less
Video Language:
English
Team:
TED
Project:
TEDTalks
Duration:
10:55

Chinese, Simplified subtitles

Revi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