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Video

网络搜索结果背后的道德偏见

  • 0:01 - 0:04
    每当我参观一所学校,
    和学生们交谈,
  • 0:04 - 0:06
    我总是问他们同样的问题:
  • 0:07 - 0:08
    为什么你用Google?
  • 0:09 - 0:12
    为什么你首选Google
    作为搜索引擎呢?
  • 0:13 - 0:15
    奇怪的是,我总是得到
    三个相同的回答。
  • 0:15 - 0:17
    第一个回答,
    “因为它是个管用的搜索工具,”
  • 0:17 - 0:20
    这是最好的答案,也是
    我使用Google的原因。
  • 0:20 - 0:22
    第二个回答是,
  • 0:22 - 0:25
    ”我真的不知道其他
    任何可代替的方法。“
  • 0:26 - 0:29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回答,
    而我的回应总是,
  • 0:29 - 0:31
    ”尝试在Google上
    键入搜索引擎,
  • 0:31 - 0:33
    你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
    可代替的搜索方法。”
  • 0:33 - 0:35
    最后一个回答
    并非不重要,
  • 0:35 - 0:39
    如我所预料的,
    一个学生举手说,
  • 0:39 - 0:44
    ”使用Google, 我确信总得到
    最好和客观公正的搜索结果。“
  • 0:45 - 0:52
    一定得到最好和客观
    公正的搜索结果。
  • 0:53 - 0:55
    作为一个学习人文科学的人,
  • 0:56 - 0:58
    尽管我是研究科技
    和人文科学间关系的,
  • 0:58 - 0:59
    这个回答听起来
    使我心里发毛,
  • 0:59 - 1:04
    尽管我也知道,
    这种对搜索结果的信任,
  • 1:04 - 1:08
    是以我们共同喜爱和对
    Google的认识为基础的。
  • 1:09 - 1:13
    我会证明给你看,这种想法
    在哲学思维分析上几乎不存在。
  • 1:13 - 1:16
    但首先,我对网上查询的
    基本原则说明一下,
  • 1:16 - 1:19
    我们有时似乎忘记,每个
    搜索查询背后的原则。
  • 1:20 - 1:22
    因此,每当你用Google
    查询所需的东西,
  • 1:22 - 1:26
    首先要问自己:
    “我要寻找个别的事实吗?”
  • 1:26 - 1:29
    例如,法国的首都是哪里?
  • 1:30 - 1:32
    水分子的构成要素是什么?
  • 1:32 - 1:34
    使用Google搜索
    都能找到这些答案。
  • 1:34 - 1:37
    没有一个严密的
    科学家小组去证明
  • 1:37 - 1:39
    这些答案,实际上
    会是伦敦和H30。
  • 1:39 - 1:42
    在这些答案中,
    你不会找到什么阴谋。
  • 1:42 - 1:43
    我们同意,在全球范围内,
  • 1:43 - 1:46
    这些个别事实通过
    网上查询能找到答案。
  • 1:46 - 1:52
    但是,如果你搜索
    一些稍复杂的问题,
  • 1:52 - 1:54
    例如,“为什么出现以色列
    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
  • 1:55 - 1:58
    你不会只寻找单独
    形式的个别事实,
  • 1:58 - 1:59
    你要找的是知识,
  • 1:59 - 2:02
    这些知识会表现出很
    复杂和微妙的形式。
  • 2:03 - 2:04
    为了获得这些知识,
  • 2:04 - 2:07
    你必须要搜索10,20或
    100个相关的事实
  • 2:07 - 2:10
    并认可这些事实,说:
    ”这些都是真实的。“
  • 2:10 - 2:12
    但是,取决于我是谁,
  • 2:12 - 2:14
    年龄、肤色、性别取向,
  • 2:14 - 2:16
    人们以不同方式,
    去评估这些事实。
  • 2:16 - 2:18
    我会说,“这是真实的,
  • 2:18 - 2:20
    但对我来说,这些事实
    比那些更重要。”
  • 2:20 - 2:22
    事情在这里变得微妙,
  • 2:22 - 2:24
    你可以在这里发现人性。
  • 2:24 - 2:27
    当我们开始对这些事实
    进行辩论,这就形成社会。
  • 2:27 - 2:30
    要获得真实的信息,我们需要
    对所有的事实进行过滤,
  • 2:30 - 2:33
    通过我们的朋友,
    邻居,父母和小孩
  • 2:33 - 2:35
    还有通过同事,
    报纸和杂志,
  • 2:35 - 2:38
    最后会得到真实的知识,
  • 2:38 - 2:42
    这些真实的知识,
    很难依赖网上搜索引擎的帮助。
  • 2:43 - 2:50
    让我举例证明
  • 2:50 - 2:53
    要得到真实,
    公正和客观的知识有多困难 -
  • 2:53 - 2:55
    提供另一个观点供你们思考。
  • 2:55 - 2:58
    在这里,我会进行一些
    简单的搜索查询。
  • 2:58 - 3:03
    我们查询“Michelle Obama,”
  • 3:03 - 3:04
    美国第一夫人。
  • 3:04 - 3:06
    我们点击她的图片。
  • 3:07 - 3:09
    你能看到,这个查询
    方法很管用。
  • 3:09 - 3:12
    或多或少这是一个
    完美的搜索结果。
  • 3:12 - 3:15
    只有她在相片中,她的
    总统丈夫不在相片中。
  • 3:16 - 3:17
    搜索引擎是如何工作呢?
  • 3:18 - 3:19
    很简单。
  • 3:19 - 3:22
    Google使用大量智能技术
    呈现搜索结果,但很简单,
  • 3:22 - 3:25
    它们更多看两样东西比
    任何其他东西。
  • 3:25 - 3:30
    首先,每个网站上
    的图片标题是什么?
  • 3:30 - 3:32
    在图片下有显示
    “Michelle Obama” 吗?
  • 3:32 - 3:34
    有的话会是很好的指标。
  • 3:34 - 3:37
    第二,Google显示图像文件,
  • 3:37 - 3:40
    该文件的名字会传到网站。
  • 3:40 - 3:42
    被称为“MichellObama.jpeg”吗?
  • 3:43 - 3:46
    非常好的指标,它不是
    Clint Eastwood的图片。
  • 3:46 - 3:50
    你已经获得两个搜索结果,而且
    你会得到其他像这样类似的结果。
  • 3:50 - 3:57
    在2009年,Michelle Obama
    是一个种族主义运动的受害者,
  • 3:57 - 4:01
    有些人通过网上搜索结果,
    有意对她进行侮辱。
  • 4:01 - 4:04
    有一张她的相片在
    互联网上广泛散布,
  • 4:04 - 4:07
    她的脸被扭曲,
    看起来像一只猴子。
  • 4:07 - 4:10
    这张相片全世界
    被公布了。
  • 4:10 - 4:14
    这些人很故意地
    发布这张相片,
  • 4:14 - 4:16
    登载在互联网上,在她
    相关图片的搜索结果中。
  • 4:16 - 4:19
    这些人确信,要用
    “MichelleObama”作标题,
  • 4:19 - 4:23
    而且,他们确信上传的图片
    为“MichelleObama.jpeg"。
  • 4:23 - 4:25
    你明白这个原因---
    操纵搜索结果。
  • 4:25 - 4:27
    而且,它也管用。
  • 4:27 - 4:29
    当你Google搜索图片,
    ”MichelleObama“ 2009,
  • 4:29 - 4:33
    被扭曲了的猴子图片会
    出现在第一个搜索结果中。
  • 4:33 - 4:36
    现在,这图片在
    搜索结果中自我消失了,
  • 4:36 - 4:38
    这是Google的优点,
  • 4:38 - 4:42
    因为Google每小时,
    每天都测量信息的相关性。
  • 4:42 - 4:44
    但是,
    Google在这个事件上没有妥协,
  • 4:44 - 4:47
    Google只是想,”这是种族主义
    的表现,是糟糕的搜索结果,
  • 4:48 - 4:51
    我们用手工清除它。
  • 4:51 - 4:54
    我们会编写一些
    代码并修复它。”
  • 4:54 - 4:55
    修复这个恶作剧。
  • 4:55 - 4:59
    我不认为,这里会有人觉得
    这个主意不好,
  • 5:00 - 5:01
    我也不觉得。
  • 5:03 - 5:06
    但是,几年过去后,
  • 5:06 - 5:09
    世界上最多用Google
    搜索的是Anders,
  • 5:09 - 5:11
    Anders Behring Breivik,
  • 5:11 - 5:13
    他为所欲为做他想做的事。
  • 5:13 - 5:15
    在2011年7月22日,
  • 5:15 - 5:18
    在挪威史上是很可怕的一天。
  • 5:18 - 5:21
    Anders是恐怖分子,
    他炸毁了几栋政府大楼,
  • 5:21 - 5:24
    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离我们
    现在所在地仅几步之遥,
  • 5:24 - 5:26
    然后,他前往Utoya岛
  • 5:26 - 5:29
    并开枪打死一群孩子。
  • 5:29 - 5:31
    近80人在那天丧生。
  • 5:32 - 5:37
    很多人描述他的
    恐怖行为有两个步骤,
  • 5:37 - 5:40
    他做了两件事:炸毁建筑物
    和枪杀那些孩子。
  • 5:40 - 5:42
    这不是真的。
  • 5:42 - 5:44
    该包括三个步骤。
  • 5:44 - 5:47
    他炸毁那些建筑物,
    他枪杀孩子,
  • 5:47 - 5:50
    还有,他坐下来并等待
    全世界的人用Google搜索他。
  • 5:51 - 5:54
    他同样出色地
    准备了这三个步骤。
  • 5:55 - 5:57
    如果有人立刻明白他的目的,
  • 5:57 - 5:59
    这个人就是瑞典互联网的开发员,
  • 5:59 - 6:03
    名叫Nikke Lindqvist,是斯德哥尔摩
    的搜索引擎优化专家。
  • 6:03 - 6:04
    他也是一个非常
    政治化的家伙,
  • 6:04 - 6:07
    他出现在社会媒体,博客
    和Facebook上。
  • 6:07 - 6:09
    他告诉每一个人,
  • 6:09 - 6:11
    “如果他现在想做一件事情,
  • 6:11 - 6:14
    就是去控制他自己的图像。
  • 6:15 - 6:17
    让我们看看是否
    能扭曲图像。
  • 6:17 - 6:21
    在文明世界里,让我们看看
    能否反对他所做的事
  • 6:21 - 6:25
    在他的搜索结果中侮辱他。“
  • 6:25 - 6:26
    该怎样做呢?
  • 6:27 - 6:29
    他告诉所有的读者,
  • 6:29 - 6:31
    “在互联网上,
  • 6:31 - 6:34
    找人行道上狗屎的照片 --
  • 6:35 - 6:37
    找人行道上狗屎的照片 --
  • 6:37 - 6:40
    把这些照片公布在食物上,
    你的网站和博客上。
  • 6:40 - 6:43
    务必写恐怖分子
    的名字作为题目,
  • 6:43 - 6:48
    务必给图像文件取名
    为“Breivik.jpeg".
  • 6:48 - 6:52
    让我们教导Google,
    恐怖分子的脸是怎样的。”
  • 6:54 - 6:55
    这个方法管用。
  • 6:56 - 6:59
    在那场用来反对Michelle Obama
    的战役两年后,
  • 6:59 - 7:02
    反对Anders Behring Breivik
    的操纵战役有效。
  • 7:02 - 7:07
    在瑞典7月22日的事件发生几周后,
    如果你Google搜索Anders的图片,
  • 7:07 - 7:11
    你会看到有狗屎的相片
    排在他的搜索结果前面,
  • 7:11 - 7:12
    这作为对他的小抗议。
  • 7:13 - 7:18
    奇怪的是,这次Google
    没有干预这件事。
  • 7:18 - 7:23
    Google没有介入,并
    手工清除那些搜索结果。
  • 7:24 - 7:26
    所以,重要的问题是,
  • 7:26 - 7:29
    这两个发生的事件在
    Google上有什么不同?
  • 7:29 - 7:32
    这两者之间有不同吗?
    发生在Michelle Obama的事,
  • 7:32 - 7:34
    和发生在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事?
  • 7:34 - 7:36
    当然这是折然不同的事。
  • 7:37 - 7:38
    其实,这是同样的事情,
  • 7:38 - 7:41
    但Google介入一个案件,
    另一个不介入。
  • 7:41 - 7:42
    为什么?
  • 7:43 - 7:47
    因为Michelle Obama是一个
    体面和正直的人,这就是原因,
  • 7:47 - 7:50
    而Anders Behring Breivik
    是一个卑鄙的人。
  • 7:50 - 7:52
    你都看到这里发生的事吗?
  • 7:52 - 7:55
    对一个人的评价。
  • 7:55 - 7:59
    在世界上,只有唯一
    一个权力重要参与者,
  • 7:59 - 8:01
    有权威决定谁是谁,
  • 8:02 - 8:04
    “我们喜欢你,我们不喜欢你。
  • 8:04 - 8:06
    我们相信你,我们不相信你。
  • 8:06 - 8:08
    你是对的,你是错的;
    你是真的,你是假的。
  • 8:08 - 8:10
    你是Obama,而你
    是Breivik。”
  • 8:11 - 8:13
    我在任何时候都看到,
    这就是权力。
  • 8:15 - 8:19
    所以,我要求你记住,
    每个计算机操作的背后
  • 8:19 - 8:21
    总有一个人,
  • 8:21 - 8:23
    这个人有一套个人的信念
  • 8:23 - 8:26
    从来没有破译密码能
    彻底根除这种信念。
  • 8:26 - 8:28
    我发布这些信息表明,
    不仅Google是这样,
  • 8:28 - 8:31
    而且世界上所有相信
    计算机操作的人都这样。
  • 8:31 - 8:34
    你需要确定自己
    个人的偏见。
  • 8:34 - 8:36
    你需要明白,你是人
  • 8:36 - 8:39
    并承担相应的责任。
  • 8:40 - 8:43
    我说这些,因为我相信
    我们已经及时达成共识,
  • 8:43 - 8:44
    这是绝对必要的,
  • 8:44 - 8:48
    我们又把这个纽带
    更加拉紧在一起:
  • 8:48 - 8:50
    人文科学和科技,
  • 8:50 - 8:52
    比以往任何时候更紧密。
  • 8:52 - 8:56
    而且,如果没有其他东西,
    提醒我们这个极其吸引人的
  • 8:56 - 8:58
    公正,干净的搜索结果的想法
  • 8:58 - 9:01
    是一个神话。
  • 9:02 - 9:03
    谢谢。
  • 9:03 - 9:06
    (鼓掌)
Title:
网络搜索结果背后的道德偏见
Speaker:
Andreas Ekstrom
Description:

网上搜索引擎已经成为我们最信赖的信息来源和真理的仲裁者。但任何时候我们都能得到一个无偏差的搜索结果吗?瑞典作家和新闻记者,Andreas Ekstrom,认为这样的事在哲学思维分析上不可能存在。在这个值得深思的演讲中,他呼吁我们要加强科技和人文科学间的联系,而且他提醒我们,通过计算机操作解决问题的背后,是一套个人的信仰,从来没有破译密码能完全根除这样的信仰。

more » « less
Video Language:
English
Team:
TED
Project:
TEDTalks
Duration:
09:18

Chinese, Simplified subtitles

Revi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