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Video

布琳.布朗:脆弱的力量

  • 0:00 - 0:02
    那我就这么开始吧:
  • 0:02 - 0:04
    几年前,一个活动策划人打电话给我,
  • 0:04 - 0:06
    因为我当时要做一个演讲。
  • 0:06 - 0:08
    她在电话里说:
  • 0:08 - 0:10
    “我真很苦恼该如何在宣传单上
  • 0:10 - 0:12
    介绍你。”
  • 0:12 - 0:14
    我心想,怎么会苦恼呢?
  • 0:14 - 0:16
    她继续道:“你看,我听过你的演讲,
  • 0:16 - 0:19
    我觉得我可以称你为研究者,
  • 0:19 - 0:21
    可我担心的是,如果我这么称呼你,没人会来听,
  • 0:21 - 0:23
    因为大家普遍认为研究员很无趣而且脱离现实。”
  • 0:23 - 0:25
    (笑声)
  • 0:25 - 0:27
    好。
  • 0:27 - 0:29
    然后她说:“但是我喜欢你的演讲,
  • 0:29 - 0:31
    就跟讲故事一样很吸引人。
  • 0:31 - 0:34
    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称你为讲故事的人比较妥当。”
  • 0:34 - 0:37
    而那个做学术的,感到不安的我
  • 0:37 - 0:39
    脱口而出道:“你要叫我什么?”
  • 0:39 - 0:42
    她说:“我要称你为讲故事的人。"
  • 0:42 - 0:45
    我心想:”为什么不干脆叫魔法小精灵?“
  • 0:45 - 0:48
    (笑声)
  • 0:48 - 0:51
    我说:”让我考虑一下。“
  • 0:51 - 0:54
    我试着鼓起勇气。
  • 0:54 - 0:57
    我对自己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 0:57 - 0:59
    我是一个从事定性研究的科研人员。
  • 0:59 - 1:01
    我收集故事;这就是我的工作。
  • 1:01 - 1:04
    或许故事就是有灵魂的数据。
  • 1:04 - 1:06
    或许我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 1:06 - 1:08
    于是我说:”听着,
  • 1:08 - 1:11
    要不你就称我为做研究兼讲故事的人。“
  • 1:11 - 1:14
    她说:”哈哈,没这么个说法呀。“
  • 1:14 - 1:16
    (笑声)
  • 1:16 - 1:18
    所以我是个做研究兼讲故事的人,
  • 1:18 - 1:20
    我今天想跟大家谈论的--
  • 1:20 - 1:22
    我们要谈论的话题是关于拓展认知--
  • 1:22 - 1:24
    我想给你们讲几个故事
  • 1:24 - 1:27
    是关于我的一份研究的,
  • 1:27 - 1:30
    这份研究从本质上拓宽了我个人的认知,
  • 1:30 - 1:33
    也确确实实改变了我生活、爱、
  • 1:33 - 1:35
    工作还有教育孩子的方式。
  • 1:35 - 1:37
    我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 1:37 - 1:40
    当我还是个年轻的博士研究生的时候,
  • 1:40 - 1:42
    第一年,有位研究教授
  • 1:42 - 1:44
    对我们说:
  • 1:44 - 1:46
    ”事实是这样的,
  • 1:46 - 1:49
    如果有一个东西你无法测量,那么它就不存在。“
  • 1:49 - 1:52
    我心想他只是在哄哄我们这些小孩子吧。
  • 1:52 - 1:55
    我说:“真的么?” 他说:“当然。”
  • 1:55 - 1:57
    你得知道
  • 1:57 - 1:59
    我有一个社会工作的学士文凭,一个社会工作的硕士文凭,
  • 1:59 - 2:01
    我在读的是一个社会工作的博士文凭,
  • 2:01 - 2:03
    所以我整个学术生涯
  • 2:03 - 2:05
    都被人所包围,
  • 2:05 - 2:07
    他们大抵相信
  • 2:07 - 2:10
    生活是一团乱麻,接受它。
  • 2:10 - 2:12
    而我的观点则倾向于,生活是一团乱麻,
  • 2:12 - 2:15
    解开它,把它整理好,
  • 2:15 - 2:17
    再归类放入便当盒里。
  • 2:17 - 2:19
    (笑声)
  • 2:19 - 2:22
    我觉得我领悟到了关键,
  • 2:22 - 2:25
    有能力去创一番事业,让自己--
  • 2:25 - 2:28
    真的,社会工作的一个重要理念是
  • 2:28 - 2:31
    置身于工作的不适中。
  • 2:31 - 2:34
    我就是要把这不适翻个底朝天
  • 2:34 - 2:36
    每科都拿到A。
  • 2:36 - 2:39
    这就是我当时的信条。
  • 2:39 - 2:41
    我当时真的是跃跃欲试。
  • 2:41 - 2:44
    我想这就是我要的职业生涯,
  • 2:44 - 2:47
    因为我对乱成一团,难以处理的课题感兴趣。
  • 2:47 - 2:49
    我想要把它们弄清楚。
  • 2:49 - 2:51
    我想要理解它们。
  • 2:51 - 2:53
    我想侵入那些
  • 2:53 - 2:55
    我知道是重要的东西
  • 2:55 - 2:57
    把它们摸透,然后用浅显易懂的方式呈献给每一个人。
  • 2:57 - 3:00
    所以我的起点是“关系”。
  • 3:00 - 3:03
    因为当你从事了10年的社会工作,
  • 3:03 - 3:05
    你必然会发现
  • 3:05 - 3:08
    关系是我们活着的原因。
  • 3:08 - 3:11
    它赋予了我们生命的意义。
  • 3:11 - 3:13
    就是这么简单。
  • 3:13 - 3:15
    无论你跟谁交流
  • 3:15 - 3:18
    工作在社会执法领域的也好,负责精神健康、虐待和疏于看管领域的也好
  • 3:18 - 3:20
    我们所知道的是,关系
  • 3:20 - 3:23
    是种感应的能力--
  • 3:23 - 3:26
    生物神经上,我们是这么被设定的--
  • 3:26 - 3:28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儿。
  • 3:28 - 3:31
    所以我就从关系开始。
  • 3:31 - 3:34
    下面这个场景我们再熟悉不过了,
  • 3:34 - 3:36
    你的上司给你作工作评估,
  • 3:36 - 3:39
    她告诉了你37点你做得相当棒的地方,
  • 3:39 - 3:41
    还有一点--成长的空间?
  • 3:41 - 3:43
    (笑声)
  • 3:43 - 3:46
    然后你满脑子都想着那一点成长的空间,不是么。
  • 3:47 - 3:50
    这也是我研究的一个方面,
  • 3:50 - 3:53
    因为当你跟人们谈论爱情,
  • 3:53 - 3:55
    他们告诉你的是一件让他们心碎的事。
  • 3:55 - 3:57
    当你跟人们谈论归属感,
  • 3:57 - 4:00
    他们告诉你的是最让他们痛心的
  • 4:00 - 4:02
    被排斥的经历。
  • 4:02 - 4:04
    当你跟人们谈论关系,
  • 4:04 - 4:07
    他们跟我讲的是如何被断绝关系的故事。
  • 4:07 - 4:10
    所以很快的--在大约开始研究这个课题6周以后--
  • 4:10 - 4:13
    我遇到了这个前所未闻的东西
  • 4:13 - 4:16
    它揭示了关系
  • 4:16 - 4:19
    以一种我不理解也从没见过的方式。
  • 4:19 - 4:21
    所以我暂停了原先的研究计划,
  • 4:21 - 4:24
    对自己说,我得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
  • 4:24 - 4:27
    它最终被鉴定为耻辱感。
  • 4:27 - 4:29
    耻辱感很容易理解,
  • 4:29 - 4:31
    即害怕被断绝关系。
  • 4:31 - 4:33
    有没有一些关于我的事
  • 4:33 - 4:36
    如果别人知道了或看到了,
  • 4:36 - 4:39
    会认为我不值得交往。
  • 4:39 - 4:41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
  • 4:41 - 4:43
    这种现象很普遍;我们都会有(这种想法)。
  • 4:43 - 4:45
    没有体验过耻辱的人
  • 4:45 - 4:47
    不具有人类的同情或关系。
  • 4:47 - 4:49
    没人想谈论自己的糗事,
  • 4:49 - 4:52
    你谈论的越少,你越感到可耻。
  • 4:54 - 4:56
    滋生耻辱感的
  • 4:56 - 4:58
    是一种“我不够好."的心态--
  • 4:58 - 5:00
    我们都知道这是个什么滋味:
  • 5:00 - 5:02
    ”我不够什么。我不够苗条,
  • 5:02 - 5:04
    不够有钱,不够漂亮,不够聪明,
  • 5:04 - 5:06
    职位不够高。“
  • 5:06 - 5:08
    而支撑这种心态的
  • 5:08 - 5:11
    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脆弱,
  • 5:11 - 5:13
    关键在于
  • 5:13 - 5:15
    要想产生关系,
  • 5:15 - 5:18
    我们必须让自己被看见,
  • 5:18 - 5:20
    真真切切地被看见。
  • 5:20 - 5:23
    你知道我怎么看待脆弱。我恨它。
  • 5:23 - 5:25
    所以我思考着,这次是轮到我
  • 5:25 - 5:28
    用我的标尺击溃它的时候了。
  • 5:28 - 5:31
    我要闯进去,把它弄清楚,
  • 5:31 - 5:34
    我要花一年的时间,彻底瓦解耻辱,
  • 5:34 - 5:36
    我要搞清楚脆弱是怎么运作的,
  • 5:36 - 5:39
    然后我要智取胜过它。
  • 5:39 - 5:42
    所以我准备好了,非常兴奋。
  • 5:44 - 5:46
    跟你预计的一样,事与愿违。
  • 5:46 - 5:49
    (笑声)
  • 5:49 - 5:51
    你知道这个(结果)。
  • 5:51 - 5:53
    我能告诉你关于耻辱的很多东西,
  • 5:53 - 5:55
    但那样我就得占用别人的时间了。
  • 5:55 - 5:58
    但我在这儿可以告诉你,归根到底 --
  • 5:58 - 6:01
    这也许是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 6:01 - 6:04
    在从事研究的数十年中。
  • 6:04 - 6:06
    我预计的一年
  • 6:06 - 6:08
    变成了六年,
  • 6:08 - 6:10
    成千上万的故事,
  • 6:10 - 6:13
    成百上千个采访,焦点集中。
  • 6:13 - 6:15
    有时人们发给我期刊报道,
  • 6:15 - 6:18
    发给我他们的故事 --
  • 6:18 - 6:21
    不计其数的数据,就在这六年中。
  • 6:21 - 6:23
    我大概掌握了它。
  • 6:23 - 6:25
    我大概理解了这就是耻辱,
  • 6:25 - 6:27
    这就是它的运作方式。
  • 6:27 - 6:29
    我写了本书,
  • 6:29 - 6:31
    我出版了一个理论,
  • 6:31 - 6:34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
  • 6:34 - 6:36
    它其实是,
  • 6:36 - 6:38
    如果我粗略地把我采访过的人
  • 6:38 - 6:41
    分成
  • 6:41 - 6:44
    具有自我价值感的人 --
  • 6:44 - 6:46
    说到底就是
  • 6:46 - 6:48
    自我价值感 --
  • 6:48 - 6:51
    他们勇于去爱并且拥有强烈的归属感 --
  • 6:51 - 6:53
    另一部分则是为之苦苦挣扎的人,
  • 6:53 - 6:55
    总是怀疑自己是否足够好的人。
  • 6:55 - 6:57
    区分那些
  • 6:57 - 6:59
    敢于去爱
  • 6:59 - 7:01
    并拥有强烈归属感的人
  • 7:01 - 7:03
    和那些为之而苦苦挣扎的人的变量只有一个。
  • 7:03 - 7:05
    那就是,那些敢于去爱
  • 7:05 - 7:07
    并拥有强烈归属感的人
  • 7:07 - 7:10
    相信他们值得被爱,值得享有归属感。
  • 7:10 - 7:12
    就这么简单。
  • 7:12 - 7:14
    他们相信自己的价值。
  • 7:15 - 7:18
    而对于我,
  • 7:18 - 7:21
    那个阻碍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最困难的部分
  • 7:21 - 7:24
    是我们对于自己不值得享有这种关系的恐惧,
  • 7:24 - 7:26
    无论从个人,还是职业上
  • 7:26 - 7:29
    我都觉得我有必要去更深入地了解它。
  • 7:29 - 7:32
    所以接下来
  • 7:32 - 7:34
    我找出所有的采访记录
  • 7:34 - 7:37
    找出那些体现自我价值的,那些持有这种观念的记录,
  • 7:37 - 7:40
    集中研究它们。
  • 7:40 - 7:42
    这群人有什么共同之处?
  • 7:42 - 7:44
    我对办公用品有点痴迷,
  • 7:44 - 7:47
    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 7:47 - 7:50
    我有一个牛皮纸文件夹,还有一个三福极好笔,
  • 7:50 - 7:52
    我心想,我该怎么给这项研究命名呢?
  • 7:52 - 7:54
    第一个蹦入我脑子的是
  • 7:54 - 7:56
    全心全意这个词。
  • 7:56 - 7:59
    这是一群全心全意,靠着一种强烈的自我价值感在生活的人们。
  • 7:59 - 8:02
    所以我在牛皮纸夹的上端这样写道,
  • 8:02 - 8:04
    而后我开始查看数据。
  • 8:04 - 8:06
    事实上,我开始是
  • 8:06 - 8:08
    用四天时间
  • 8:08 - 8:11
    集中分析数据,
  • 8:11 - 8:14
    我从头找出那些采访,找出其中的故事和事件。
  • 8:14 - 8:17
    主题是什么?有什么规律?
  • 8:17 - 8:20
    我丈夫带着孩子离开了小镇,
  • 8:20 - 8:23
    因为我老是陷入像杰克逊.波洛克(美国近代抽象派画家)似的疯狂状态,
  • 8:23 - 8:25
    我一直在写,
  • 8:25 - 8:28
    完全沉浸在研究的状态中。
  • 8:28 - 8:30
    下面是我的发现。
  • 8:32 - 8:34
    这些人的共同之处在于
  • 8:34 - 8:36
    勇气。
  • 8:36 - 8:39
    我想在这里先花一分钟跟大家区分一下勇气和胆量。
  • 8:39 - 8:41
    勇气,最初的定义,
  • 8:41 - 8:43
    当它刚出现在英文里的时候 --
  • 8:43 - 8:46
    是从拉丁文cor,意为心,演变过来的 --
  • 8:46 - 8:48
    最初的定义是
  • 8:48 - 8:51
    真心地叙述一个故事,告诉大家你是谁的。
  • 8:51 - 8:53
    所以这些人
  • 8:53 - 8:55
    就具有勇气
  • 8:55 - 8:57
    承认自己不完美。
  • 8:58 - 9:00
    他们具有同情心,
  • 9:00 - 9:03
    先是对自己的,再是对他人的,
  • 9:03 - 9:06
    因为,事实是,我们如果不能善待自己,
  • 9:06 - 9:09
    我们也无法善待他人。
  • 9:09 - 9:11
    最后一点,他们都能和他人建立关系,
  • 9:11 - 9:13
    -- 这是很难做到的--
  • 9:13 - 9:16
    前提是他们必须坦诚,
  • 9:16 - 9:19
    他们愿意放开自己设定的那个理想的自我
  • 9:19 - 9:21
    以换取真正的自我,
  • 9:21 - 9:24
    这是赢得关系的
  • 9:24 - 9:26
    必要条件。
  • 9:28 - 9:30
    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共同之处
  • 9:30 - 9:32
    那就是,
  • 9:35 - 9:38
    他们全然接受脆弱。
  • 9:40 - 9:43
    他们相信
  • 9:43 - 9:46
    让他们变得脆弱的东西
  • 9:46 - 9:48
    也让他们变得美丽。
  • 9:50 - 9:52
    他们不认为脆弱
  • 9:52 - 9:54
    是寻求舒适,
  • 9:54 - 9:57
    也不认为脆弱是钻心的疼痛 --
  • 9:57 - 9:59
    正如我之前在关于耻辱的采访中听到的。
  • 9:59 - 10:02
    他们只是简单地认为脆弱是必须的。
  • 10:03 - 10:05
    他们会谈到愿意
  • 10:05 - 10:08
    说出"我爱你",
  • 10:08 - 10:11
    愿意
  • 10:11 - 10:13
    做些
  • 10:13 - 10:16
    没有的事情,
  • 10:16 - 10:18
    愿意
  • 10:18 - 10:20
    等待医生的电话,
  • 10:20 - 10:22
    在做完乳房X光检查之后。
  • 10:23 - 10:26
    他们愿意为情感投资,
  • 10:26 - 10:29
    无论有没有结果。
  • 10:29 - 10:32
    他们觉得这些都是最根本的。
  • 10:32 - 10:35
    我当时认为那是背叛。
  • 10:35 - 10:38
    我无法相信
  • 10:38 - 10:40
    我尽然对科研宣誓效忠 --
  • 10:40 - 10:42
    研究的定义是
  • 10:42 - 10:45
    控制(变量)然后预测,去研究现象,
  • 10:45 - 10:47
    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
  • 10:47 - 10:49
    去控制并预测。
  • 10:49 - 10:51
    而我现在的使命
  • 10:51 - 10:53
    即控制并预测
  • 10:53 - 10:56
    却给出了这样一个结果:要想与脆弱共存
  • 10:56 - 10:59
    就得停止控制,停止预测
  • 10:59 - 11:02
    于是我崩溃了 --
  • 11:02 - 11:06
    (笑声)
  • 11:06 - 11:09
    -- 其实更像是这样。
  • 11:09 - 11:11
    (笑声)
  • 11:11 - 11:13
    它确实是。
  • 11:13 - 11:16
    我称它为崩溃,我的心理医生称它为灵魂的觉醒。
  • 11:17 - 11:19
    灵魂的觉醒当然比精神崩溃要好听很多,
  • 11:19 - 11:21
    但我跟你说那的确是精神崩溃。
  • 11:21 - 11:23
    然后我不得不暂且把数据放一边,去求助心理医生。
  • 11:23 - 11:26
    让我告诉你:你知道你是谁
  • 11:26 - 11:29
    当你打电话跟你朋友说:“我觉得我需要跟人谈谈。
  • 11:29 - 11:32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 11:32 - 11:34
    因为我大约有五个朋友这么回答:
  • 11:34 - 11:36
    ”喔。我可不想当你的心理医生。“
  • 11:36 - 11:39
    (笑声)
  • 11:39 - 11:41
    我说:”这是什么意思?“
  • 11:41 - 11:44
    他们说:”我只是想说,
  • 11:44 - 11:46
    别带上你的标尺来见我。“
  • 11:46 - 11:49
    我说:”行。“
  • 11:51 - 11:53
    就这样我找到了一个心理医生。
  • 11:53 - 11:56
    我跟她,戴安娜,的第一次见面 --
  • 11:56 - 11:58
    我带去了一份表单
  • 11:58 - 12:01
    上面都是那些全身心投入生活的人的生活方式,然后我坐下了。
  • 12:01 - 12:03
    她说:”你好吗?“
  • 12:03 - 12:06
    我说:”我很好。还不赖。“
  • 12:06 - 12:08
    她说:”发生了什么事?“
  • 12:08 - 12:11
    这是一个治疗心理医生的心理医生,
  • 12:11 - 12:13
    我们不得不去看这些心理医生,
  • 12:13 - 12:16
    因为他们的废话测量仪很准(知道你什么时候在说真心话)。
  • 12:16 - 12:18
    (笑声)
  • 12:18 - 12:20
    所以我说:
  • 12:20 - 12:22
    “事情是这样的。我很纠结。”
  • 12:22 - 12:24
    她说:“你纠结什么?”
  • 12:24 - 12:27
    我说:”嗯,我跟脆弱过不去。
  • 12:27 - 12:30
    而且我知道脆弱是
  • 12:30 - 12:32
    耻辱和恐惧的根源
  • 12:32 - 12:34
    是我们为自我价值而挣扎的根源,
  • 12:34 - 12:37
    但它同时又是
  • 12:37 - 12:40
    欢乐,创造性,
  • 12:40 - 12:42
    归属感,爱的源泉。
  • 12:42 - 12:44
    所以我觉得我有问题,
  • 12:44 - 12:47
    我需要帮助。“
  • 12:47 - 12:49
    我补充道:”但是,
  • 12:49 - 12:51
    这跟家庭无关,
  • 12:51 - 12:53
    跟童年无关。“
  • 12:53 - 12:55
    (笑声)
  • 12:55 - 12:58
    “我只需要一些策略。”
  • 12:58 - 13:02
    (笑声)
  • 13:02 - 13:05
    (掌声)
  • 13:05 - 13:07
    谢谢。
  • 13:09 - 13:12
    戴安娜的反应是这样的。
  • 13:12 - 13:14
    (笑声)
  • 13:14 - 13:17
    我接着说:“这很糟糕,对么?”
  • 13:17 - 13:20
    她说:“这不算好,也不算坏。”
  • 13:20 - 13:22
    (笑声)
  • 13:22 - 13:24
    “它本身就是这样。”
  • 13:24 - 13:27
    我说:“哦,我的天,要悲剧了。”
  • 13:27 - 13:30
    (笑声)
  • 13:30 - 13:32
    (悲剧)果然发生了,但又没有发生。
  • 13:32 - 13:35
    大概有一年的时间。
  • 13:35 - 13:37
    你知道的,有些人
  • 13:37 - 13:40
    当他们发现脆弱和温柔很重要的时候,
  • 13:40 - 13:43
    他们放下所有戒备,欣然接受。
  • 13:43 - 13:45
    (我要声明)一,这不是我,
  • 13:45 - 13:48
    二,我朋友里面也没有这样的人。
  • 13:48 - 13:51
    (笑声)
  • 13:51 - 13:54
    对我来说,那是长达一年的斗争。
  • 13:54 - 13:56
    是场激烈的混战。
  • 13:56 - 13:58
    脆弱打我一拳,我又还击它一拳。
  • 13:58 - 14:01
    最后我输了,
  • 14:01 - 14:03
    但我或许赢回了我的生活。
  • 14:03 - 14:05
    然后我再度投入到了我的研究中,
  • 14:05 - 14:07
    又花了几年时间
  • 14:07 - 14:10
    真正试图去理解那些全身心投入生活的人,
  • 14:10 - 14:12
    他们做了怎样的决定,
  • 14:12 - 14:14
    他们是如何应对
  • 14:14 - 14:16
    脆弱的。
  • 14:16 - 14:18
    为什么我们为之痛苦挣扎?
  • 14:18 - 14:21
    我是独自在跟脆弱斗争吗?
  • 14:21 - 14:23
    不是。
  • 14:23 - 14:25
    这是我学到的:
  • 14:26 - 14:29
    我们麻痹脆弱 --
  • 14:29 - 14:31
    (例如)当我们等待(医生)电话的时候。
  • 14:31 - 14:33
    好笑的是,我在Twitter微博和Facebook上发布了一条状态,
  • 14:33 - 14:35
    “你怎样定义脆弱?
  • 14:35 - 14:37
    什么会让你感到脆弱?“
  • 14:37 - 14:40
    在1个半小时内,我收到了150条回复。
  • 14:40 - 14:42
    因为我想知道
  • 14:42 - 14:44
    大家都是怎么想的。
  • 14:45 - 14:47
    (回复中有)不得不请求丈夫帮忙,
  • 14:47 - 14:50
    因为我病了,而且我们刚结婚;
  • 14:50 - 14:53
    跟丈夫提出要做爱;
  • 14:53 - 14:55
    跟妻子提出要做爱;
  • 14:55 - 14:58
    被拒绝;约某人出来;
  • 14:58 - 15:00
    等待医生的答复;
  • 15:00 - 15:03
    被裁员;裁掉别人--
  • 15:03 - 15:05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
  • 15:05 - 15:08
    我们活在一个脆弱的世界里。
  • 15:08 - 15:10
    我们应对的方法之一
  • 15:10 - 15:12
    是麻痹脆弱。
  • 15:12 - 15:14
    我觉得这不是没有依据 --
  • 15:14 - 15:16
    这也不是依据存在的唯一理由,
  • 15:16 - 15:18
    我认为我们当代问题的一大部分都可以归咎于它 --
  • 15:18 - 15:22
    在美国历史上,我们是欠债最多,
  • 15:22 - 15:25
    肥胖,
  • 15:25 - 15:28
    毒瘾、用药最为严重
  • 15:28 - 15:30
    的一代。
  • 15:33 - 15:36
    问题是 -- 我从研究中认识到 --
  • 15:36 - 15:39
    你无法选择性地麻痹感情。
  • 15:40 - 15:43
    你不能说,这些是不好的。
  • 15:43 - 15:45
    这是脆弱,这是悲哀,这是耻辱,
  • 15:45 - 15:47
    这是恐惧,这是失望,
  • 15:47 - 15:49
    我不想要这些情感。
  • 15:49 - 15:52
    我要去喝几瓶啤酒,吃个香蕉坚果松饼。
  • 15:52 - 15:54
    (笑声)
  • 15:54 - 15:56
    我不想要这些情感。
  • 15:56 - 15:58
    我知道台下传来的是会意的笑声。
  • 15:58 - 16:01
    别忘了,我是靠“入侵”你们的生活过日子的。
  • 16:01 - 16:03
    天哪。
  • 16:03 - 16:05
    (笑声)
  • 16:05 - 16:08
    你无法只麻痹那些痛苦的情感
  • 16:08 - 16:10
    而不麻痹所有的感官,所有的情感。
  • 16:10 - 16:12
    你无法有选择性地去麻痹。
  • 16:12 - 16:15
    当我们麻痹那些(消极的情感),
  • 16:15 - 16:17
    我们也麻痹了欢乐,
  • 16:17 - 16:19
    麻痹了感恩,
  • 16:19 - 16:21
    麻痹了幸福。
  • 16:21 - 16:24
    然后我们会变得痛不欲生,
  • 16:24 - 16:26
    我们继而寻找生命的意义,
  • 16:26 - 16:28
    然后我们感到脆弱,
  • 16:28 - 16:31
    然后我们喝几瓶啤酒,吃个香蕉坚果松饼。
  • 16:31 - 16:34
    危险的循环就这样这形成了。
  • 16:36 - 16:39
    我们需要思考的一件事是
  • 16:39 - 16:41
    我们是为什么,怎么样麻痹自己的。
  • 16:41 - 16:44
    这不一定是指吸毒。
  • 16:44 - 16:46
    我们麻痹自己的另一个方式是
  • 16:46 - 16:49
    把不确定的事变得确定。
  • 16:50 - 16:53
    宗教已经从一种信仰、一种对不可知的相信
  • 16:53 - 16:55
    变成了确定。
  • 16:55 - 16:58
    我是对的,你是错的。闭嘴。
  • 16:58 - 17:00
    就是这样。
  • 17:00 - 17:02
    只要是确定的就是好的。
  • 17:02 - 17:04
    我们越是害怕,我们就越脆弱,
  • 17:04 - 17:06
    然后我们变得愈加害怕。
  • 17:06 - 17:08
    这件就是当今政治的现状。
  • 17:08 - 17:10
    探讨已经不复存在。
  • 17:10 - 17:12
    对话已经荡然无存。
  • 17:12 - 17:14
    有的仅仅是指责。
  • 17:14 - 17:17
    你知道研究领域是如何描述指责的吗?
  • 17:17 - 17:20
    一种发泄痛苦与不快的方式。
  • 17:21 - 17:23
    我们追求完美。
  • 17:23 - 17:26
    如果有人想这样塑造他的生活,那个人就是我,
  • 17:26 - 17:28
    但这行不通。
  • 17:28 - 17:30
    因为我们做的只是把屁股上的赘肉
  • 17:30 - 17:32
    挪到我们的脸上。
  • 17:32 - 17:35
    (笑声)
  • 17:35 - 17:37
    这真是,我希望一百年以后,
  • 17:37 - 17:39
    当人们回过头来会不禁感叹:”哇!“
  • 17:39 - 17:41
    (笑声)
  • 17:41 - 17:43
    我们想要,这是最危险的,
  • 17:43 - 17:45
    我们的孩子变得完美。
  • 17:45 - 17:47
    让我告诉你我们是如何看待孩子的。
  • 17:47 - 17:50
    从他们出生的那刻起,他们就注定要挣扎。
  • 17:50 - 17:53
    当你把这些完美的宝宝抱在怀里的时候,
  • 17:53 - 17:55
    我们的任务不是说:”看看她,她完美的无可挑剔。“
  • 17:55 - 17:57
    而是确保她保持完美 --
  • 17:57 - 18:00
    保证她五年级的时候可以进网球队,七年级的时候稳进耶鲁。
  • 18:00 - 18:02
    那不是我们的任务。
  • 18:02 - 18:04
    我们的任务是注视着她,对她说,
  • 18:04 - 18:07
    “你知道吗?你并不完美,你注定要奋斗,
  • 18:07 - 18:09
    但你值得被爱,值得享有归属感。”
  • 18:09 - 18:11
    这才是我们的职责。
  • 18:11 - 18:13
    给我看用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一代孩子,
  • 18:13 - 18:16
    我保证我们今天有的问题会得到解决。
  • 18:16 - 18:20
    我们假装我们的行为
  • 18:20 - 18:23
    不会影响他人。
  • 18:23 - 18:25
    不仅在我们个人生活中我们这么做,
  • 18:25 - 18:27
    在工作中也一样 --
  • 18:27 - 18:29
    无论是紧急救助,石油泄漏,
  • 18:29 - 18:31
    还是产品召回 --
  • 18:31 - 18:33
    我们假装我们做的事
  • 18:33 - 18:36
    对他人不会造成什么大影响。
  • 18:36 - 18:39
    我想对这些公司说:嘿,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牛仔竞技。
  • 18:40 - 18:42
    我们只要你坦诚地,真心地
  • 18:42 - 18:44
    说一句:"对不起,
  • 18:44 - 18:47
    我们会处理这个问题。“
  • 18:50 - 18:52
    但还有一种方法,我把它留给你们。
  • 18:52 - 18:54
    这是我的心得:
  • 18:54 - 18:56
    卸下我们的面具,让我们被看见,
  • 18:56 - 18:58
    深入地被看见,
  • 18:58 - 19:01
    即便是脆弱的一面;
  • 19:01 - 19:03
    全心全意地去爱,
  • 19:03 - 19:05
    尽管没有任何担保 --
  • 19:05 - 19:07
    这是最困难的,
  • 19:07 - 19:10
    我也可以告诉你,作为一名家长,这个非常非常困难 --
  • 19:12 - 19:15
    带着一颗感恩的心,保持快乐
  • 19:15 - 19:17
    哪怕是在最恐惧的时候
  • 19:17 - 19:19
    哪怕我们怀疑:”我能不能爱得这么深?
  • 19:19 - 19:21
    我能不能如此热情地相信这份感情?
  • 19:21 - 19:24
    我能不能如此矢志不渝?“
  • 19:24 - 19:26
    在消极的时候能打住,而不是一味地幻想事情会如何变得更糟,
  • 19:26 - 19:29
    对自己说:”我已经很感恩了,
  • 19:29 - 19:32
    因为能感受到这种脆弱,这意味着我还活着。“
  • 19:33 - 19:36
    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 19:36 - 19:39
    那就是相信我们已经做得够好了。
  • 19:39 - 19:41
    因为我相信当我们在一个
  • 19:41 - 19:44
    让人觉得“我已经足够了”的环境中打拼的时候
  • 19:45 - 19:48
    我们会停止抱怨,开始倾听,
  • 19:49 - 19:51
    我们会对周围的人会更友善,更温和,
  • 19:51 - 19:54
    对自己也会更友善,更温和。
  • 19:54 - 19:56
    这就是我演讲的全部内容。谢谢大家。
  • 19:56 - 19:59
    (掌声)
Titel:
布琳.布朗:脆弱的力量
Sprecher:
Brené Brown
Beschreibung:

布琳.布朗致力于研究人与人的关系--我们感同身受的能力、获得归属感的能力、爱的能力。在TEDx休斯敦一次富有感染力的幽默谈话中,她跟我们分享了她的研究发现,一个让她更想深入了解自己以及人类的发现。

more » « less
Video Language:
English
Team:
closed TED
Projekt:
TEDTalks
Duration:
19:59
Bowen Yang added a translation

Untertitel in Chinese, Simplified

Revisionen