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Video

隱藏在搜尋結果背後的道德偏差

  • 0:01 - 0:04
    每當我拜訪一所學校
    跟那裡的學生交流
  • 0:04 - 0:06
    我都會問同樣的問題:
  • 0:07 - 0:08
    你為什麼用Google?
  • 0:09 - 0:12
    為什麼Google
    是你獨愛的搜索引擎?
  • 0:13 - 0:15
    很奇妙,
    答案永遠是這三種。
  • 0:15 - 0:17
    一、因為有用。
  • 0:17 - 0:20
    的確是不錯的答案,
    我也是因此而使用Google的。
  • 0:20 - 0:22
    二、有些人會說,
  • 0:22 - 0:25
    「我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選擇」
  • 0:26 - 0:29
    這不是很好的答案,
    我通常這樣回應,
  • 0:29 - 0:31
    「試試看用Google搜索
    『搜索引擎』
  • 0:31 - 0:33
    你將會找到其他
    更有趣的選擇。」
  • 0:33 - 0:35
    最後但一樣重要的是,三、
  • 0:35 - 0:39
    一定會有學生會舉手說,
  • 0:39 - 0:44
    「透過Google,我很肯定能找到
    最好、最沒有偏差的結果」
  • 0:45 - 0:52
    肯定能夠找到最好、
    最沒有偏差的結果。
  • 0:53 - 0:55
    學人文學的我,
  • 0:56 - 0:58
    雖然是數位人文學,
  • 0:58 - 0:59
    聽到這句話真是令人發毛,
  • 0:59 - 1:04
    即便我也發覺到這種信任、
    這種無偏差搜尋結果的想法
  • 1:04 - 1:08
    是我們對於Google共同的喜愛
    和感激的基礎。
  • 1:09 - 1:13
    我等等會透過哲學思維
    證明給你看這句話根本不可能成立。
  • 1:13 - 1:16
    但我要事先
    稍微闡述每個搜尋查詢背後的
  • 1:16 - 1:19
    基本運作,
    這些是我們常常忽略的。
  • 1:20 - 1:22
    每次當你開始用Google查詢,
  • 1:22 - 1:26
    先問問自己:
    「我在尋找單一的事實嗎?」
  • 1:26 - 1:29
    法國的首都在哪裡?
  • 1:30 - 1:32
    構成水分子的
    基本結構是什麼?
  • 1:32 - 1:34
    很好--用Google搜尋吧!
  • 1:34 - 1:37
    不會有一群科學家
    有那麼一點點可能證明
  • 1:37 - 1:39
    答案是倫敦和H3O的。
  • 1:39 - 1:42
    這當中沒有什麼陰謀。
  • 1:42 - 1:43
    我們大家都同意
  • 1:43 - 1:46
    這些事實的真偽是什麼。
  • 1:46 - 1:52
    但如果你問的問題
    稍微複雜一點,像是
  • 1:52 - 1:54
    「為什麼以色列
    和巴勒斯坦會有衝突?」
  • 1:55 - 1:58
    你要的不只是單一的事實了,
  • 1:58 - 1:59
    你要的是知識,
  • 1:59 - 2:02
    是更加複雜也更加細微的東西。
  • 2:03 - 2:04
    而為了獲得知識,
  • 2:04 - 2:07
    你得列出10個、20個
    甚至100個事實
  • 2:07 - 2:10
    然後承認它們,並且說:
    「是的,這些都是事實。」
  • 2:10 - 2:12
    但會因為我是誰,
  • 2:12 - 2:14
    是年輕人或老人、黑人或白人、
    同性戀或異性戀,
  • 2:14 - 2:16
    而對它們產生不同評價。
  • 2:16 - 2:18
    然後我會說:「對,這是事實,
  • 2:18 - 2:20
    但我覺得這個比那個重要。」
  • 2:20 - 2:22
    事情就從這一刻變得精彩,
  • 2:22 - 2:24
    因為這就是我們為何身而為人,
  • 2:24 - 2:27
    我們會因此開始辯論,
    而形成一個社會。
  • 2:27 - 2:30
    要能真正有所進展,
    我們首先要篩選手上的資訊,
  • 2:30 - 2:33
    透過朋友、鄰居、父母、孩子、
  • 2:33 - 2:35
    同事和報章雜誌,
  • 2:35 - 2:38
    來取得最終真正的知識,
  • 2:38 - 2:42
    這種事搜尋引擎很難辦得到。
  • 2:43 - 2:50
    我剛剛答應你們我會舉例說明為什麼
  • 2:50 - 2:53
    要獲得真實、純淨、
    客觀的知識那麼困難--
  • 2:53 - 2:55
    好讓你深思一下。
  • 2:55 - 2:58
    我來現場搜尋一些簡單的東西。
  • 2:58 - 3:03
    我們就從「蜜雪兒·歐巴馬」
  • 3:03 - 3:04
    美國的第一夫人開始吧。
  • 3:04 - 3:06
    我們搜尋圖片。
  • 3:07 - 3:09
    正如你所見,效果還不錯。
  • 3:09 - 3:12
    結果或多或少還算不錯啦。
  • 3:12 - 3:15
    圖片裡都只有她,
    連總統都沒有。
  • 3:16 - 3:17
    背後的運作是如何的呢?
  • 3:18 - 3:19
    很簡單。
  • 3:19 - 3:22
    Google利用不少智慧型功能來
    達成這些目的,但簡單來說
  • 3:22 - 3:25
    他們主要看兩樣東西。
  • 3:25 - 3:30
    首先,每一個網頁上
    圖片的標題是什麼?
  • 3:30 - 3:32
    圖片底下的標題是否是
    「Michelle Obama」?
  • 3:32 - 3:34
    有的話代表圖中人物應該就是她。
  • 3:34 - 3:37
    第二、Google看圖片檔名,
  • 3:37 - 3:40
    上傳到網路上的檔名。
  • 3:40 - 3:42
    我們來看看,
    檔名是否是MichelleObama.jpeg?
  • 3:43 - 3:46
    很明顯圖片中不是
    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od)。
  • 3:46 - 3:50
    上面那兩項條件會讓你
    搜尋到這樣的結果--幾乎啦。
  • 3:50 - 3:57
    在2009年的時候,蜜雪兒·歐巴馬
    變成一個種族歧視運動的受害者,
  • 3:57 - 4:01
    一些人透過搜尋結果來侮辱她。
  • 4:01 - 4:04
    有一張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的照片,
  • 4:04 - 4:07
    照片中她的臉被扭曲成像猴子一樣。
  • 4:07 - 4:10
    而那張照片到處可見。
  • 4:10 - 4:14
    而且這些人真的是故意在上傳,
  • 4:14 - 4:16
    為的就是讓它成為搜尋結果。
  • 4:16 - 4:19
    他們確保有把
    「Michelle Obama」寫入標題裡,
  • 4:19 - 4:23
    也確保被上傳的圖片的檔名是
    「MichelleObama.jpeg」,或類似的。
  • 4:23 - 4:25
    你應該知道為什麼--
    為了操縱搜尋結果。
  • 4:25 - 4:27
    結果真的成功了。
  • 4:27 - 4:29
    當你在2009年用Google
    搜尋「Michelle Obama」的圖片,
  • 4:29 - 4:33
    那張被改成像猴子的圖片
    就會出現在結果的前端。
  • 4:33 - 4:36
    這些搜尋結果會自動清除,
  • 4:36 - 4:38
    這也算是Google的美啦,
  • 4:38 - 4:42
    因為Google每小時、每天
    都在測量結果的相關性。
  • 4:42 - 4:44
    然而,Google這次並沒有
    讓這件事順其自然,
  • 4:44 - 4:47
    他們想說:「這有種族歧視,
    是不好的搜尋結果,
  • 4:48 - 4:51
    我們要手動清除掉這些,
  • 4:51 - 4:54
    我們需要寫一些程式把它給弄好。」
  • 4:54 - 4:55
    而他們真的做到了。
  • 4:55 - 4:59
    我不認為這裡有人會
    覺得這是個餿主意吧。
  • 5:00 - 5:01
    對啊,我也不這麼認為。
  • 5:03 - 5:06
    但是,一直到幾年之後,
  • 5:06 - 5:09
    世上最多人Google搜尋的昂德史
  • 5:09 - 5:11
    昂德史·北令·布雷維克,
  • 5:11 - 5:13
    做了一件事。
  • 5:13 - 5:15
    那時是2011年7月22日,
  • 5:15 - 5:18
    在挪威歷史上
    是慘不忍睹的一天。
  • 5:18 - 5:21
    這個人,一個恐怖分子,
    炸毀了好幾棟
  • 5:21 - 5:24
    離這裡(奧斯陸)不遠的政府機關,
  • 5:24 - 5:26
    然後再到烏托亞島上
  • 5:26 - 5:29
    射殺了一群孩子。
  • 5:29 - 5:31
    那天,死了將近80人。
  • 5:32 - 5:37
    很多人認為這個惡行是兩部曲,
  • 5:37 - 5:40
    認為他做了兩件事:炸毀建築物
    以及射殺那群孩子。
  • 5:40 - 5:42
    不對。
  • 5:42 - 5:44
    這件事其實是三部曲。
  • 5:44 - 5:47
    他炸毀建築物,
    射殺那群孩子,
  • 5:47 - 5:50
    然後坐下來等待
    天下人Google搜尋他。
  • 5:51 - 5:54
    而且他為這三部曲做足了準備。
  • 5:55 - 5:57
    如果說有誰馬上明白他的真正用意,
  • 5:57 - 5:59
    那就是一位瑞典網路設計者,
  • 5:59 - 6:03
    住在斯德哥爾摩的搜尋引擎最佳化專家,
    叫尼克·林德威斯特
  • 6:03 - 6:04
    他也是個很有政治主見的人,
  • 6:04 - 6:07
    他剛好就在社群網路上,
    瀏覽他的部落格和臉書。
  • 6:07 - 6:09
    他告訴大家,
  • 6:09 - 6:11
    「這個人現在最想要的是
  • 6:11 - 6:14
    能夠主宰他自己的形象。
  • 6:15 - 6:17
    讓我們試著扭曲他的形象。
  • 6:17 - 6:20
    讓我們嘗試在文明世界裡,
  • 6:20 - 6:25
    透過他的搜尋結果侮辱他,
    來抗議他的惡行。』
  • 6:25 - 6:26
    要怎麼做呢?
  • 6:27 - 6:29
    他讓所有的讀者這樣做,
  • 6:29 - 6:31
    「連上網絡
  • 6:31 - 6:34
    搜尋一下狗狗在路邊大便的圖片--
  • 6:35 - 6:37
    搜尋一下狗狗在路邊大便的圖片--
  • 6:37 - 6:40
    上傳到你們的發文、網頁、部落格。
  • 6:40 - 6:43
    記得一定要把這位恐怖分子
    的名字寫到標題中,
  • 6:43 - 6:48
    確保圖片檔名是『Breivik.jpeg』
  • 6:48 - 6:52
    一起來告訴Google
    這就是那位恐怖分子的臉孔。」
  • 6:54 - 6:55
    後來真的成功了。
  • 6:56 - 6:59
    繼蜜雪兒·歐巴馬那件事的兩年之後,
  • 6:59 - 7:02
    這次針對昂德史·北令·布雷維克
    所發起的操縱運動成功了。
  • 7:02 - 7:07
    你如果在7月22日後的幾個禮拜,
    你在瑞典Google圖片搜尋他的話,
  • 7:07 - 7:11
    你會看到先出現的都是
    狗狗在路邊大便的圖片,
  • 7:11 - 7:12
    算是對他小小的討伐。
  • 7:13 - 7:18
    奇怪的是,Google
    這次竟撒手閉眼。
  • 7:18 - 7:23
    他們沒有介入,
    手動把這些搜尋結果清除掉。
  • 7:24 - 7:26
    那我要問你們一個迫切而困難的問題,
  • 7:26 - 7:29
    這兩件事有什麼差別嗎?
  • 7:29 - 7:32
    究竟發生在蜜雪兒·歐巴馬身上的事件
  • 7:32 - 7:34
    跟昂德史·北令·布雷維克的有何差別?
  • 7:34 - 7:36
    當然沒有。
  • 7:37 - 7:38
    這兩件事根本是一樣的,
  • 7:38 - 7:41
    但Google並沒有一視同仁。
  • 7:41 - 7:42
    為什麼?
  • 7:43 - 7:47
    因為蜜雪兒·歐巴馬德高望重,
  • 7:47 - 7:50
    而昂德史·北令·布雷維克十惡不赦。
  • 7:50 - 7:52
    你看到了嗎?
  • 7:52 - 7:55
    有人被斷定其好壞,
  • 7:55 - 7:59
    而世上只有一個大玩家
  • 7:59 - 8:01
    被賦予權利去判定對錯。
  • 8:02 - 8:04
    「我們喜歡你,我們不喜歡你。
  • 8:04 - 8:06
    我們相信你,
    我們不相信你。
  • 8:06 - 8:07
    你對,你錯。
    你說真話,你說謊。
  • 8:07 - 8:10
    你是歐巴馬,你是布雷維克。」
  • 8:11 - 8:13
    這就是權勢。
  • 8:15 - 8:19
    所以我在此提醒你在任何運算中
  • 8:19 - 8:21
    都有一個人在背後,
  • 8:21 - 8:26
    一個擁有自己根深蒂固、
    難以動搖的信仰的人。
  • 8:26 - 8:28
    而我的不只是要對Google說,
  • 8:28 - 8:31
    我也想對世上所有
    擁有相信某種教條的人說。
  • 8:31 - 8:34
    你必須要釐清
    自己的個人偏差。
  • 8:34 - 8:36
    你必須明瞭你身而為人
  • 8:36 - 8:39
    然後擔當起相對的責任。
  • 8:40 - 8:43
    我這麼說是因為相信
    我們已經到了一個
  • 8:43 - 8:44
    必須無可避免地
  • 8:44 - 8:48
    重新把這些距離拉得更近的時機:
  • 8:48 - 8:50
    人文跟科技之間的距離。
  • 8:50 - 8:52
    比以前更近。
  • 8:52 - 8:56
    我也相信那誘人的觀念,
  • 8:56 - 8:58
    認為搜尋結果是無偏差、純淨的,
  • 8:58 - 9:01
    只是個天方夜譚,
    永遠是個天方夜譚。
  • 9:02 - 9:03
    謝謝你撥冗聆聽。
  • 9:03 - 9:06
    (掌聲)
Title:
隱藏在搜尋結果背後的道德偏差
Speaker:
Andreas Ekström
Description:

搜尋引擎已經成為了我們最信任的資訊來源和判斷真偽的標準。然而,我們真的能夠找到毫無偏差的搜尋結果嗎?瑞典作家和記者 Andreas Ekström 認為這在哲學思維上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在這發人省思的演講裡,他呼籲我們拉近科技和人文之間的距離,提醒我們在每個運算法則背後都隱藏著一套根深蒂固的個人信仰。

more » « less
Video Language:
English
Team:
TED
Project:
TEDTalks
Duration:
09:18

Chinese, Traditional subtitles

Revi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